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查看: 311|回复: 1

[转载完结] 看著天空就會想起你 BY:onlywonta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57
帖子
40
0 点
不离值
4
7366 粒
8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62 小时
发表于 2017-10-27 10: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字数:6397
水楼请戳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57
帖子
40
0 点
不离值
4
7366 粒
8 颗
0 滴
在线时间
66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10: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說他這輩子都不會愛上我,因為我配不上他。

早上睜眼,他已經起床了,我慵懶地躺在床上看著他。他穿衣服的樣子很帥,尤其是穿西裝的時候,魅力好像從骨子裡不斷往外湧似的,吸引著所有人的眼球。

「在中,錢我會依舊轉到你戶頭上。」他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拿起桌子上的香水,輕輕地噴灑在襯衫領子上。
「喔……」我閉上眼睛聞香水的餘香。
「別老成天賴在床上,有空出去走走。」他坐在床上,摸摸我的頭。
「知道了……」他簡直就是把我當成他的寵物了。
「我走了。」
「嗯……」

他是鄭氏的繼承人,鄭氏是城裡最大的黑社會組織,不過最近幾個小幫派結合起來,好像要把鄭氏扳倒。我聽到這個消息以後真的很想笑,鄭氏有今天的地位,不是不勞而獲,而是用鮮血換回來的,說扳倒就能扳倒嗎?

可是他還是得小心,因為上星期就冒出幾個人想殺他。鄭氏沒有他,真的會垮。

他走了以後,我又睡了幾個小時,然後起床刷牙洗臉。下午三點,我坐在沙發上發呆,忽然想起我餓了。到廚房看看有甚麼好吃的,才發現原來他家甚麼都沒有了,雪櫃裡就剩下幾罐啤酒和一盒泡菜了;櫥櫃裡連一包泡麵也沒找到。算了,平常我也不怎麼吃飯,大不了餓得肚子叫。頂多被客人嫌,老闆罵,很快就過去。

五點了,我餓著肚子去上班。在化妝室換好了衣服,就聽見自己被點名了。

我是男公關,難聽一點就是男妓,再難聽一點就是鴨。我們公司分男部跟女部,很簡單,男部就是陪男人,女部就是陪女人。我以前是男部,認識他以後我就被調到女部。公司沒明文規定我們不能跟客人上床,只要是雙方願意就行了。認識他的第一天,他就把我帶走了,第二天我再回公司我就被調到女部了。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切都是他的主意,誰敢逆他的意,除非不想活。

我覺得我終有一天會回到男部,因為我知道他不會跟我過一輩子。

他說過我配不上他。

下班回去,已經凌晨兩點了。唉……那些女人真是如狼似虎啊,拽著我不肯走,最後還是老闆出來勸,她們才肯離開。臨走的時候,還衝我飛吻,說明天見。心裡有點渺視,但是還是很謝謝她們,要是沒有她們,我又怎麼能在短短半年間爬到第一名的位置呢?

他的書房還亮著燈,我推門進去,他還在工作。聽到開門聲,他抬頭看了看我。

「還沒睡呢?」我走到他身後,雙手撘在他的肩膀上,慢慢揉捏按摩。
「今天又有人來暗殺我了。」他的語氣就像跟我說他今天便秘一樣平靜。
「那結果呢?」他的平靜與我相反,他的話聽得我心裡發緊。
「全被勝賢殺了。」
「喔……還好有他在。」
「嗯。」
「睡覺吧,好嗎?」
「你先去睡吧。」
「我……」

我還沒說話,我的肚子就已經先抗議了。咕……咕……他抬頭看著我,我衝他笑笑。

「又一整天沒吃東西。」他皺著眉站起來轉身看著我。
「不是我不想吃,而是沒得吃。」雙手抵在他的肩膀上。
「公司也沒得吃嗎?」
「你不知道今天客人有多少,光我一個就得同時照顧五個女人,連口酒都喝不上。」我怕他生氣,所以盡我所能對他撒嬌。
「我們去吃東西吧。」他拉著我的手離開大屋。

他帶我去吃宵夜,去的不是別處,而是他們自家的牛肉湯店。老板娘是他的奶媽,看見他高興得不得了。坐下來後,他替我點了牛肉湯飯,還有炸雞塊,都是我愛吃的。因為是凌晨,店裡沒甚麼人,只有兩三個喝醉酒「留宿」的大叔。他不是第一回帶我來這裡,之前也來過,也是因為我沒吃飯帶我來的。

老闆娘親自來上菜,還幫我把湯飯拌好了才給我。我每回來,老闆娘都會這樣。等老闆娘拌好了,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我狼吞虎嚥地就把湯飯給喝了,他偶爾會幫我夾夾泡菜和炸雞塊,然後自己也不吃,就看著我吃。

吃飽了,跟老闆娘到別之後,我們就回去了。我從來不管那兒叫「家」,那裡不屬於我,不是我的家,我也不奢望那裡會變成我的家,雖然他說這裡以後給我了,但是我還是不認為我將來會在這裡終老。

我們沒上床,因為我們都累了,所以我們倒在床上就睡了。我還好,最慘是他,四個小時以後他又得起床上班。

睡醒了頭有點昏,看了看錶已經下午四點了,洗臉刷牙又上班去了。在公司門前,看到以前在男部的顧客,聊了一會兒,那個人說我離開男部以後,有很多人都很想我,問我為甚麼要調走,我笑笑沒回答。我總不能說我被鄭允浩包了,所以被迫調到女部去。

今天也特別累,女人們的錢好像用不完似的,大把大把地往我身上撒。酒也多喝了兩杯,解了嘴的饞,就是可憐了膀胱,實在受不了跑到廁所去。解放的時候,忽然被人抓了一下屁股,嚇了一跳,尿就這麼給憋回去了。

「原來是宋先生啊。」我拉好拉鍊轉身,又是就老顧客,我馬上掛上職業笑容。
「在中去哪兒了?我都找不著你了。」說著手就上來摸我的臉。
「宋先生您別這樣,我已經調到女部去了。」我不著痕跡地躲開他的手,轉到洗手台洗手。
「可是我忘不了你,現在在男部那些小子都沒有你好。」他竟然從後抱著我。
「宋先生……」我雖然討厭被個中年人抱著,不過我還是禮貌地拍拍腰間的手。
「在中你回來吧,我給你很多很多的錢。」
「對不起,宋先生,我……」
「他們都說你被鄭允浩包了,是不是真的?」他用力扳過我的身體。
「我只是來工作的。」我承認我是被包的,不過我不爽從別人嘴裡聽到這個字。
「我給你錢,他給你多少我給多少!」他從西裝兜裡拿出錢包。
「宋先生,您別這樣。」眼前這個男人讓我覺得可悲。
「在中你說,你怎樣才肯回來?」
「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個鄭允浩了?」他突然抓著我的手。
「嗯?」我嚇了一跳,完全沒留意他的話。
「你不能喜歡他,你不能喜歡他!」他把我壓在洗手台上。
「宋先生!您別這樣!」他是個喝醉了的人,任我怎麼掙扎都掙脫不掉。
「別這樣?哼哼,金在中,你他媽裝甚麼清純啊?你就是一個噘著屁股讓男人操的賤貨!」
「你閉嘴!」他憑甚麼這麼說我?他憑甚麼?就連允浩都沒這樣說過我!
「鄭允浩能上你,我也能!」他開始撕我的衣服和褲子。
「你不要!放手!」

當我以為就這樣的時候,那個人忽然消失了,我看到一個熟悉的後背,和聞到熟悉的味道。我呆呆地站在那裡,直到被人抱著。

我真的沒想到他會來救我。

他抱著我,跟我說沒事了,沒事了,說了好多次。可是當我想抱著他的時候,他鬆手了。我看到那個人,被他打得鼻青臉腫、滿臉是血的那個人,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他把他的西裝外套給我披上,摟著我的肩膀離開洗手間,我又回頭看了地上那個人一眼。

然後我一個禮拜沒去上班,一個禮拜都在他的床上度過,這一禮拜賺的錢比我陪一個月女人賺得還要多。我覺得還不錯,躺著就能賺,只是嗓子啞了一點,腰痠了一點,腿累了一點。躺在床上連手指都不想動,看著他幫我擦拭身體,看著看著眼皮就變得很重,所以我索性閉上眼睛。

那件事情沒人敢再提起,也沒人敢再來動我,就連跟我聊天的男顧客也沒有了,誰也不想成為第二個躺在地上的人。我繼續陪女人聊天,女人繼續往我身上撒錢。偶爾會看見他來,當然不可能來找我,我也知道。看著他西裝筆挺地從透明走廊走過,我靠在女人身上,看著他,他永遠那麼帥氣。

最後一批女人離開了,我偷偷過去男部,看看他走了沒有。以前的兄弟看見我便往大包廂指了指,我輕手輕腳走到大包廂門前,本來想偷聽,可是又想想,為甚麼我要偷聽呢?當我還在發呆的時候,門打開了。

「來找我?」他的聲音低沉,帶著點慵懶。
「嗯?啊……對啊,找你一起回去。」我衝他傻樂。
「今天你別回去了,可以的話就酒店睡一晚,或者去在這裡睡一晚。」說完他就從錢包裡拿出一張金卡,我認得那種金卡,是鄭氏酒店的金卡。
「可是……」我還沒說想說的話就被一聲允浩給打斷了。我看見一個我沒見過的小男孩從包廂裡出來,抱著他的手臂。
「可以嗎?」他對男孩笑了笑,然後收起笑容看著我。
「可以,怎麼不可以。」我故作輕鬆。

看著他摟著那個男孩離開,其他兄弟過來拍拍我的肩,似乎是想安慰我,我衝他們笑笑以示我沒事。

希澈哥曾經說過,不能對客人認真,別像他一樣。哥曾經很愛一個客人,那個客人也很喜歡哥,不過那個客人是個傳統的中國人,最後還是扔下哥,回到中國結婚去了。哥不顧形象哭著求他,他還是狠心離開了。哥窩在家裡一個月,門不出,電話也不接。一天,我忽然接到哥的電話,哥跟我說他想通了,他跟我說絕對不能愛上客人。我以為哥真的想通了,但是當我去他家找他,發現他割脈自殺了。他躺在床上,手腕上的傷口很深,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雖然我第一時間把他送到醫院,不過還是撒手人寰……我掙扎了很久,給那個客人打了通電話,我覺得他應該知道這個消息。第二天,我接到一個長途電話,是那個客人的妻子打過來的,她說韓庚死了,割脈死的,她以為我是韓庚的朋友所以按著來電顯示打給我,我機械性安慰她兩句便掛上電話。

我在酒店床上抱著腿坐著,我不打算明天就回去,也許他把卡給了我,就等於我們的關係結束了。我一夜沒睡,第二天他的管家來了。一開口就叫我在中少爺,聽得我這難受,我說我說以前我也說過我也不是甚麼尊貴的人,不用叫我少爺,管家說是他規定的。其實管家人很好,之前他去工幹就是官家來照顧我,管家完全沒有渺視和鄙視我,反而很照顧我的感受。

「允浩呢?」我下床想到口水喝。
「少爺最近沒空,所以他說在中少爺暫時住在酒店。」管家已經給我倒好了一杯。
「他……最近再忙甚麼?」
「在中少爺您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

我知道,我不該問這麼多,這些都不是我應該知道的。一是因為我不是鄭氏的人,二是允浩不希望我有危險。我在酒店整整住了一個月,我整整一個月沒見他,他整整一個月都跟那個男孩在一起。

我的確很不高興,不過我有權利反對嗎?他都厭惡我了,我還有權利抗議嗎?我跟老闆說我想回到男部,老闆卻說允浩不讓我回去男部,我問為甚麼,老闆說允浩已經買了這裡,所以允浩才是大老闆。

我連工都想辭了,他都不要我了,為甚麼還要控制我?繼續坐在女人間強顏歡笑,然後又看到他從玻璃走廊走過,一個月了,我終於看見他了。他更帥了,好像胖了點,不過看不太出來。看來日子過得挺滋潤,那男孩似乎把他照顧得很好。

被灌了不少酒,搖搖晃晃去洗手間,最然醉了不過我還是懂得走進廁格裡。從裡面出來,看見他……我實在太想他了,我過去抱著他,但是我又怕他推開我,所以我馬上又放開他。我尷尬地笑笑,走到洗手台洗手。

「過得好嗎?」他站在我旁邊。
「好嗎?我也不知道,每天就那樣。」我繼續洗手,好像想把皮搓下去。
「那房子給你,你回去住吧。」
「不了,我回去我以前那裡住就行了。」
「那裡是我送你的。」
「既然是送我的,那為甚麼還帶他去?」我笑著問他。
「你介意嗎?」他似笑非笑看著我。
「你覺得呢?」我收起笑容看著他。

我沒理他,回到女人堆裡快活。一個顧客為我開了一瓶店裡最貴的酒,我喝了一大半,之後甚麼都不知道了。睜眼我看見他與我一起躺在床上,不是在那裡,而是在酒店,看來他不會再帶我回去那裡了。

他甚麼沒說就走了,我也沒跟他說再見甚麼的,我覺得他生氣了。也對,我是甚麼身分,敢拒絕他,他當然生氣。下午上班,想進休息室的時候,聽到裡面有人在打電話,我又不是竊聽狂,我就在門外轉遊。不過裡面那通電話實在太長了,我忍不住趴在門上聽聽。

「知道了,總之幫你幹掉鄭允浩就行了,對不對?」

「屁!他除了第一天跟我上床以外,他根本沒碰過我,去了他家,他還讓我睡客房。他那書房整天鎖著,我怎麼進不去。」

「我已經很努力去勾引他了,可他完全不為所動,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行。」

「甚麼?金在中?天天?怎麼可能?!」

「我不相信,我不覺得我比金在中差。」

「見著了,不就是眼睛大了點、水了點,皮膚白了點嗎?他有甚麼好?我真不懂你們,你們都看上他甚麼了?」

「我嫉妒他?你放屁!我嫉妒他?他嫉妒我還差不多。」

「為甚麼?因為我搶了鄭允浩啊。」

「你他媽給我閉嘴!我會讓鄭允浩自願爬上我的床,然後我就毒死他!」

聽到這裡,我不禁一驚,原來這小子是對方派來的奸細……他要毒死允浩……怎麼辦?我不能讓允浩死,絕對不能!

慢慢有人回來了,我調適一下心情,然後故意用力敲門。後來兄弟們過來問我怎麼了,我說門被鎖上了,之後我們便一起敲門,沒一會那小子就開門了,瞪了我一眼就出去了。我就不相信我鬥不贏那小子,好說我也在鄭允浩身邊待了大半年的時間,沒見過大場面也見過小場面吧。

第二天我回去找允浩,是那小子開的門。

「請問你找誰?」他滿臉不耐煩。
「總之不是找你。」我繞過他進去。
「喂!你懂不懂禮貌啊?我請你進來了嗎?」他在我身後大喊大叫。
「允浩不喜歡吵鬧。」我沒理他,繼續上樓。
「允浩沒空!」

我管他的,總之我要提醒允浩一定要小心那小子!

我敲敲書房的門,然後嘗試進去,可是門被鎖上了。一般允浩在家,書房是不會上鎖的。我腦子裡搜尋允浩跟我說的密碼,按下密碼鎖,可惜允浩已經把密碼改了。

「你來這裡幹甚麼?」允浩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允浩,他不請自來,還兇我。」那小子躲在他身後。
「我來看看你。」我沒理那小子,眼睛直直地看著允浩。
「看見了?」他還是那個表情。
「嗯?」
「那你可以走了嗎?」
「我有話想跟你說。」
「那就說。」
「我們進去說行嗎?」我擺明了不想讓那小子知道。
「不行。」沒想到他拒絕了。
「為甚麼?」
「我覺得我們沒甚麼好說的。」他把我推開,準備進入書房。
「允浩,我錯了,我不該對你發脾氣。」我出絕招對付允浩。
「我們已經完了。」沒想到不是萬試萬靈,允浩已經按完密碼進去了。

那小子衝我吐舌頭,我沒想到允浩會這麼說。我呆呆地站在那裡,任由那小子把我拽出去。我看著大門欲哭無淚,我只是想告訴他,讓他小心那小子,我不奢望他會找我回去,我只是希望他能平安。

我去過很多地方找他,我去了鄭氏大樓等他、去了牛骨湯店等他、去了他常去的酒吧等他、去了很多很多他曾經帶我去的地方等他。可惜,都沒等到……

換衣服換到一半,那小子進來了。他上下打量我,然後笑了笑。

「你以為你能救鄭允浩嗎?」
「你怎麼知道我不能。」
「你以為你跟了鄭允浩半年多久能得到他的信任嗎?他到頭來不是還是不理你了嗎?」
「我不管他信不信我,我都會告訴他你們的破計畫!」
「可以啊,我告訴你,這個周末我哥哥就會找鄭允浩聊事情。地點你知道啊,就是我的屋子。希望能看見你。」
「我樂意奉陪!」

可惡!居然被他知道了。不過這樣攤牌了也好,我就能不怕他了,他不過是隻蟑螂,我就不信我踩不死他!

我繼續去堵允浩,不過還是無功而回。一天我在酒店賴床,管家來了消息了。管家說允浩這個星期五會來酒店吃晚飯,我興奮得抱著管家亂跳。我的機會來了,但是管家卻不想我去,他畢竟照顧了允浩這麼久,他熟悉允浩的脾性。

星期五,跟公司請了假,換上允浩給我買的西裝去了酒店的西餐部。我的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成為了全場的焦點。我沒想到允浩會帶他來吃飯,不過我還是覺得我有機會跟他說。

對於我不請自來允浩沒甚麼太大的反應,他直接無視我。

「允浩。」我喊了他一聲。
「有事嗎?你怎麼穿得像這裡的侍應生?」那小子居然搶了允浩的話。
「允浩,我們能借一步說話嗎?」我沒理那死小子。
「我覺得沒必要。」允浩依然沒看我一眼。
「為甚麼?」
「你耳聾了,還是智力有問題?允浩叫你離開。」允浩甚麼也沒說,可是那死小子居然跟我大小聲?
「我等你。」

我站在餐廳外等他,等到餐廳都關門了,經理跟我說允浩他們從旁門走了。我差點就哭了出來,我連最後的機會都失去了……

我整晚沒睡,我在想我能用甚麼方法救他呢?那死小子說會毒死他,最大可能就是食物還有飲料,因為食物跟飲料都是那死小子準備的;還有第二種可能就是氣體,不過敵對的人也在,這個可能性很低。

第二天,我去了。沒想到管家也在,是管家幫我開的門。見到我,管家有些驚訝,可能允浩吩咐過別再讓我來,但是管家還是讓我進來。

我直接上樓找允浩,他們在書房,我進去以後,允浩馬上就皺眉了。那小子笑著看我,恐怕是在看笑話吧。房間裡還有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應該是那小子的哥哥,還真有幾分相像。我坐在允浩的大班椅上,因為我要找樣東西。我記得允浩把那東西藏在桌子底下……摸摸摸……啊……摸到了。

「你來這裡幹甚麼?不知道我們整談事情呢嗎?」那小子站起來,走到我面前。
「你不知道早知道我會來嗎?還裝甚麼啊?」我抬頭看著他。
「你!」自知搬石頭砸自己腳了,他噘著嘴走到允浩身邊。
「金在中你玩夠了嗎?」允浩拍拍他的頭,以示安慰。
「允浩,他是奸細。」我平靜地站起來。
「你憑甚麼說我是奸細?」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你!」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流眼淚。」我舉起槍對著他腦門。
「金在中!」允浩大聲吼我。
「哈哈哈……有趣有趣,鄭先生的兩個床伴為了爭寵,竟然拿起槍,玩起性命來。」那個人拍手大笑。
「金在中夠了!給我出去!」允浩生氣了。
「允浩他真的是奸細!」我不知道允浩喜歡他甚麼,允浩為甚麼這麼幫他?
「好了,出去。」允浩又恢復平靜的表情了。
「小子,你自己說吧。」我走到那小子面前用槍指著他心臟。
「你……你開槍啊!你以為我會怕你嗎?我殺的人比你多得多!」他握著我的槍,直直抵著自己胸口。
「承賢!」本來安靜的人忽然變得很激動。
「繼續說啊,說啊!」我嘴角上揚。
「我……我……那又怎樣?我的確殺過人,那又怎樣?我還打算殺鄭允浩呢,怎麼樣?」
「承賢閉嘴!」那個人站起來了。
「開槍啊!」

其實槍,我早就上膛了,所以只要我的手指一動,那小子真的會死。對於殺人,我很平靜,只要允浩沒事,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

嗙!

那小子讓後仰去,倒坐在沙發上。屋裡另外兩個人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我走到允浩面前,把他面前的威士忌喝了。放下杯子,摟著允浩。

「允浩,我救了你一命。」我緊緊抱著允浩,在他耳邊細聲說。
「你膽子變大了。」允浩的聲音還是那樣沒有起伏。
「允浩……你要……要怎樣感謝我?」肚子突然絞痛。
「再給你買一間別墅。」
「好啊……」可是我高興不起來,心裡咒罵那死小子,下的這是甚麼毒啊?
「在中?」可能覺得我有些不對勁,允浩拍拍我的肩膀。
「我呃……」一口血吐在允浩的西裝上。
「在中!」允浩接住我下滑的身體。
「允浩……呃……」又吐了一口血。
「來人啊!」允浩往外大喊。

他的人從門開衝進來,原來他知道佈置好了。我真的好傻,我真的傻得不行,他是鄭氏的主持人,對危險的觸覺怎麼可能這麼低。我怎樣都無所謂,只要他沒事就行了。

「允浩……我愛你,所以呃啊……我願意為你去死……」我身體裡面的血控制不住往外衝。
「別說話了,會沒事的。」允浩坐下讓我靠在他肩膀,語氣從來沒有這麼溫柔。
「允浩……騙我也好,跟我說……你愛我……」我的眼皮越來越重。
「別睡,會沒事的。」
「不說嗎?」心裡有點不高興。
「我說,可是你不能睡。」他像哄小孩一樣哄我。
「嗯……」肚子已經痛得我麻痺了。
「我愛你。」
「允浩……對不起……」我……撐不住了……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想我到底甚麼時候死,誰知道我還能長大,長大以後還能找到一份能賺很多錢的工作,最後還能遇到這輩子最愛的人。雖然不確定那個人是不是也愛我,不過我知道我真的很愛他。認識他以後,我也想過我會怎麼死,他畢竟是個黑社會老大,我還想像過被他殺死。其實現在這個死法,我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沒想過原來是這麼疼,不過現在不疼了,永遠都不疼了。

允浩,我愛你,對不起還有……再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