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查看: 398|回复: 3

[原创完结] 梦を见てた[现实向/梦境穿越/短完] BY:心想念xh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73
帖子
104
0 点
不离值
8
1620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48 小时
发表于 2017-11-8 21: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amellia 于 2017-11-9 04:43 编辑

现实向,梦境穿越,穿越节点分别在06,15基隆和10分手期,温馨向
字数:10671
水楼:【心想念xh】
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4841-1-1.html
(出处:  ♦ 爱不离·允在♠)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60 +2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60 + 2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红色电话亭,巴黎的阳光,还有风儿带起的白色衣角。

赤莲。

Rank: 1

积分
73
帖子
104
0 点
不离值
8
1620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4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1: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砰!”金在中看着被摔上的门,一言不发。
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只是缓缓地走到阳台,点起一根烟。
这该是遇到郑允浩十几年来的第几千几百次吵架。
摔门的声音都是习惯的了,有时候摔门的那个是他,有时候是郑允浩。
但是还是不是滋味。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吵过架了,过去将近两年的生活都是甜蜜蜜的,突然发展到这步两人都有些不适应。
郑允浩离开金在中的家以后也是围着大半个首尔城绕来绕去,腊月里的气温低的可怕,他甚至车窗都不知道摇上去,任由冷风灌进脑仁。
说到底他们也都知道每一次争吵都是莫名其妙的,究其根本也就是工作上双双烦心,本来是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腻一腻的,谁知道话题就这样朝着激化的方向走去。
三十代的人了,想想也真是无趣。
但是对于向来倔强的两人来说,吵架之后如何复合,一直都是较为困难的问题。以前整日整日腻在一起的时候倒还好,吵了架也是一个团队,没准一起做节目过程中就能想明白了,但是现在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可能过了今天就是两国分隔,争吵之后冷战就变得无休无止。
可又是怎样的选择呢……太久不吵架,都忘记经验了……金在中和郑允浩在不同的地方露出同样自嘲的笑。
最后郑允浩还是绕回自己家拖着烦闷的心情睡下,金在中也是,合眼之前也没能发出去那条“我们再好好想一想吧”的短信。

金在中篇
再次睁开眼的下一刻,床边的手机就开始滴滴的响起。
金在中摸了半天也没能找到手机关掉闹钟,逼的自己起身,这才发现没有了触屏三星,取而代之的是小巧的翻盖手机。
“什么时候把这个手机翻出来了……”金在中揉了揉眼睛,他感觉到从身体最深处传来一阵疲累,眼睛也是刺痛的,像是哭多了的明显特征。金在中觉得自己好像记忆出现了断层,昨天的吵架的确让他心情郁闷,但是真的不记得哭过……难道是睡着了以后梦到太伤心的场景,眼泪流了一晚上?
看见枕头上……确实是湿湿的。
但是这个时候金在中才真正意识到,陌生又熟悉的环境……这不是他的家。
!!!瞪大眼睛看看周围,几乎没有装饰的白墙,有些乱乱的小房间,连床都是小了一圈的,身边有叠好未拆开的被子,他记得这个房间……紧忙打开手边的翻盖手机,备忘录跳出来上面写着,今天是接允浩出院的日子。
而备忘录的日期是……2006年。
他紧忙来到镜前,看着自己银白色的炸毛还有那稚气中二的面容,只觉得呼吸一滞。
还有那双眼睛,和自己想象的一样,红肿着的,呆呆的样子。
2006年……允浩出院……
他几乎是瞬间就能定位到这是什么时期发生了什么,因为了解,所以浑身都变得恐慌,他没有害怕自己现在的荒唐,反倒是开始咒骂起来,为何偏偏是这段时光。
他冲出门,看见拿着毛巾朝着浴室走去的沈昌珉,以及已经坐在沙发上状态一样完全没精神的金俊秀。
“起来了啊哥,你先去叫有天哥起来吧,一会我们就要去医院了。”沈昌珉进浴室之前,再次给金在中提了醒。
“是去接允浩吗?”来不及去想这副模样是多怀念,知道现在是什么时期以后金在中心里只惦记着一个人。
“对啊……哥?怎么觉得你状态这么不好?”沈昌珉没有进浴室,而是转过来走到金在中身前,“允浩哥已经没事了的,别担心了,等他回来,我们给他开个party。”
对的……他记得十一年前沈昌珉就是这么说的,金在中记忆回流,现如今只好无奈地笑笑,“他哪有力气开party呀,好了快去刷牙吧,我去叫有天。”
这段日子里的每一个节点他都是记得的,现在站在镜子前发呆,看着如此炸毛的发型理都不想理,是梦吧……都是梦境而已……
但是为什么就算是梦里,也能感觉到心痛呢。
算上经纪人,五个人到达医院的时候郑家父母都在,金在中看见郑允浩明明是不太舒服又故意笑给他看的样子,心里阵阵发颤。他回到十几年前,本以为比其他人都多经历了自然是变得释然,他知道结局,却还是耐不住红了眼睛。这段经历,无论是对于郑允浩来说还是他自己,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郑家父母过来和金在中说话,他这才反应过来不能继续陷入回忆里,郑家人无非也就是想让金在中对郑允浩多照顾一些,两个长辈对他说着信得过在中的话。
金在中自是一一应下,最后郑允浩催促着郑家人,等他们走后郑允浩才乖乖地和成员们回到宿舍。
金在中渐渐地找回自己十年前的模样,他寄住在这个年轻的身体里,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但是不管怎样,那份珍视郑允浩的心情又一次倒流回心。
“在中啊……在中……”回到宿舍之后金在中就开始忙来忙去,替郑允浩打理好一切,厨房那边还煮着粥,这边又开始给他整理行李。两个人刚刚敞开心扉确认关系不久,郑允浩虽然身体上还有些难受,但是心理上只想紧紧地贴着他。
“怎么了?不舒服?”听见郑允浩叫他,金在中肯定是停下动作来到郑允浩身边的,谁知刚坐下来,郑允浩就靠过来伸手揽住,下巴抵在金在中的肩膀。
“别忙了嘛……我想你陪我……”郑允浩是队长,平时向来是坚强得很。被投毒这样的事,醒来后面对朋友家人的关心都是笑着的,但是只有在金在中面前不用,现在生病了,心里上也放松下来,在金在中面前完全变成了小孩子,加上两人刚刚确立的关系,郑允浩只有腻在他身边这一个想法,“电台上的话我都听到了哦,我也爱你……”
金在中反应了好一会才勉强想起来他说的电台是什么,随即目光变得柔和,伸手回抱住郑允浩,“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允浩……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了什么都会好的……以后也是。”
金在中倒是对郑允浩的表白不会有太大的感觉,至少不会像十年前的自己一样,仅仅是被他这样抱着,就禁不住脸红了一层。
“在中啊……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的吧,你绝对不要离开我……”郑允浩埋首在金在中的肩窝,喃喃地说着。
金在中怔住了,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突然感觉到其实了解结局的人才是痛苦的,因为那经历太过残忍,所以此刻的金在中竟变得懦弱。他紧紧箍住郑允浩的肩膀,“允……今后不管发生什么……吵架也好分手也好,我们最终是会走到一起……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
“我们会分手吗?”郑允浩松开金在中,和他对视。
“不会……不会的。”金在中无奈地笑了,随即又是红了眼眶。可能伤心不是为了郑允浩的现在,而是从今以后的未来。
三十代的那位,还在和自己冷战着。
他知道他不该,他们应该是无比珍视的存在。
“在中,我怎么总觉得,你不像你了……你眼睛里有我看不清的东西。”郑允浩感觉到了金在中身上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质,眼神中,话语里。他不知道对面的他突然怎么了,好像经历过风霜雨雪重新站在属于少年的他面前,对他说着,未来很好,不用担心。
郑允浩看着到现在都带着湿湿眼眶的金在中,以为还是自己的事情让他伤心难过,他大着胆子凑上金在中的眉眼,浅浅亲吻,但也只是一小下就离开。
他喜欢金在中,恨不得金在中的全部都是他的,但是这样的亲昵动作还是几乎没有的,所以刚刚的亲吻足以让郑允浩的心跳得飞快。
“我没事了在中,别因为我再难过……”见金在中对他刚才的行为没什么太大反应也就稍稍平复了些,只是脸上的热度还未散去,只会说着安慰金在中的话也算是掩饰自己。
“别多想了,我不是我还能是谁。”金在中起身,要是再说下去,可能这个只对他心思细腻的人就该发现什么了吧……
“去哪啊?”郑允浩欲伸手拉住金在中。
“厨房里我还煮着粥呢,你不吃点东西垫垫胃的话,更要好不了了。”说着,金在中扶着郑允浩半躺下靠在床背,“你先躺一下等我。”
郑允浩听话地乖乖躺下不再乱动,直到金在中再次回到这里,手里多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米粥,他坐回郑允浩身边,一边拿勺子舀着一边吹气,“我知道你没什么胃口,多少吃点,等你好了就给你做大餐,到时候谁也吃不到,只有你可以。”
郑允浩确实是没什么胃口,但是看着金在中笑眯眯地将汤勺递到自己嘴巴前面,又听着他那么说,就像是有魔法一样,突然有了动力。
那米粥入口的温度刚刚好,郑允浩享受着所爱之人体贴的照顾,心里瞬间温暖甜蜜起来,一口气吞下小半碗,胃里也有了胀胀的感觉。
“我喝不下了……”
“嗯,可以了。”金在中停下喂他的动作,把碗放在床头柜子上,扶着郑允浩让他躺下,“能睡就睡一会儿吧,这里还有我呢。”
“不要……”金在中刚要起身就被郑允浩拉住,“你陪我……”
“我还要忙些别的……”金在中看着满地乱糟糟的衣服行李还没收拾。
“不要……”说着,一个用力就将注意力分散的金在中拉到床上。
“哎!”金在中顺着郑允浩的方向倒下,重心不稳地压到郑允浩身上,蹙了蹙眉想起来,没想到郑允浩向床里挪了挪,给金在中腾出地方躺在自己身侧,这下金在中算是彻底被郑允浩箍住了。
“在中不是也喜欢我吗,我要在中陪着我。”
“我还有事情要做,一会就来陪你呀……”
“不行,现在就陪着我。”郑允浩的语气里掺着小孩子一般的倔强和无赖,金在中想了想后来十几年的岁月里,都是拿这样子的他没辙的。
“我说你怎么……”话没说完,因为他被郑允浩一个翻身压在身下,那人正用着认真又炽热的眼光看着他。
他自然是认识那样的目光,每次都能让他大脑不听使唤的眼神。
多经历了十几年爱情长跑的金在中,依然是没有长什么本事。
大脑再次死机。
与其说是死机,倒不如说是放弃,记忆回流,他自然是知道郑允浩想做的每一件事。
金在中融化在这样的目光里,莫名的紧张羞涩之感竟萦绕上心头,脸上浮起阵阵红晕,这样的感觉是什么呢?
像是初恋一样。
郑允浩对金在中来说不是属于初恋的存在,但是对于连在一起都比其他情侣困难几倍的他们,似乎是决定在一起的那一刻就认定了对方。喜欢的人就要追随到底的郑允浩如此,心思敏感细腻的金在中亦是如此。
不知道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只是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郑允浩看着身下的金在中心都要飞起来,脑子里一团浆糊,他不知该做些什么。
但是真的想亲吻他。
鬼使神差之间,郑允浩大脑一片空白,可身体上的行动却超过了思想。
他缓缓低头,触碰到那柔软,带着一丝温热的唇。
然而那真的只是不过两秒的触碰,郑允浩紧张地抬起头看看身下人的反应。
他是真的紧张又担心了,其实这不是两人的第一次嘴唇接触,以前打打闹闹的经历中,刚刚在一起的两小时里,两人都如现在这样浅浅地亲吻过。只是这次,对两人关系还不算熟悉的郑允浩,始终是怀着忐忑的心面对金在中,只怕一个不小心,让如此喜欢,在心里属于珍宝存在的金在中跑掉。
但是他没有看见担心的场景,金在中并不是厌恶的神情,相反,金在中缓缓睁眼,眼底存着一丝雾气,带着朦胧色彩看着他。
他……也是喜欢的吧……
还想再一次……他的嘴唇真软……
揣着这样的想法,郑允浩再次低头,捉住金在中的唇,一下一下地亲吻。
金在中丝毫无反抗之意,闭上眼睛接受郑允浩的温柔,又微微张开嘴巴。
郑允浩感受到金在中的反应愣了片刻,之后便再不客气,舌头试探性地伸进金在中温暖甜腻的口腔。
金在中抱住郑允浩的肩背,他在告诉他尽可以大胆一些。
甜蜜的吻带着浓烈的青涩气息,金在中再次找回这样的感觉,他想他是爱死这个人了,如果回去,他想的是,一定要用一个吻结束不该有的冷战。
唇舌相碰的那一刻郑允浩像被电到一般,那感觉似是毒药,郑允浩喘着粗气加深了力道,不成熟的吻像要掠夺去金在中的一切,疯狂地扫荡在那温热舌腔的每一处。
“在中,我爱你……”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都变得暗下,郑允浩抱着金在中在他耳边低喃,时不时地又凑上去亲吻这个人的脸颊。
金在中忍不住咧嘴笑了,原来他的爱人,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喜欢对他动手动脚了呢。
其实也不是的,也许是在刚刚遇见的那一刻开始,两人就是互相吸引的存在。
郑允浩不喜欢和男人之间的接触,搂搂抱抱这样的事情也只是和好兄弟之间才有但也仅仅是义气层面上的,可能只有金在中吧,可以让他搜刮个遍,喜欢到迷恋的程度。
“嗯,我也爱你。”金在中主动凑过去亲了亲郑允浩的唇,现在的郑允浩在事业上受到很大打击,也许此刻只有自己了,成了唯一可以安抚他的一剂良药,“睡吧,我就在这陪你。”
金在中轻轻拍着他的肩背,可能也真是在病中太累了,或者有爱人的陪伴,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金在中看着他这张属于二十代的俊脸,他想,如果是梦,现在也该醒醒了吧。
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时期。
郑允浩受伤的样子,他再也不想看见了。
突然,很想念,三十代的郑允浩。
想念那个爱了他十几年,经历过风霜之后,笑脸依然如阳光的成熟男人。
寂静的夜晚拥他入怀,情到深处吻上他的唇,随便一个动作就能撩起他的欲望,有着和眼前的毛头小子截然不同,成熟的接吻技巧。
那是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的男人。
现在想想,就算是昨晚摔门而去,他生气的时候,也是帅的无可救药。
他轻轻地,对眼前的郑允浩说,允浩啊,明天开始,让二十代的金在中替我来爱你吧。
你们一定可以好好的。
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可放开对方的手。
我相信你们。
我也要回去找他了。
说着,也愈发困倦起来,金在中闭上眼睛。
明天,会是在哪里呢。

郑允浩睁开眼睛,他看见了金在中站在他爸妈旁边,他们在说着什么。
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境。
后来他和金在中一同回了宿舍,他对金在中说,他梦见了说话总是怪怪的他,好像比自己大了好多。
金在中笑开了,他说,瞎想什么呢,我只比你大十天啊。
后来郑允浩还是吃了金在中亲自为他煮的粥,然后缠着他不走,最后压在身下小心翼翼地亲吻。
只是这一吻,金在中比郑允浩还要紧张。
吻过之后,郑允浩想到了梦里的最后,金在中好像对他说,不可以放手之类的话。
所以他贴近金在中的耳边问他,在中啊,我们不会放手的吧。
金在中愣了一下,眨眨眼,最后甜甜地笑了,他说,当然,我爱你,允浩。
红色电话亭,巴黎的阳光,还有风儿带起的白色衣角。

赤莲。

Rank: 1

积分
73
帖子
104
0 点
不离值
8
1620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4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1: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允浩篇
郑允浩对一小时前的争吵到现在还是觉得莫名其妙,他也无力去想到底是谁错了,经历过多年之后,他们早已明了,对于吵架这样的事情,想分出个对错那是绝不可能的。
看看手机上,没有期待中的短信,更是烦躁不安,就这样昏昏睡去。
“哥……哥,到了……”郑允浩被惊醒,揉揉眼睛,到了?到哪了?
用力拍拍头,看着周围的环境,此刻他正坐在绿色皮卡车上,身着整套绿色迷彩。
车下的尘土飞扬,郑允浩缓了半天也不能确定这是哪里。
“怎么了哥?我们到基隆了,该下车了。”
基隆?郑允浩呆住了,可是看着眼前绿绿的一片,包括自己身上的军人气息,绝不是假的。
但是明明自己已经转业了啊。
怕不是在做梦吧。
“啊基隆比想象里的好多了,哥也真是厉害,刚结束训练期就到这里了。”
郑允浩跳下车,琢磨着同期的话看来是15年了,这么说是要很快见到那个人了?
他现在无心顾及别的,只是一想到刚刚吵过架的那人心脏就是漏了一拍。
来到基隆之后就是安排宿舍,刚把行李匆匆放下,郑允浩就被上级叫过去安排任务。
他被排到MC的职位上,和上级寒暄几句,表示一定可以做好任务,就这样脱离主群体,在基隆的场子里乱晃。
这地方他来过两次,已经是再熟悉不过,如今也不知是怎样的原因再次回到这里,又是如此真实,他已经不得不怀疑,之后发生的一切才是虚幻的梦境了。
下意识地寻着歌声的方向找到副场地所在位置,他听得见那辨识度极强,穿透力极高的熟悉声音,如今就在耳边回荡。
没几步,便来到那本该躲避的区域,望向那边带着墨镜低声吟唱的人。
他比之前壮实了不少,黑色t衫已经盖不住紧绷有力的胸肌,整个人身上都散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色彩。
说实话郑允浩在心里是不满的,这个样子是想勾引哪个异性?
只不过,异性先不说,他这个同性首先被吸引住了。
金在中在舞台上起承转合的样子对他来说是发光的,确切的说,郑允浩喜欢他,所以他的一切样貌,都是喜欢的。
郑允浩又没有躲起来,所以歌声训练中的金在中很快便看见了他。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对视上的那一刻,两人同时怔了几秒。
郑允浩隔着墨镜似乎都能看得到金在中眼睛里的内容。
所以二人又极为默契地看向另一边。
郑允浩没想到重新经历这段时光之后,他依然会选择这样做。这段记忆对他来说是深刻的,他也能清楚地记得两人互相躲闪的原因。
那年年初两人的经历到现在为止都是记忆犹新,昏暗的灯光下他们又一次争吵,准确的说是大吵一架。郑允浩对金在中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你一直这样让我觉得很累。
话一出口,争吵就停止了,陷入几分钟的安静,但于两人而言就像是几年之久。金在中掐掉烟,“好吧,这么累的话我们就结束吧。”他面无表情,连眼睛都不打算眨一下,“这些年的挣扎都算是错了的,这次彻底放开才好。”
郑允浩听过以后只觉心里是完全揪起来的疼,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只说了一个字,“好。”再后来,偌大的房子里又只剩下金在中一个人,直到入伍都是如此。
两人是真的铁了心分手的,不然也不会从年初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联系,他们想的一样,既然工作方面又没什么牵连,何苦还要东躲西藏的就为了见一面,见了面又没有好结果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郑允浩和金在中性格正好互补相反,却是在倔强这方面非常一致地谁都不会退让。
可惜好多时候对于这两位来说,上天都是不肯放过的。
郑允浩和金在中之间的磁场,是强大到只是远远望去就能互相吸引的存在。
不得不说,这一眼,他们再次心动了。
也确实是这样的,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话,对他们来说也只有说说而已。
打脸行为乐此不疲地进行着,如果当真有一天将要分手,又何必纠缠了十余年。
那目光对上之后便再移不开,和金在中一起训练的同期们纳闷着为什么歌声突然停止,就看见他站定在那里目光望着远方,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十几米以外是另一个在电视上见过的人。
那人也是看向这边的,和台上的这位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角带着微笑。
本想问问为什么不继续了的同期被这气场震慑到大气都不敢出,只好自顾自地在一边鼓弄着手里的乐器。
郑允浩不得不承认,像在梦里的现在,这段日子和金在中一起是多么幸福的时光,没有记者粉丝,他们不需要顾虑太多,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山,每天都腻在一块。在军营的他们失去了舞台上的艳丽风光和浓妆艳抹,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们依然爱着对方的全部。
郑允浩和记忆里一样,他朝着舞台缓缓走过去,和那些同期礼貌地打着招呼,最后路过在一旁看自己热闹的金在中,“我在看台那边等你。”
金在中听到这话没忍住笑开了花,郑允浩走后好久一段时间同期们都不敢打扰这位看起来突然变好的心情。直到金在中回过头看着他们,“想什么呢,接着练习啊。”
可惜这接着练习并没有维持多久,一向最喜欢唱歌,这些天一直都把练声训练拖到很晚的金在中今天竟主动提出结束,结束以后就再也不管其他,抓着外套离开这里。
同期们留在这里做着收尾工作,禁不住感叹,看来真是很重要的朋友。
正值落日,这个时间食堂应该是挤爆了的,操场这边反倒是人烟稀少,金在中大老远的就看见坐在看台那边等着他的郑允浩。
郑允浩看着金在中背光走来,落日的红光撒在他身上,他看不清这人的五官,却是映照出那好看的线条轮廓。
这样的金在中,沐浴在夕阳的红晕之下,失去了舞台上的光鲜亮丽,却美的照旧。
他缓缓坐在自己身边,郑允浩看的愣了神,回忆里自己该说的那些话忘的一干二净,但是好像,记忆里两年前的自己,也是如此紧张,看着旁边的人轻启朱唇。
他说,“之前的事情我反反复复想了很久,我分不清楚到底错误在谁,但是我们那么痛快地答应对方放手,是腻了吗?郑允浩,你已经彻底不喜欢我,看腻了我吗?”
“……”当然不是……
“我不是这样的,”金在中并没有留给郑允浩回答的时间,因为他知道答案,“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和你谈恋爱真的好累,很久不能见上一面,好不容易见面了又要置气,明明是不愿意的却还是要吵架,吵过后人去楼空的我又开始后悔……真的受够了,所以……”
“在中,其实……”
“我还没说完……”下一秒,金在中突然笑了,头搭在郑允浩的肩膀,“所以……我们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开心心的,像所有情侣那样。”
“……好。”郑允浩的心像石头一样沉下来,藏在金在中身后的手悄悄地揽住他的细腰。
“但是如果不小心还是吵架了,我也还是会奉陪到底……只不过……这世界上能让我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并不多,离开你算一个。”
金在中转过身和郑允浩对视,而郑允浩觉得,这场景和记忆里一样,他再一次听见了世界上最魄人的情话。
“郑允浩,你也是这样的吗,你和我是一样的想法吗……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就要死缠烂打,总有一天你也像我一样。”
金在中的眼睛红红的,他的目光里交杂着浓烈的想念,爱恋还有带着自信的期待。
郑允浩再次被那双有着太多情绪的眼神震慑住了,他和金在中不一样,他不会有那样多的情绪,专注于某一件事的时候,眼里就只有它,这次也不例外,郑允浩微微张口,“我和你不一样的在中,这世上让我觉得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离开你。”
郑允浩现在眼睛里只有一种情绪,很简单的,面对着金在中,他眼底的痴恋一直在说,我爱你。
金在中愣在那,郑允浩接着说,“那天晚上,我出门的那一刻起就后悔了。”
“我比你早一点,”金在中凑上前贴近郑允浩的脸,额头也抵上他的,“在我说出放手的那句话之时,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嗯……”郑允浩摘下军帽,将它挡在两人前面,那人的面庞近在咫尺,他只需微微靠前,就这样捉住那人的唇。
还是那样温柔香软,他最喜欢的味道。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他们将思念的心情注入这个吻里,不带着任何情欲,两人的心思就像这样现在他们的素容一样简简单单的,爱着他吧。
后来两人也没打算去吃饭,金在中说他累了,趁着天黑的越来越早基隆这边设施简单看台这边又没有灯,任性地躺在郑允浩腿上,“我困了,想睡一会儿。”
“外面睡会着凉的。”就算这样,郑允浩还是没有阻止金在中的动作,反倒是在他躺下来之后伸手抚上他的脸颊。
“没关系,降温了的话,你会抱我回去的。”金在中的眼底染上一层笑意,仰起头朝着郑允浩眨眨眼。
“真拿你没办法……”郑允浩满眼都是宠溺,抚在脸上的手来到那软软的唇上摩挲着,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他的金在中就算是在部队里卸掉一切装饰,也还是美的动人。这么想着,再次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睡吧。”
又将蓝色外套脱下,盖在金在中身上。
郑允浩也觉得好累好累,他可能真的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这个梦好甜,梦里有他最爱的人。
他想,他现在困到不行,是不是等他再次睁眼,就要回到自己熟悉的位置。
对了,他和2017的金在中还冷战着呢。
但是突然特别想他。
他低头看着躺在他腿上的金在中,想到刚刚他说的话。
他说我们以后都要开开心心的。
他们互相承诺着不准离开。
原来上一次冷战那么久,就是这么结束的。
郑允浩现在只想回去找金在中,不管说什么,先把他揉进怀里才好。
既然离不开,那就开开心心的才好。
他对已经睡着的金在中说,我爱你,我们以后都是幸福的。
两年以后的某一天,千万不要和那个傻子认真置气。
等等他,他会回来找你的。
我现在,就要回去找他了。
郑允浩困死了,打了个哈欠,靠着看台的栏杆沉沉睡去。
抱着他回宿舍这样的任务,还是留给真正属于这个时期的那个他吧,你们将迎来六年以来最幸福的一个月。

“哥……该起床了……”
金在中是被同期吵醒的,这才想起身处基隆,又一天的练习要开始了。
起身洗了脸让自己清醒一下,昨晚梦到了郑允浩……郑允浩他也来到基隆。
是自己太想念他了吧……
清晨训练又吃过早饭以后,金在中再次来到熟悉的场地,准备好音响设备,和同期说说笑笑,一曲又一曲的声音回荡在副场地之上。
不知道是哪一刻,他看见了和梦里太过相似的场景。
十几米处开外,最熟悉不过的人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又微微躲闪。
最后,和今日的阳光一样耀眼的笑容挂在两人的脸上。
红色电话亭,巴黎的阳光,还有风儿带起的白色衣角。

赤莲。

Rank: 1

积分
73
帖子
104
0 点
不离值
8
1620 粒
1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4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21: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允在篇
一切太过真实……其实也不过是梦境而已……郑允浩和金在中同时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想努力地睁开眼睛。
只有一个想法,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对方,说着抱歉的话也好,主动去抱抱亲吻都好,只是绝对不要这样冷战下去。
但是双双睁开眼睛,两人看见的皆是一片黑暗。
是哪里?
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啊走没有尽头,直到从走路换成跑步。
“我们……分手吧……这样下去谁都没意思,坚持不下去的。”
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脚步,听得出来,那是金在中的声音。
然后是呜呜的风声划过耳边。
“你是认真的吗?”接着的是郑允浩。
“分了吧。”
回声不断在耳边响起,还有风声,水声……
金在中忆起了这段对话,下一秒就是眼泪顺腮而落。
为什么要带他回到这里。
“最后一次我和你确认……你确定的话,再想找回我,可是要堵上性命的。”
郑允浩也终于意识到他现在身处何时,站定脚步,稳固着自己的心。
是梦啊……是梦而已。
现在一切都是好了的。
“我不会再找你了……我们……分手吧。”
“啪!”黑暗破碎,昏暗的路灯出现在眼前,风吹过耳侧,脑仁有点疼,金在中朝着另一边看看,果然,是汉江边。
此刻的他,面前是郑允浩,对话停留在分手,他知道随着梦境一起,闯入了这个时期金在中的身体。
面面相觑,却是不知如何开口。
不知如何以现在自己的心态,面对这个时期的郑允浩。
但是,是梦呢,是什么都不会影响的梦境而已。意识到了这些,反倒是大胆起来。
金在中抬手擦掉眼泪,重重地呼了口气。
“才不要……才不要分手。”金在中突然笑了,“因为是在梦里所以我什么都敢对你说……我要说我才不要放开你,而且就算我们分手了也一定会再次找回彼此,所以干脆在梦里……就不要分手好了。郑允浩,我爱你,我不准你离开我。”
“嗯……我知道……我也不准。”郑允浩走过去伸手擦掉金在中再次落下来的泪水,“这是在梦里,所以我们说什么都无所谓,我不想你为我堵上性命,我也不想与你分开,和后来的每一次都一样,我们根本放不开彼此。”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着郑允浩,这么说,这个梦,原来不属于他一个人?
“只是这时候的我们还不算懂事,可是现在,就算是在梦里,在中你……和我一起,圆了它一个好的结局。之后也……再不分开了。”
说着,郑允浩缓缓低头,吻住金在中的唇。

时钟滴答滴答,突的醒来,金在中看看时间,凌晨四点半。
再忍不住,手臂搭在眼睛上,两行泪水顺着划过。
金在中有些不能缓和自己,原来一个梦竟可以触动至此。
对了,突然想起,他是要去找郑允浩的。
管不得时间的特殊性,金在中立即起身,简单擦个底妆,套了件大衣就准备出门。
只是在开门的瞬间就遇到了想见的人。
眼前的人做着要开门的动作,他的打扮比自己还要简单邋遢。
“我是想找你……”两人同时开口。
又同时怔住。
随后呆愣的目光变得柔和,金在中扑向郑允浩的怀抱,郑允浩亦死死地搂住金在中。
“是做了梦了吗?”郑允浩缓缓开口。
“嗯……你也是对不对?”
郑允浩笑了没再说下去,反而是在怀里人的眼角处落下一个吻表示回应。
郑允浩突然明白,为什么两年前自己到基隆那天刚刚和金在中和好的时候,金在中对自己说,他前一晚就梦到了,他们注定是要相遇的结局。
金在中靠在郑允浩怀中也渐渐想起来,二十代的郑允浩,出院之后告诉他,他梦见了奇怪的自己,说着不属于一个年纪的话语。
原来,都是通过梦境,穿越回另一个人的梦里而已。
不过,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已经不重要了。
要紧的是现在可以紧紧抱着对方,再不打算撒手。
之前的吵架啊冷战啊统统不算数。
爱着他就好了。
郑允浩稍稍松开看着金在中的眉眼缓缓低头。
金在中则是微微仰头,迎着落下的呼吸。
一个吻。

=====END=====
红色电话亭,巴黎的阳光,还有风儿带起的白色衣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