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我也爱不离

【扫文札记活动】

【微信平台专属】我の摘抄录

【微信平台专属】夜宵铺

查看: 636|回复: 2

[原创完结] 欲擒先縱[短/總裁x總裁/腹黑攻x炸毛受] BY:炎犬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1
0 点
不离值
3
797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7 小时
发表于 2017-11-10 23: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這是一個總裁總裁設定的文。
腦洞這些東西,說來就來,想著寫字母就寫了
文筆依舊渣,望見諒。
正文字數:5846
水樓
喜歡的話留個言給我吧!
你們的支持是我的動力。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1
0 点
不离值
3
797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23: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爱红家 于 2017-11-11 00:10 编辑

出差十五天,鄭允浩一次也沒給金在中打過電話。

原因呢,就出差前兩天嘛,吵架了。

他覺得這次金在中特無理取鬧的。

說是沒問過他就把方案批下去了,还撥資给對方實行計劃。

鄭允浩問他,為什麼一個經過審查,能為公司帶來最佳收益的計劃不能過?

金在中卻什麼都不說,直接掛了電話。

鄭允浩再撥過去想要問清楚,話筒那頭卻只傳來一連串忙音。

然後就這樣,兩天没說話外加十五天出差,誰都沒有主動聯繫對方。不過說來也不算什麼大事情,反正他们兩人都享受這種沒太大束縛,優哉悠哉的戀愛關係。

可是問題來了,鄭允浩出差回來直接到了金在中公司找人去,秘書居然給他說,金總裁拒見。

鄭允浩心想,小傢伙就再氣一兩天而已,過會兒給他打電話搞清楚事情就好了。

怎料一天拒見不聽電話,第二天如是,三四五六,一整星期還是不見,鄭允浩問了秘書是不是出差了,她說不是,總裁在房間。

鄭允浩火氣就上來了,現在不是他不願談,是他不肯見,連談都不屑談。

好,好樣的金在中。

不見是不是?那就不見吧!

於是鄭允浩把心一橫,反正金在中他是捧在手心裡寵,現在該是給點教訓的時候了。

所謂欲擒先縱,不縱如何擒?

要讓金在中主動貼回來,除了冷落,別無他法。

——————

於是一個星期以後,金在中就沒再從秘書的報告中聽到鄭允浩又來找他的消息。

一星期過去,兩星期過去,金在中還是沒等到鄭允浩再來找他。這一下他更來氣了,明明他沒做什麼不對,為啥鄭允浩就是不再來了?

於是金在中氣喘呼呼地跑到鄭允浩公司樓下,嚷來秘書給他傳達消息。

秘書小姐聽了十分驚愕,一度想讓金在中上去總裁房間自己說,但眼見金在中頭也不回就大踏步離開了,只好死死地按了電梯到總裁房間傳話。

「鄭總。」秘書在門前敲了敲,聽到鄭允浩應了聲才進去,後者問她什麼事,秘書姐姐才支支吾吾地說了出口:「呃,鄭總,就那個...金先生剛才讓我給你傳話...」

鄭允浩抓到話裡的關鍵字,頓時饒有興致地從文件堆中抬頭,問道:「哦~?說什麼了?」

「就...金先生說...他說...他說要...要跟總裁您分手。」秘書姐姐真的是說完就想跑,但礙於基本禮貌和好奇心,她還是留了下來。果不其然,她就看見鄭總眉目間那一閃而過的錯愕,但接下來的鎮定自若倒是意料之外。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做事吧。」鄭允浩說著,擺擺手讓秘書離開,秘書姐姐當然一溜煙地跑離現場了。

看來小傢伙想要耍花樣,好啊。

我鄭允浩奉陪到底。

鄭允浩想著,的確有過一瞬間的動搖就去找金在中,但也只是一瞬,下一秒他又想起「放長線,釣大魚」這個道理,於是又無動於衷了。

倒是金在中,自從讓秘書給鄭允浩傳話以來兩天,還是沒收到鄭允浩的答覆。他以為只要他這樣說了,鄭允浩就會來找自己,可是現在連個信息都沒收到,金在中更是怒了。

先是把拉黑了的鄭允浩翻出來,將名字從「鄭小受」改成「正混蛋」,接著撥了通電話給對方。

電話那頭嘟嘟地響,好幾次以後才接通,也不知金在中哪來的速度,在聽到接通的那一下使勁地往那頭喊:「鄭允浩!咱們分了吧!!!」然後就掛了。

盯著電話好一會兒,金在中還是沒收到鄭允浩的回電,正打算再撥一次之時,屏幕上方就出現「你收到一則來自“正混蛋”的訊息...」一橫字。

金在中心裡嘚瑟,以為只是秘書沒有給他傳話鄭允浩才不知道他喊分手這回事,結果一打開訊息,就見鄭允浩跟他說。

「既然你希望這樣,那就分了吧。」

金在中捧著手機很是愕然,好幾分鐘都不懂反應。待他腦袋再次清醒的時候,自己已經打開了紅色跑車的門一屁股坐了進去。

「草你的鄭允浩!我們就這麼兒戲嗎?!」金在中一邊在車內大喊一邊踩盡油門往鄭允浩公司飛馳而去。

「金先生!鄭總在開會,你不能就這麼!」秘書姐姐使勁地攔,但還是讓金在中進到會議室了,於是幾個高層齊刷刷地看向門口,秘書姐姐只好無奈地對著鄭允浩道:「對不起鄭總,金先生硬是要進來...」

倒是鄭允浩一臉輕鬆地說:「不要緊。」然後又回頭對著各高層道:「這次會議先到這,散會吧。」話音剛落,眾高層便收拾著文件三兩步就走出房間了。會議室內只剩下鄭金兩人,金在中怒視著鄭允浩,後者卻視若無睹一樣整理著文件,接著提起公事包就往外走,全然沒有理會金在中。

「鄭允浩!」金在中對著剛走到門口的鄭允浩喊道。

「這會議室一會兒有人用,你要是想談的話就到我房間來。」說罷,鄭允浩頭也不回地離去,剩下金在中一個在房間怒髮衝冠一般盯著門看,最後死裡死氣地摔門,按了十八樓到鄭允浩的房間去。

總裁室幾乎佔去了一整層,但礙於鄭允浩不喜歡這麼空曠的感覺,便讓人改造了一下,將它變成一個隔著磨砂玻璃的房間。金在中鼓著一肚子氣出了電梯,然後直接就推開門進去總裁室,裡頭的鄭允浩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子前看文件。於是金在中走過去,一把將文件抽走,衝著鄭允浩吼道:「鄭允浩你當我是什麼啊!我這人都站在這了你還看文件!」

「你不是說分手?怎麼?你有權利阻礙我工作不行?」鄭允浩肆虐一笑,抬頭看向生氣得要抓狂的金在中,於是又變本加厲地說:「分手是你提出的,我也同意了,還有什麼問題?」

金在中被鄭允浩這些處處逼人的話語弄得異常的委屈,但他又說不出什麼來。

「還有沒有什麼事?」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臉色一挑眉,收拾著文件有準備離開,說:「沒有的話我走了,還得開會。」

鄭允浩從椅子上起來,見金在中低著頭沒有反應,於是把文件都放進公文包就要走。豈料剛要動身,手腕就被人捏得硬生痛的,他回頭去看金在中,只見金在中眼圈紅透了,瞪著靈動的雙眸對他說:「不許走!」

鄭允浩看了金在中這般模樣心頭一陣悸動,口上卻壞心眼地依舊不饒人:「為什麼?我們什麼關係啊?」

「我說不許走!」

「這樣我很困擾,放手。」

「不許走!」

「請放手。」

「我說不許走!不許!不許!不許...」金在中說著,握在鄭允浩手上的力度漸漸減少。

也是心痛了,鄭允浩這才回頭看向金在中,接著拉起金在中的手,往桌前一帶。鄭允浩往寬闊的總裁椅上一挨坐了下來,昂視著金在中晶瑩的眸子,說:「坐上來。」

金在中別開臉不去看,幽幽地應道:「不要。」

鄭允浩也不惱,掰過金在中的臉再說了一遍:「上來。」

金在中皺著眉,眼角有點緋紅,看著鄭允浩的樣子很是撩人,最後還是聽話地張開雙腿,嫵媚地坐到鄭允浩大腿上。

鄭允浩已然心動,但還是按耐著心情,平靜地說:「脫衣服。」

金在中話裡有點哭音:「你別太過分!」

鄭允浩卻胸有成竹地說:「脫。」

金在中聽了,無言而對,委屈地伸出纖細的手指去解自己白襯衫的紐扣。一顆,兩顆,一直到白皙嫩滑的胸膛和腹部都呈現在鄭允浩面前他才收手。

「乖。」鄭允浩指尖劃過金在中後頸,順著一路而下,鎖骨、胸口、腹肌、最後停在皮帶扣子上方的肌膚,又說:「繼續。」

白衣。

积分
19
帖子
21
0 点
不离值
3
797 粒
4 颗
0 滴
在线时间
57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1 00: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看你還說不說分手。」鄭允浩糯著聲線跟金在中說,倒是後者想起來又氣了,立刻從鄭允浩身上站起來說:「你混賬還說!是你錯還是我錯啊!!」

鄭允浩抬頭看了看金在中,邪魅地扯起嘴角,沉著語氣說:「不知悔改。」

鄭允浩說得小聲,金在中沒聽著,於是啊了一聲,怎料下一秒,自己的命根就被鄭允浩含進嘴裡,令他不禁驚呼。

「你、幹嘛!」

鄭允浩眼珠往上挪,看進金在中動人的雙眸,直到感覺自己口中的那物又漸漸脹大,這才鬆了口道:「...誰讓你不知悔改。」

「你、啊嗯!」

「不、混蛋!鬆口!」

「哈啊、停了!嗯...」

「啊啊...哈啊、嗯!哈啊...」

就這樣,我們金總又被做了個體無原膚。

——————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這麼生氣?」鄭允浩美人在懷,倒是想起這麼一宗事情,於是好奇地問道。

「哼!」美人不理他。

「我做什麼不對的?」鄭允浩不死心地又問。

「哼!」美人還是不理他。

「說嘛~」這次耍無賴賣萌了,為求美人回眸。

「我這十五萬輸得不值得!明明我選的人比沈昌珉選的要好!」

「什麼?」

「我說,我跟沈昌珉賭,我們各自找人寫個企劃,你選誰了就誰贏,賭了我十五萬!」

鄭允浩心想...

…...

...所以就這樣,氣了他一個月?

—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