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31|回复: 1

[原创完结] 婚后恋爱的终极形态[架空/灵魂互换] BY:不弃家的豆花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33
帖子
1438
0 点
不离值
51
8604 粒
21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92 小时
发表于 2019-2-9 18: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设:高冷怕麻烦醉心国事的皇帝×懒散没追求励志混吃等死的男皇后

架空古代,灵魂互换

依旧短小hhhh

水楼:http://www.ibelieveyj.com/thread-69-1-1.html

字数:6806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833
帖子
1438
0 点
不离值
51
8604 粒
21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9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2-9 18: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允浩是被一股子浓浓的木樨香熏醒的。

他昨日批阅奏折到三更,这才略合了合眼,于是皱着眉唤在殿外值夜的太监何福:

“何福……”

外间无人应。

“何福!”

这次的声音大了些,外面终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隐约还传来对话声,听着竟像是两个小宫女。

郑允浩一惊,本来混沌的思维陡然变得清楚起来。

常用的香料不对,值夜的宫人不对……

郑允浩摸了摸自己的喉结,说起来……似乎连他的声音都有些不对劲。

外间的蜡烛被依次点燃,寝殿内有了些微光亮,郑允浩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绣了天凤的帷幛。

等等,这不是他的寝殿!

郑允浩“腾”的坐起来,还不等下床,掩着的帘子就被两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宫女掀开:

“主子,怎么了?”

“可是做梦惊着了?奴婢去给您倒杯热茶来。”

自当政以来,几乎不进后宫的郑允浩隐约辨认出这是他的男后金在中身边的两个大宫女,但是若说要叫出她们的名字,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道:

“去将镜子给朕……给本宫取来。”

深更半夜突然要照镜子确实听起来就很二百五,但是主子就是主子,两个宫女对视了一眼,其中着绿色宫裙的宫女很快便取了快镶金的手靶镜过来。

郑允浩心下忐忑,不等她递过来,便一把伸手夺过,就着烛火照了照。

镜子里是一张叫人惊艳的面孔。

皮肤极白,眼睛大而圆,因刚刚醒来,还染着几分水汽,嘴唇红润饱满,鼻梁挺翘,五官无一不精致。

这……

这……

这……

分明是他迎进宫来的那位出身武将世家的男后金在中的脸啊!

郑允浩手一松,镜子“咣当”一声砸在了床沿上。

“主子!”

大约是平日里并不多么威严的缘故,两个宫女并没有吓得跪下,反而都拢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他如何了。

郑允浩压下心头泛起的惊涛骇浪,摆了摆手,强做镇定的道:“无事,下去罢。”

两个宫女面面相觑,虽一头雾水,却只能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外间的烛火再次熄灭,郑允浩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自己的男后?

金在中又是否已经变成了他?

他们什么时候才会互换回去?

如果换不回去,日后该怎么办?

郑允浩百思不得其解,做出了一万种假设,最后却一一推翻,只得寄希望于明日见到金在中之后,再做打算。

皇帝和皇后的魂魄互换,若是传扬出去,只怕要掀起轩然大波,甚至动摇国本,为了保险起见,他明日还得扮成金在中的样子。

想到这里,郑允浩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金在中平日里是什么样子。

先帝去年驾崩,他作为皇太子顺理成章的继位,按照东朝的规矩,妃嫔无碍,但是后位必须是男子,所以他继位后不到半年,便在一班老臣痛哭流涕,要死要活的纳谏下,迎了忠国公的小儿子金在中入宫为后,一来传言这位小公子有天人之美貌,二来可以笼络忠国公一家。

大臣们考虑的事无巨细,郑允浩却觉得很烦。

他幼时看多了后宫的勾心斗角,无论迎了什么人入宫,哪怕是天仙,也只觉得厌烦,更何况他继位不久,国事繁忙,所以虽然大婚已经半年多,却至多只见过金在中两三次,还都是在各种大型祭礼上。

他的男后……仿佛是个挺懒散的人?

郑允浩努力的回忆了许久,最后终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因心中有事,加之平日里已经习惯了作息,所以第二日一早,天刚亮他便醒了过来,唤了宫女进来洗漱。

“主子今日怎么醒这么早啊?”

两个宫女看起来也还没睡醒,但是动作却依旧麻利,郑允浩看了一眼桌上的更漏,憋住了“都这个时辰了,还早么”的问句。

“今日……”不知道金在中平时都做些什么的郑允浩一边别扭的看着宫女把玉冠帮他带上,一边含糊的问,“可有什么安排?”

“啊?”那宫女被问的一愣,脱口道,“您不是说,天气开始冷了,所以这几日都要在床上躺着过么,昨儿您不是还让翡翠去内务府给您新打了个可以在床上用膳的小桌么?”

郑允浩:……

所以他每天忙于国事忙的觉都不够睡,而他的皇后在初秋就打算冬眠了?

“那……嫔妃们什么时候来请安?”

郑允浩依稀记得,除了金在中这个男后外,他后宫里还有两个高位的妃子,三个嫔,一个贵人,都是继位之初,为了安定朝政选入宫的,只是别说是长什么样,他现在连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啊?”自宫女这回更加惊讶了,“您不是早就免了她们的问安,只要每月初一十五过来一回就行了么?”

郑允浩:……

行吧。

“主子,您今日……”

那宫女还不等说出“您今日怎么怪怪的”,就见平日总是懒懒散散,仿佛没骨头一般的金皇后站了起来,腰背笔直的道:“走,随我去见皇上。”

“见见见谁?”

“皇上,”郑允浩早就想好了借口,“秋日祭礼的日子就快到了,本宫贵为皇后,自然要和皇上商议一下。”

两个宫女傻了眼,郑允浩余光扫了一眼镜子里唇红齿白的自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真是太不习惯了。

主子执意要去,宫女也只得跟着,一行人才走出了殿门,就见宫里的管事太监匆忙的跑了过来,说话都结巴了:

“主,主子……皇,皇上,皇上来了。”

郑允浩眼睛一亮,看来他的猜测没错,果然他和金在中的魂魄互换了,他变成了皇后,而他的皇后变成了他。

“朕……本宫知道了。”

“主子,皇上来了,咱们得去前面跪迎的。”

眼看着主子站在原地背着手不动,两个宫女总觉得自家主子哪里怪怪的,于是小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郑允浩闻言皱眉。

他跪金在中?

开什么玩笑。

“主子……”

绿衣裳的宫女还要再劝,却瞧见传闻一向冷淡而沉稳的皇上拎着龙袍的袍摆,慌慌张张的朝这边跑,后面跟着一连串的宫人,表情一个赛一个震惊。

郑允浩:……

宫女太监们:???

为什么皇上皇后看起来都这么奇怪?

“郑允……”

眼看着顶着自己的脸,还冲过来直呼自己的名字的金在中,郑允浩忍住捂脸的冲动,抢着先道:“臣参见皇上。”

眼见着金在中一脸如遭雷劈的表情,郑允浩又径直对跟在他身后的何福道:“皇上今日身体不适,休朝一日。”

何福:“啥?”

打小就跟着皇上服侍的何福一脸茫然,从今早开始,皇上就有点不对劲,先是疯狂照镜子,然后就一个劲儿的问宫人自己是谁,最后发疯似的一定要来找皇后。

明明平日里最烦到后宫来的。

在场众人表情各异,郑允浩看金在中满脸痴呆的样子,压着火气朝金在中使眼色,后者这才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做作的扶着额,在原地晃荡了几下,口中道:

“对对对,朕……不适不适,特别不适,今天放假放假。”

郑允浩:……

这个演技太浮夸了。

“皇上便先到臣的宫中休息片刻吧。”

两个莫名其妙被换了魂魄的人终于胜利会师,郑允浩记着自己现在的皇后身份,刻意落后两步,示意金在中先走,后者大约是极度慌张,见状直不楞登的往殿内走,过门槛的时候还绊了一下。

郑允浩:……

他的皇后原来这么蠢的么?

屏退了宫人后,郑允浩和金在中相对而坐,本来就不太熟的两个人一时无言,这事情说来离奇,闻所未闻,若非亲身经历,只怕是谁也不敢信,偏偏这会却真实的发生在两人的身上。

“你……”

对着自己的脸说话实在是太诡异了,郑允浩端起茶碗,连喝了好几口才静下心来,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遍,然后等着金在中开口。

“也差不多,一觉醒来我就睡在龙床上了,何福叫我起来去上朝,吓死我了,”不知道心大还是因为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人,金在中的脸色看起来好了很多,“怎么会这样呢……”

两人说了各自的经历,却依旧毫无头绪,郑允浩闭了闭眼睛,觉得格外疲惫,再睁开时,却发现金在中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于是问道:

“你看什么?”

“以前照镜子的时候看不清楚,”金在中托着下巴眨巴眨巴眼睛,“现在这么一看,我真的长得挺好看的诶。”

郑允浩:……

“不过幸好是咱们俩互相换了,”金在中出生将门世家,父亲是忠国公,母亲是安阳郡主,两个哥哥都封了将军,一个姐姐封了公主远嫁和亲,身份尊贵得很,对郑允浩这个帝王,也没那么诚惶诚恐,说起话来随意了不少,“万一你要是和哪个妃子换了……”

金在中的视线飘到郑允浩的下半身,意有所指的笑嘻嘻的道:“那个啥……可就没有了。”

郑允浩莫名觉得下身一凉。

“今日下午本还要见内阁大臣,你……”本来想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金在中听,让他模仿自己去见大臣,现在看来,只怕是要穿帮,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道,“你还是依旧称病,谁也别见,到晚上就来这里,我们再商议如何解决。”

“那我回去就躺着?”

“嗯。”

“那看来皇帝和我平时过得日子差不多啊。”

金在中嘀嘀咕咕的走了,郑允浩气的差点捏碎手里的茶杯。

到了晚上,金在中果然如约前来,指明要宿在皇后宫中,这一旨意震动阖宫上下,连早就虔心礼佛,不问世事的太后娘娘都惊动了,特赐了玉如意下来。

皇上不喜欢男后,连嫔妃都从不临幸,如今突然转了性,几乎整个皇宫都热闹起来,大太监何福更是喜气洋洋的,还特意吩咐御膳房炖了补肾壮阳的汤药来,然后把宫人们都远远的遣走了。

“壮阳的?”进了寝殿终于可以脱掉龙袍的金在中端起药碗闻了闻,然后抬眼打量郑允浩,“给你喝的啊?”

面对抓不住重点的金在中,郑允浩只觉得头大如斗,不想解释,但是却不得不为自己正名:“我不需要。”

“我也不需要,”金在中指了指郑允浩道,“我这个身体很好用的。”

郑允浩:……

“不过咱俩现在这个情况,”金在中有些也难的看了看占据了自己的身体的郑允浩,很认真的问道,“侍寝的话,是你上我,还是我上你啊。”

“闭嘴。”

郑允浩忍无可忍。

“哦,”金在中怂怂的闭了嘴,郑允浩看着自己的脸做这样的表情,更觉得头疼。

“今日装病暂时挡了过去,但若明日还不能换回来,”郑允浩目光深沉,“你就得替我去上早朝。”

“啊?我不行的!”

金在中连连摆手,郑允浩却不给他反对的机会:“国不可一日无君。”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替你上了朝我也听不懂啊。”

这倒真是个问题,装病不行,但是让金在中替他去了胡说八道更不行,郑允浩沉默了一会,道:“明日我随你一同上朝。”

“能行么?”

“不然你自己可以?”

“不可以,”金在中乖乖闭了嘴,“我困了,想睡了,你睡么?”

郑允浩:……

“不过睡之前,你要不要嗯嗯啊啊叫一下?不然明天宫里又要有传言,说你不行……”

“你给我闭嘴!”

“好吧。”

两人吹了灯上床,并排躺下之后,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默契的同时翻了个身。

看着自己的脸睡觉真是太奇怪了啊啊啊!



郑允浩第二天一早便穿了皇后的礼服虽金在中一起去上朝,何福虽然惊的话都不会说了,却依旧给郑允浩搬了把椅子放在了龙椅边上。

“皇后主子这里请。”

郑允浩冷着脸坐下,看着金在中一脸好奇的坐在龙椅上这里摸摸,那里拍拍,突然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

只怕接下来的早朝不会好过。

果然,如他预料的一样,早朝开始之后,顶着他的脸的金在中便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的”混乱状态。

“皇上,宋城大雨半月不止,河堤被冲垮……”

金在中:“宋城在哪儿?”

户部侍郎:“皇上?”

郑允浩一哽,凑过去小声道:“你说让户部拨款。”

“哦,”金在中鹦鹉学舌,“你说让户部拨款。”

众大臣:……

如此情况在之后的半月里,反复出现了数次,郑允浩觉得身心俱疲,然而,反应更大的则是大臣们,他们对于皇后娘娘每日陪皇帝一起早朝,还时常小声提意见的因为非常不满,于是在某日早朝上,由老御史进言:

“皇上,老祖宗的规矩,后宫不得干政!如今皇后娘娘日日陪您早朝,实在是不合规矩,望皇上三思啊!”

朝臣们纷纷跪下应和:“皇上三思!”

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但是确实一直没有想到应对之策的郑允浩正在沉思,就听金在中道:

“放肆!皇后娘娘满腹经纶,雄才伟略,即便干涉朝政,那也是利国利民,”假扮了许久皇帝的金在中板起脸来还真有几分郑允浩从前的气势,“更何况,朕爱皇后至深,帝后一体,他为何不能陪我早朝?”

老臣被堵的哑口无言。

郑允浩表情复杂的看着得意洋洋的金在中,心中浮起几分异样的情绪。



自打金在中在早朝上秀了一波恩爱,加上大臣们也觉得皇后娘娘确实有几分才学,并非传言一般的懒散,也就慢慢接受了皇后陪同早朝的事实。

而几个月过去了,一直没有换回来的两人也慢慢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为了不穿帮,郑允浩和金在中每日同吃同住,以至于帝后是真爱的谣言没多久就传出了后宫,传遍了大江南北。

后宫嫔妃们见皇上有了这个心思,便也活络起来,暗地里各显神通,几次把还顶着郑允浩的脸的金在中堵在路上,妄求一夜君恩,弄得金在中哭唧唧的去和郑允浩抱怨:

——要睡也是你去睡啊,不对,你现在是皇后,去睡妃子算怎么个是啊。

郑允浩听了也觉得荒谬,便趁着妃嫔来请安的时候,狠狠的敲打了他们,后宫于是消停了,谣言传的也就更离谱了。

皇后不但是皇帝的真爱,还是唯一的真爱。



“其实我觉得咱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赶走了宫女太监后,穿了龙袍的金在中躺在榻上吃点心,而做男后打扮的郑允浩则坐在桌前处理堆成山的奏折,听见金在中说话后,他抬头看了看,然后道:

“少吃点,我不想看着我的身体被你占了之后,每天胖一斤。”

拿着桂花糕的金在中委屈巴巴。

“还有别用我的脸做这种表情。”

“那我还没嫌弃你天天用我的手练剑呢,都起茧子了,”金在中嘟嘟嘴,郑允浩不忍直视的低下头,结果嘴里却被塞了块桂花糕,金在中在他耳边恶狠狠的道,“要胖一起胖!”

郑允浩虎着脸嚼了嚼,眼底却浮现一些笑容。

就像金在中说的,虽然暂时换不回来,但是目前这个情况却已经比他们想想的好太多了。

至少他的男后……还挺有趣的。



然而天不遂人愿,不过两个月后,边境爆发战乱,一连派去三位将军都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八百里加急,请求皇上御驾亲征。

“御御御御驾亲征?”

坐在郑允浩边上一边看折子一边吃香瓜的金在中吓得瓜都掉了。

“茹茹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我做太子的时候,曾在那里守了三年,打过几次胜仗,所以他们才会希望我御驾亲征。”

“好厉害啊,”金在中一本正经的鼓掌,旋即想起自己才是“郑允浩”,于是又苦着脸道,“可是现在我是你啊,我连茹茹在哪儿我都不知道,武功就更不会了。”

“你出身武将世家,怎么什么都不会。”

“因为懒。”

金在中理直气壮,郑允浩无言以对。

“那现在怎么办啊?”金在中抱着郑允浩的胳膊,可怜兮兮的问,“真的要我去么?那你就登着给我收尸吧,等我死了,你……”

“胡说什么!”

郑允浩打断金在中的话,合上奏折,片刻后道:“我去。”



三日后,皇后因“皇上国事繁重,愿为皇上分忧”为由,代皇上出征茹茹,皇帝万分不舍,亲自送皇后至城门口。

“回去吧,”郑允浩一身戎装,看着追到门口的金在中,小声道,“最近可能遇上的事儿,我都写下来了,信就放在枕头底下,若实在应付不过去了,就装病,或者躲到母后那里。”

“嗯,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啊,”金在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好半天才嘟嘟囔囔的道,“我舍不得你。”

郑允浩心下一软,附身亲了亲金在中的额头。

众大臣:???

皇后娘娘亲皇上?

咦,攻受怎么反了?

“等我回来。”

“嗯。”

郑允浩策马而去,金在中站在原地看了许久,喃喃道:“别说,我的脸还挺适合穿盔甲的。”

何福:“皇上您说啥?”

和茹茹一族的战事果然打的很费劲,郑允浩带着将士们浴血厮杀了一个月有余,才将他们歼灭大半,而那些本来对他的“皇后”身份很不服气的将士们也都臣服,说他作战很有皇上当年的风范。

能没有么……

郑允浩脱了铠甲躺在简易的床上想,因为他就是皇上啊。

也不知道宫里那个怎么样了。

他想着金在中,想的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确实被何福叫醒的。

“皇上,该起了。”

“何福?怎么是你?”

“这……可不就是奴才么,皇上?皇上?”

郑允浩赤着脚跳下床,果然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脸。

他回来了!!

然而喜悦是短暂的,他接下来就想到了……

“皇后呢?”

“皇后主子代您出征了,昨日不是还送了战报回来?”

金在中自个在边境!

郑允浩心下一凉,语速飞快的道:“传旨下去,朕要御驾亲征,亲自接皇后回来!”



郑允浩带着人马不停蹄的赶了两天三夜,终于在天亮时分到了地方,早就接到八百里加急的将军们出来行礼,却见皇帝跳下马来,扔了鞭子就问:

“在中呢?”

“皇后病了。”

“什么?”

不等人把话说完,郑允浩便火急火燎的掀开了帘子。

“在中?”

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出现在战场上的金在中早就吓坏了,听见了郑允浩的声音,光着脚便跑了出来,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你总算来了,吓死我了,呜呜呜……”

“我来了我来了。”

“没事了,别怕。”

帝后很恩爱,大臣很懵逼。

皇后娘娘这画风不对啊,前几天不是还冷血无情的把人头当韭菜砍的么?



有了郑允浩的加持,战事没多久便结束了,班师回朝后,照例是论功行赏,赏完了将士,郑允浩便去后宫找金在中,刚到了门口,就听里面的人说:

“唉,还是这张脸看着舒服,就是皮肤最近都弄得不好了,翡翠,去给我磨点珍珠粉来。”

郑允浩:……

出去拿珍珠的翡翠看见郑允浩赶紧行礼,后者示意她们下去,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你你你怎么来了啊。”

金在中觉得自己脸有点烫。

“论功行赏,大臣们都说皇后劳苦功高,朕当亲自道谢,何况帝后恩爱,人人皆知,我怎能不来。”

“那……那不是假的么……”

金在中捏着手里的玉佩,抬头看了郑允浩一眼,后者见状附下身来,口中道:“是么?可我觉得是真的。”

“皇上的真爱是皇后,那皇后呢……”

“就……就你啊。”

“大胆,跟皇上竟然还你啊我啊的,你说朕该怎么罚你?”

被捉住了的金在中瞪眼睛,郑允浩笑着摸了摸他的脸道:

“对了,你以前不是问我,应该是你上我,还是我上你么,现在倒是可以给你个答案了。”

郑允浩把金在中按在床上,在他的耳边道:“自然是朕……上了你了。”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