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487|回复: 3

[原创连载] 我是谁[夏日祭/现代/he] BY: 皈依米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249
帖子
290
1 点
不离值
30
6754 粒
60 颗
9 滴
在线时间
272 小时
发表于 2019-5-31 15: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皈依米 于 2019-5-31 15:39 编辑

不知道说什么好,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49
帖子
290
1 点
不离值
30
6754 粒
60 颗
9 滴
在线时间
27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5: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闭上眼睛的夜晚,你将进入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充满着爱与感动,惊悚与刺激,仿佛和现实的世界没有区别。可它却是假的,这是一场梦,梦里什么都可能会出现,只是会在你睁眼的瞬间消失不见。
  每个人都有梦,可郑允浩是个例外,作为一个每天奔波在地铁上的上班族,他已经这样空洞睡眠二十多年,从来没做过梦。
  或许这是好事,不用像他得同事一样,每天醒来腰酸背痛,被半夜惊醒到不敢入睡,但更多的是遗憾,他也想尝试那样的感觉。
  “地铁前方到站…”
  郑允浩像往常一样,啃着面包走出地铁,作为漫画公司销售链上的一环,朝五晚九的生活再普通不过。
  他的公司就在地铁站上面的国贸大厦,租了整层楼,也不过就五个员工,一个人顶十个的业务能力,让他在这仅仅五个的竞争环境中没有敌手。
  刚走出地铁站,耀眼的阳光刺人,郑允浩眯着眼睛往阴凉地方走,现在已经是七月,烫人的温度透过衣服有增无减。擦身而过形形色色的路人,他恍惚听到有人在说,今天会有奇观,是日全食,很短暂,也不过就几分钟的时间。
  大厦的屏幕上滚动播放这条消息,提醒人群在日全食到来时,尽量站在原地不要动,防止发生踩踏事件。全区的夜灯都进入备战状态,只要天一黑,灯就会亮。
  “还真是想的周到,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放假一天吗?”
  郑允浩活动活动酸痛的脖颈,为了新一季度的业绩,他已经加班快一个星期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拿着包,快速往大厦门口走,却在拐弯处撞到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
  郑允浩在感觉到撞击之后,立马后退一步,看着眼前的人,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人,甚至惊艳,这个男人和他差不多高。穿着一身如同汉服的古代装束,正眨着眼睛看他,或者说是打量。
  Cosplay并不少见,可最近国贸大厦似乎并没有腾地方来办任何漫展。
  “没关系。”
  郑允浩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欣喜,被人撞了还能够开心的真不多,更有可能是他挺懂礼貌,给自己加了分。
  得到没问题的回答之后,郑允浩没想停留,对他点点头之后就准备擦身而过。突然耳边传来很多人的尖叫,是没见过世面的尖叫,他也停下了脚步,转头跟着看过去。
  是日全食,正在吞没这个太阳。
  看上去确实足够震撼,阴影正逐渐扩大,很多人拿出手机开始拍这样的情形,很兴奋的准备发朋友圈。
  郑允浩没有动,他只是这样看着,却听到刚才那个男人,低声说了一句:“糟糕。”
  他似乎并不享受这样的景观,甚至在惶恐不安,郑允浩出于好心,走上去关怀:“需要帮忙吗?我带你去大厦里休息一下吧。”
  男人抓住他的手臂,皱着眉头看他,半天挤出一个字:“好。”
  郑允浩反抓住他的胳膊,带着他在人群中往大厦中走,眼前的路越来越暗,日全食的速度只在他们走出去几步,已经天色全黑。
  在黑暗中,郑允浩觉得扶着的人越发冰冷,耳边的人声全部静寂,他在等着路灯的亮起,可两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
  他出声询问,可没有人回答他,郑允浩在心里盘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松开扶着男人的手,张手四处摸索了一番。
  这里仿佛不在是那个传统意义上的世界,这里是哪里?郑允浩的内心倍感压抑,他的手心在冒汗,而寂静之后是渗人的时钟声,脚步声,眼前的场景在不断变换,而他也在坠落中不明所以。
  当郑允浩落地的时候,又是一个新的场景,此刻他开始怀疑他在同事们经常跟他说的梦里。
  活见鬼,这可真是白日做梦了。
  再想起刚才那个男人,或许真的是鬼,后背不禁更是发凉,因为他实在太清醒,甚至当他设想下一个场景时,那场景就真的出现了。
  “日全食的代价也太刺激了,到底什么时候结束。”
  郑允浩想普罗大众应该和他一样,正在经历着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等到日全食结束,就会正常了。
  仿佛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黑暗终于散去,郑允浩还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人收起手机开始形色匆匆,郑允浩也跟着进入了大厦。
  当他站在办公室时,所有同事盯着他移不开眼睛,幽幽问出一句,你是谁?
  郑允浩目光扫过反光玻璃,瞳孔放大,为什么他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样子。
  “我,是谁?”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49
帖子
290
1 点
不离值
30
6754 粒
60 颗
9 滴
在线时间
27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 21:17: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皈依米 于 2021-10-1 21:18 编辑

    郑允浩被“遣送”出公司,他的解释看起来很苍白,上个班的功夫就堪比整容,没有人信他的话,他站在国贸大厦门口,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就在他准备坐地铁回家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是他的顶头上司,叹口气接通之后,远离耳朵,质问他为什么迟到,还没来上班。
  “对不起,我需要请假一周…”
  明明里站在外面,却要说着请假的话,郑允浩挂掉电话坐上了地铁,地铁里人来人往,偶尔抬头透过对面的玻璃,他能够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长得很帅,妥妥撕漫男,和自己原本的脸有相似之处,如果一定要对比,那以前是普通,现在是可以出道的明星了,郑允浩摸了摸自己现在的脸,他已经淡然了,二十多年不做梦这种新奇事都有。
  回到家,郑允浩去超市购买了很多食物囤起来,目前这样,大概率是不能一直在外面晃悠,身份不匹配,遇上事麻烦。他收拾好一切,坐在电脑前开始搜索,结果他失望的发现,没有人和他一样,除非在科幻小说里。
  “晦气。”
  要是现在给研究所打电话,可能真有人会把他拖去做研究,这对于无父无母的孤儿来说,也没人会去阻止。郑允浩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折腾一天,他翻身上床,想着也许明天醒来一切又变回来。
  闭上眼睛,他脑海里浮现了大厦前撞见的那个人,他又起身坐到桌前,凭借着记忆画出了那个人的样子,扫描进电脑,搜索相关信息。忽然网页跳出一则广告,是寻人启事,在一张老旧报纸的一个角落,贴着金主的样子,和他今天的记忆吻合上了。
  “19…33年…”
  郑允浩放大信息十几倍,他没有看错,是1933年,一个人活不了那么久,但是长相能够这么像,也很神奇。他打印出这则消息,躺到床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他找到了一条有用的信息,这家报社经过百年,还在!
  有年头的报社,一般都慢慢兼并做大,各地也有自己专门的报纸,这种小门面能够撑这么久还没有失去根,让郑允浩起了兴趣,他手上的资料很少,必须去一趟A市才能查到更多。
  郑允浩就提着行李出远门了,他订了一张高铁票,从H市到A市需要六个小时,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匆匆掠过,天色由明到暗,到达A市是晚上八点。
  饭是随口在高铁上糊弄的,下了车郑允浩就打的往峰涛路去,两边不少店铺还亮着灯,没有歇业。郑允浩拉着行李,先找了一家酒店安排住下,再出门根据导航的指引去探探路,可惜…等他到已经十点多了,扑个空。

  郑允浩走进旁边一家还在收尾的糕点店:“麻烦打听一下,这家报社每天几点开门?”

  店员偏头看了一眼:“早关门了,就门面还留着,几个月也不见开一次门。”
  “那请问见过这个人吗?”
  郑允浩拿出了他打印的照片,里面的男人长相标志,但凡见过,肯定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店员的反应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隔壁的老板,神出鬼没,有时候夜深了会来买点吃的,也没碰见过几回。”店员看郑允浩问得这么起劲,“怎么?你是星探?”
  “没有,我随便问问。”
郑允浩推门准备出去,又回头问了一句,“那他叫什么你知道吗?”
  “好像是姓金。”
  这个男人姓金,而他现在就还活着,1933年的照片,一模一样的人,招贴的寻人启事,都让郑允浩一头雾水。
  如果在请假的期间,不能有些进展,那他还是回不去,郑允浩一路想着,回到酒店折腾了一番,直到夜里两点才准备睡觉。
  而他三点就惊醒了,因为他做噩梦了。
  这个梦并不独特,是他在孤儿院的往事,独特就独特在,他竟然会做梦了。
  郑允浩坐在床头,眼睛有些酸胀,他揉了揉眼角,朦胧中他似乎想起在孤儿院的门口,他见过这个姓金的男人。这个男人站得隐蔽,总是勾着嘴角盯着他们这群人,现在看来,难不成是在看他?
  “听说有一种人活不过三十岁…”
  枕头旁边的小说正好读到这句话,机械音的朗诵,让郑允浩心头一惊,慢慢回过神,他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又重新躺下。
  “这个姓金的男人到底是谁?”
  再后来一觉到天亮,好在没有做梦了,睁眼已经是早上九点,收拾出门吃个早饭,溜达到报社门口,门依旧是关着的。
  A市不算繁华,是个新旧交换的城区,比如H市差远了,街道的行口坐着很多老人家打牌下棋,聊天喝茶,慢节奏的生活看上去很惬意。
  郑允浩走来走去,在街道角的石墩上坐着,这时候有个小老太太拄着拐走过来,脸上褶皱堆在一起,看起来年纪挺大。
  “来旅游啊,小伙子。”
  “来找人。”
  这老太太不是善茬,要么是八卦婆,要么是推销产品的,这么大的年纪,后者可能性不大。郑允浩瞧着反正也是等,不如随便聊聊,时间过得也快。
  原来A市一直被政府压着不让开发,说是要保留些原汁原味的古建筑,不想投身现代化建设的洪流里,所以发展的一直都比其他市要慢。很多的房子也有幸能够保存下来,也因为这样,年轻人多数都出去打工了,这里要么是不求上进的,要么就是这些留守的人。
  “你找的人可能早就搬走了,不过…我看你倒是有点眼熟,怕不是哪家老奶的孙子吧。”
  “我找街边那家报社的老板。”
  “他?”小老太的脸色冷下来,“你来找他干什么,啊,我想起来了,你不会也是什么旧文化的什么什么者,来采访他写传记的?”
  郑允浩没想到还能扯出这一茬,摆摆手:“不是,我不是记者同行,我找他是想问问一张寻人启事。”
  “巧了,他也在找一个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249
帖子
290
1 点
不离值
30
6754 粒
60 颗
9 滴
在线时间
272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 21: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找谁?”
  “找这个店铺的老板。”
  郑允浩听得一头雾水:“这个店铺有几个老板,我来找老板,老板也要找老板?”
  “你想知道?”小老太凑近,压低声音,“没人知道真正的老板是谁,说起来还有些年头了,我年轻的时候也去报社登过小诗,那时候人山人海啊,好多小年轻抢着进来工作。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老板,刚上任是个大胡子,别个小黑眼镜装文化人,后来我再来老板就是个小年轻了。”
  正常的人事调动,买卖转手按理说也没有特殊的,郑允浩从这段话里只听出了报社老板换的勤,他皱起眉头:“然后呢?”
  “之前的老板失踪了,还张贴了寻人启事,最后也没找到,就我记忆里…可能就有两三次这样的事发生。”
  听上去毫无关联,又有些让人匪夷所思,郑允浩聊了一会儿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干脆又回到了酒店。就在他感觉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敲门,他透过猫眼看到了那个人,他赶紧打开门,这个男人长得和几天前撞到他的人一模一样,但是又有些说不上来的违和。
  “你是那家报社的老板?”
  “有人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递到郑允浩眼前的是一个木盒子,木盒不大,上面有着精美的纹路,看上去装得是贵重物品。郑允浩思前想后,还是接过了盒子,盒子很轻,档口没有上锁,很好打开。
  “谁让你交给我的?你又是谁?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面前这个美貌的男人没有回答他,只是叮嘱了一句,一定要收好就离开了。
  郑允浩原本打算追,但是好奇心趋势,他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木盒上,关门进屋,坐到床边打开木盒。里面是一缕剪下来的黑色发丝,一端绑着红绳,打理的很整齐。
  为什么要给他头发?
  郑允浩收好木盒,打开门顺着刚才男人消失的地方追出去,他跑到前台去问客服,客服用看傻子的表情,告诉他,刚才没有人经过。
  “不可能,一定有的!”
  “先生,你要不要叫120。”
  手里捏着的木盒是真实存在的,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可能是假的,他的脑袋开始酸胀,似乎无数的记忆片段绞在一起。郑允浩捂着脑袋艰难蹲了下去,吓坏了酒店的人,被搀扶了旁边缓了好久,他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郑允浩推开所有人,跑进电梯上楼,收拾好东西在医生来之前从安全通道跑了。
  酒店的人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住户的身影,只能在用户登记蒲上划掉这个住户的名字。
  这个住户叫,吴品。
  郑允浩逃出去之后,给自己买了一张回H市的票,他的假身份证没有露出破绽,顺利登上了高铁。他或许是太累了,靠在窗边睡了一会儿,高铁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在几秒之后,强烈的坠落感让郑允浩心脏惊疼。他一身冷汗,睁开眼睛,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在那个坠落的桥上,他看到了那个男人,冷冷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仿佛是个人形雕牌。
  郑允浩握紧手里的木盒,他慌忙看了看最近的站台是哪个,提前下了车,出了车站他随手把旧票扔进垃圾桶。
  这个乘客叫,叶勇。
  郑允浩换了辆大巴车,一路上没有再敢闭上眼睛,过了四个小时才到H市的南站,刚出站口就被人围上来,可是这些人他都不认识。
  “哥,你下次能不能买早点的票,我在这里等你好久,快被蚊子咬死了。”
  “你认错人了吧?”
  这个女孩子看上去二十多岁,上来就挽住了郑允浩胳膊,一点也不见外,郑允浩推开她,四处看了看,他确实不认识她。
  “你是郑允浩吧,出去旅游一趟,准备回来和家里断绝关系是吧,还问我有没有认错人,我才二十二,眼睛好使得很!”

  “我不是孤儿吗?”
  “你有病吧,你怎么会是孤儿。”
  奇怪的事情发生太多,也就变成了常态,郑允浩没有再跟她抬杠,安生的坐在电动车后面回家。
  这个家郑允浩的记忆里没来过,是个复式小洋楼,有个铁门,看上去有点钱,院里还养了一条大黑狗,见到郑允浩狂吠不止,好像见到了脏东西一样。
  很快,郑允浩了解到,这家是个开店的,一家四口,小资生活,这和他一直以来的孤儿记忆安全不一样。家里的相册,都证实了这个人和他一模一样,或者说,和他变化了的这张脸一模一样。
  吃饭的时候随口搪塞几句,在外面旅游的见闻,郑允浩早早洗漱完,关上了房门。他的生活彻底被打乱了,他拿出手机惊讶的发现,之前公司的电话全部消失了,就连加上星号的重要客户都不见了。
  见鬼了!真的见鬼了!

  他握紧手里的木盒,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外面月色很亮,透过窗户照进来,郑允浩目光看过去,慢慢有了睡意。睡得越来越热,他蹬掉了身上的被子,却止不住汗水往下流,眯起眼睛跳跃的火光迅速蔓延到他眼前,如同蛇一样灵活。
  郑允浩的意识清醒,可身体动不了,他知道这是梦,在火光的那头,他看到了模糊的人影,随手丢下一个瓶子,又转身离开。
  “谁?你他妈是谁!”
  怒吼之后,郑允浩推开窗,直接从二楼跳到草坪上,身后火光还在烧,他没有冲进去救人的想法,因为这一切一定又是假的。
  屋里照片上人的模样开始变化,户口本大儿子那一栏,落款,赵一凡。
  他冲出院子,发现自己正站在大巴站出口,有个骑电动三轮车在他耳边一个劲的问他,要不要上车,想要去哪里。
  郑允浩坐进去,报了家里的地址,在楼下往上望时,如果开门的是别人,他要怎么解释…最后还是往回走,走到了路口孤零零站着,耳边一阵喇叭声,冲破了眼前的空气。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10-28 19: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