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266|回复: 2

[原创连载] 月神升职记[婚庆/十二月系列]BY:Metatron_朝羽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502
帖子
538
1 点
不离值
23
19094 粒
94 颗
8 滴
在线时间
3925 小时
发表于 2019-6-10 22: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etatron_朝羽 于 2019-6-26 14:49 编辑

婚庆快乐,爱不离七周年快乐


文案:天宫十二月神掌管花草农事,金在中初入天宫做十一月月神——葭月神,在与荷月神偶遇相处间找回记忆,原来他们曾是神仙眷侣,千年离别后,两人是否再续前缘?

葭,读JIA,为初生的芦苇, 读XIA,为荷叶。


字数:待续

水楼:戳这里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20 开坑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爱白菜ヾ( ̄▽ ̄)ヾ低头悲伤不如抬头快乐向前
水楼地址:Metatron_朝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502
帖子
538
1 点
不离值
23
19094 粒
94 颗
8 滴
在线时间
392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2: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tatron_朝羽 于 2019-6-26 15:03 编辑

卷壹:新月神

  二月十二花朝节,大地回春,草木萌青,洛阳城内百花开,赏红拜花神,吃花糕,行花令,对酒吟诗,热闹非凡。

  “衣衫单薄体态纤,腮红面白尽素颜,不与百花争娇艳,东风第一枝头先。”一名清秀男子坐在案前,手中捏着杏花轻声吟道。

  “好!子贤兄好文采,来来来,让你我对饮一杯。”旁边人恭敬道,举起岸边的白酒一饮而尽。

  被唤做子贤的吟诗男子微微一笑,将花搁于案上,拿起酒杯和那人示意便仰头喝下。

  ......

  冬去春来,这是民间最为重要的民俗活动——花朝节,用来纪念百花之神女夷娘娘的节日。前夜,一群百花之精纷纷潜入洛城大小花园,争相开放,吸引市井百姓的注意与赞美,得以攒功德涨灵力。花朝节当日,天界众仙也耐不住寂寞,化为凡人参与人间这一盛世中来,十二月神作为掌百花,管农事的上仙,自然也要来花朝节凑份热闹,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女夷娘娘座下的几位百花仙子。

  “大地吐绿,万物迎春,正所谓‘二月红杏闹枝头’,各位可知道我二月除了叫杏月,还有个别名?”说话的正是二月月神,又名杏月神,本体为杏花,此时正得意地望着众人,期待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还能是什么?我名为仲秋,也是知晓你二月又名仲春的。”说话者为八月月神,又名壮月神,本体却不是花草,而是一只吸收天地灵气,并在中秋那日的月光下飞升的兔子精,曾在广寒宫陪伴嫦娥仙子,后因吴刚砍伐了桂树无处可栖,便被荷月神收为弟子,历经千年修炼列入月神仙班。

  “仲春一名自然是对的,可不是我要说的,既然如此我便告诉大家,杏月,又名花月,此时百花齐放,正是一年好风景,各位仙友也不是第一次参加了,本仙便不招待了,请便。”说着,春阳朝众人望去,在看到其中一人时,眼神闪烁了几下,又道:“对了,葭月神刚刚上任,还不曾参加人间这一盛事,要不你和我一道游历这百花?”

  金在中听后,正要开口说好,仲秋便搂住了他的肩膀往怀里带,“花朝节在二月,想必春阳兄要忙许多,不如我带在中去看看吧。”

  “那就一起吧,在中要多和我们相处,彼此熟悉下才好。”此时说话的是十二月月神——涂月神,也是十二月神中颇有威望的一位长者。

  一年四季,分十二月,虽有十二月神,各显神通,但每位月神因季节不同,得到的人间祈愿,供奉与赞美各不相同,自然也就有了高低之分,其中二月杏月神、六月荷月神、九月玄月神与十二月涂月神地位最尊。

  说到地位,有高的,自然也有较低的,比如十一月葭月神。

  进入葭月,天气寒冷,花草逐渐进入休眠期,更不是农耕时节,农民没有收成,自然也对十一月没什么可歌颂赞美的,久而久之,葭月神的功德便与其他月神少了许多。

  功德涨得慢,仙力自然也难以增长,升职更是难上加难,历任葭月神便另辟蹊径,宁愿拜入其他上仙门下做弟子,仙力增长都比做葭月神来的快,有了仙力,还怕以后谋不到比月神还高的仙班么?这也是葭月神为何更新换代如此频繁的原因,更是金在中才刚入仙班不久便上任葭月神的原因。

  “对了,在中你的本体是什么花?”途中,仲秋问道。

  闻言,金在中顿住脚步,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

  “怎么会?你在人间是有本体的,比如我是修炼千年的兔子精,春阳兄是杏花,廖峭前辈是梅花,我的二师傅是荷花。”

  金在中再次努力回想,可确实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我似乎飞升后就丧失了记忆,每次回想以前的事情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都是灰暗的,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我在水中度过了好久好久,浑身冰凉,等从那里出来,便是天帝颁诏任我为葭月神。”

  “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仲秋两眼突然放光,再次问道。

  金在中摇头,“不记得了,但我想天帝命我做葭月神,我又长在水里,那我与葭月肯定是有联系的,思来想去,我或许是葭芦吧!”

  “哎……葭芦就葭芦吧!反正你已经回到天庭了,无谓本体到底是什么。”仲秋笑嘻嘻地说道。

  金在中听后,,一阵怪异的感觉荡在胸口,“什么叫回到天庭,我明明才刚入天庭啊!你这话意思好像我以前也在似的!”

  仲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一旁的廖峭咳嗽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问道:“此次下凡,怎荷月神未曾一同前来?”

  仲秋忙道:“回廖峭前辈,睡莲妹妹家有喜事,师傅去道喜了。”

  “原来如此,若非不便走开,允浩定不会缺席月神同游的。”说完,廖峭还不忘瞄了眼金在中,这让金在中有点莫名其妙,但通过他们的对话,金在中又对月神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惊讶道:“原来荷月神是仲秋你的师傅!”

  “嗯,我是荷月神宫的弟子,不过我的亲传师傅另有其人,并不是允浩上仙,他其实算是我的二师傅。”

  “二师傅?”金在中疑惑,这是什么关系?难不成荷月神的宫里还有比这个叫允浩更厉害的存在?
爱白菜ヾ( ̄▽ ̄)ヾ低头悲伤不如抬头快乐向前
水楼地址:Metatron_朝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502
帖子
538
1 点
不离值
23
19094 粒
94 颗
8 滴
在线时间
392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tatron_朝羽 于 2019-6-26 14:52 编辑

卷贰:芙蓉面

  从人间游历花朝节已过去些时日,虽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但时光匆匆,转眼金在中在天界已是三个月,对天庭仍不熟悉,凌霄殿也只去过一次罢了,其他时间都是待在七重天的葭月宫中。

  某日临近日中,金在中算算时节,该是人间六月天,想必荷月神已下凡散灵育天地万物。

  提到荷月神,金在中很是陌生,自从花朝节那日从其他上仙口中知晓些许,返回天庭倒是没机会见上一面。

  葭月宫的天池里荷花开了,金在中正欲化身翠绿荷叶在池徜徉,却收到仲秋的万里传音。

  “要观荷莲,在中上仙不如去荷月宫天池!”

  金在中不解,“我们擅闯荷月神宫会得罪月神的。”

  “你忘了?我可是荷月神宫出来的,二师傅不会怪罪的,速去,我马上就来。”

  说完,仲秋便收了传音。

  “罢了,既然有机会赏荷塘碧影,那就去吧,万一遇上荷月神,再去请罪也不迟。”在中心想着,便飞至荷月神宫。

  奇怪的是,一路畅通无阻,连守门仙童也不见踪迹。

  “莫非已被仲秋打发走了?”金在中思忖,脚步却朝神宫内走去。

  “这荷月神宫比我葭月宫大了不知多少倍,仲秋所说的观荷池在哪里呢?”

  一路无人,金在中虽然自由,却连个问路人都没有,只能靠自己摸索。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不曾来过,心里却像有神引牵着,准确无误地到了观荷池。

  观荷池广袤无垠,一眼望不到边际,一旁是高耸入云的宫殿,名为:季夏宫,富丽堂皇,一看便知是月神居住的宫殿。

  “有人吗?”怕自己的莽撞惊扰殿中人,金在中终究还是开了口,准备遇到来人便自报家门,来者是客,想对方肯定不会将他扫地出门。

  可高喊几声,未闻回应,金在中只好独自坐在观荷池边等待。

  不知等了多久,仲秋依然不曾来,金在中传音过去,对方却说有事被绊住了,过一会儿再来,让他在荷月神宫自便。

  金在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可是别人的地盘,他一个小仙怎么自便?

  怕在岸边待太久被发现,金在中忍不住化作一朵莲花潜入池中,风姿绰约地开放,随风摇曳。

  池中现出一片扁舟,缓缓向池中飘去,所到之处,莲蓬不由自主地向舟中伸出手指,将自己择断跳入其中,金在中看得稀奇,忍不住随行,忽闻身后一阵悠扬乐声。

  “有人!”金在中心觉不好,连忙缩回水中,却不想下一秒就被一只手抓住连根拔起,灵力失控,原形毕露,狼狈地蹲坐在小舟中。

  一旁的莲花被这一幕惹笑,荷叶的水洒落在金在中身上,湿了他的白衫。

  金在中抬头看,抓着他的那只手臂冰肌玉骨,浩雪凝脂,继续再往上看,荷叶罗衫一色裁,黑丝掩映芙蓉面。

  “当真是绝美的男子!”金在中感叹道。

  没想到荷月神宫人才济济,连采莲仙官都这般超尘出俗,气质清冷艳美。

  见对方未开口,金在中转了转眼珠,便自报家门:“我是葭月神,受仲秋邀请前来赏荷,但他因凡事所累,要晚到片刻,我便擅自留了下来,多有得罪之处,望仙官不要计较声张,切勿扰了荷月神才是。”

  “葭月...月神。”那人轻启朱唇,望着金在中喃道,明眸迸出亮彩,似有勾魂摄魄的魔力,醉了金在中的心。

  ......

  金在中不知的是,荷月神宫哪里来的采莲仙官?他所遇见的佳人正是荷月神本尊!

  但本尊可并不想打破这段误会,如今金在中记忆尽失,郑允浩不想用荷月神的身份与金在中相识,一如当初二人,莲与荷最简单,美好的遇见。

  郑允浩动了动手指,传音问仲秋是否向金在中告知了他的身份。

  仲秋已是明白现场发生的事,如实相告。

  “还好,他只是知晓允浩为荷月神,并不知其他。”郑允浩心中庆幸。

  小舟漂至岸边,金在中率先爬上了岸,还自告奋勇将里面的莲蓬一同抱了出来,“我来帮你吧,这么多要拿去哪儿?”

  “分给各宫。”

  “那需求很多了?这些似乎不够。”金在中朝小舟望去,莲蓬不多,肯定不够分的,万一到最后,轮不到葭月宫该怎么办?以往这几年他也不曾收到来自其他月神的礼物,或许是将他忘了吧?

  “无妨,你拿些回去吧,其他的让月神过来自己采。”郑允浩平淡地说。

  金在中顿时喜上眉梢,手一挥,大半的莲蓬进了他的乾坤袖,“嘿嘿,既然可以自己采摘,我就不客气,将舟上的带走了。”

  见金在中这么“贪心”,郑允浩心中忍不住笑,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希望此次历练等让金在中长些记性,贪吃贪玩之余别再忘了职责。

  一晃千年,他与金在中分离了这么久,自然是有许多话想说,人就在面前,郑允浩却要控制自己,更不能将他搂入怀中诉说情意,实在挠人的紧。

  两人呆坐在岸边,郑允浩再次掏出怀中的笳,缓缓吹出乐章,曲音感伤而诱人。

  “我先前就想问你的,这是何乐器?我怎么从未见过?”金在中好奇地看向郑允浩手中的芦叶,问道。

  “此器为笳,卷芦叶做成,声似笛。”说着,郑允浩轻轻摩挲着芦叶,爱怜道。

  “笳?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啊!”金在中皱着眉,回想自己到底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可怎么都想不起来。

  不应该啊,自己确信不曾见过笳,怎这个名字却又那么熟悉。

  “呵呵,这支笳是一位故人相赠,你觉得耳熟,或许是因为你为葭月神,葭与‘笳’同音,葭为初生芦苇,笳是芦叶做成的乐器,和你本是一源。”

  “或许是吧。”金在中挠挠头,觉得对方这个说法也是可以解释的通的,“没想到葭的叶子居然可以做乐器吹曲儿,我自己都不知道。”

  郑允浩扬起唇角,无声的笑了笑。

  小傻瓜啊,你还未苏醒,不知葭有两义,一通“笳”,为芦苇,二为芙蕖,便是荷。

留言是动力,欢迎来水:戳戳这里
爱白菜ヾ( ̄▽ ̄)ヾ低头悲伤不如抬头快乐向前
水楼地址:Metatron_朝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6-27 02: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