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查看: 356|回复: 4

[原创完结] 九月—甜甜的风[婚庆/十二月系列] BY:陌上乔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84
帖子
165
0 点
不离值
7
1363 粒
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51 小时
发表于 2019-6-10 23: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陌上 于 2019-6-15 17:30 编辑

水楼地址:【陌上乔】乔乔的小茶楼

完结字数:9682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84
帖子
165
0 点
不离值
7
1363 粒
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5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23: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01.麻辣松塔

  “您的会员卡请拿好,欢迎下次光临。”
  
  九月的第一个上午,金在中已经将这句话重复了不下百次。他嘴角一直保持着的笑容就如同秋阳,温暖明媚,却又若即若离。引人驻足,但不敢深入靠近。
  
  今天,他的笑容比往常多了份柔情,看上去就好像他手中捧着的桂花奶冻,软绵绵、甜丝丝的。店里人尽皆知,这一个月他都将是这样的好心情。
  
  “欢迎光临September。”自动门一打开,墙壁上的探测器便铆足了力气放出金在中提前准备好的录音。店员们曾问过他,为何不用市面上买的现成的,非要自己花时间改装录音。金在中回答说,用自己的声音显得格外真诚,就像September的宣传语:除了爱,什么都不添加。
  
  因此,这家在拐角的小店,生意异常红火。
  
  “在中哥,奶冻已经售罄了。”收银员看着屏幕里库存一栏的“零”不禁蹙起眉头,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道,“我本还想着下班的时候带两份走呢......”
  
  金在中抬起头,笑道:“好,我现在就去做。”
  
  “等等,在中哥,你看看,这咖啡机是不是坏了,怎么不动了?”
  
  “只是需要清理残渣,你先去忙别的,这个我来。”金在中走回吧台,听到身后有人点了一杯美式,不由地加快了动作,倒掉残渣后,咖啡机运转如常。
  
  “您的美式。”金在中捧着咖啡杯递回吧台,抬起头,这个穿着正装,眉宇微蹙的男人正盯着他,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金在中从甜品台上拿出一盒坚果松塔,微笑道,“这盒松塔免费赠您......”
  
  不等金在中的话说完,男人就打断道:“我不喜欢甜的。”
  
  “这是麻辣口味的。”金在中十分从容地将咖啡和松塔一同打包,递了过去,“感谢光临。”
  
  男人惊愕金在中的细心之余,手提袋已经封好放在了他的面前,赶时间的他低声说了句谢谢,拿起手提袋匆匆转身。
  
  “在中哥,奶冻奶冻啊!”小雅见客人走了,连忙催促。
  
  “等着吧。”金在中笑着洗了手,径直往制作间去了。
  
  
  
  当金在中做好的新一批奶冻放进了橱窗,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收银员小雅小心翼翼地打包起两份桂花奶冻,高高兴兴地和金在中打了声招呼才走。
  
  以往工作日的下午,店里是十分清闲的,金在中便时常一个人留在店里,研究一些时兴的裱花款式。但今天不同,他端出一份桂花奶冻,坐在橱窗前细细品尝着自己的得意之作,奶香浓郁顺滑,桂花芳香四溢,温暖的阳光透过橱窗浸染了他一身的昏黄,他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微眯着眼,享受他最爱的九月的第一天。
  
  金在中爱九月,因为这是他这一年中最幸运的一个月。从小到大,九月给他的惊喜数不胜数,特别是前年,他不仅提前毕业,还得到家人的资助支持,开了这家September,做了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成为一家甜品音乐酒吧的主人。还有去年,他做的奶冻和松塔,不仅在甜品界最重要的鉴赏大会中入了围,还得了金奖。
  
  因此,金在中格外期待,今年九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礼物。
  
  奶冻的最后一丝顺滑在金在中的幻想中滑进喉口,他缓缓睁开眼,准备再入第二口时,惊讶地发现早上点美式咖啡的那个男人正坐在他的对面。
  
  “这是你做的?”男人指着他面前的桂花奶冻问。
  
  金在中礼貌点头:“是的。”
  
  “看起来味道不错,给我来一份。”
  
  “先生,这是甜品,和早上的麻辣松塔不一样。”
  
  “我知道。”
  
  金在中见男人很笃定,便起身从橱窗里拿出一份桂花奶冻,搭配上一只精巧的金边小勺,放在了他的面前:“请慢用。”
  
  “早上的面试通过了。”男人含下一口奶冻,神情稍稍舒展开来,“就在对面写字楼,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
  
  金在中不懂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浅浅笑了笑,看着男人一口接一口地吃完奶冻,只关心他的作品问:“怎么样?”
  
  “甜而不腻,刚刚好。”男人说这句话时,目光却灼灼地落在金在中身上,看得他双颊不由得发烫。
  
  金在中以为,是夏天的热气还未褪去,阳光晒得太久了。
  
  “我叫郑允浩。”男人看着他收拾着桌上的瓶罐,拿起一张纸巾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名片得过些天才能印好,这是我的电话。”
  
  当金在中稀里糊涂地回头看时,郑允浩就已经走出了店门。
  
  “哎——先生你——”金在中觉得莫名其妙,“这是明目张胆地吃了一顿霸王餐么......”
  
  金在中轻笑一声,随手将纸巾揣进了围裙口袋里。九月的第一天,可不能让这个路客坏了好心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84
帖子
165
0 点
不离值
7
1363 粒
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5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20: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02.桂花奶冻

  金在中经常会打包些甜品蛋糕送给福利院的孩子和老人,他也从不计较什么利益得失。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金在中对于郑允浩的这顿霸王餐,却是耿耿于怀。
  
  他像个侦察机一样,寸步不离地守着吧台。只要一有客人,便睁圆了双眼,在人群中找他记忆中的那双丹凤眼。可是一连五天,这双丹凤眼也没再出现在金在中的视线之中,这让金在中有些心烦意燥。
  
  他从不喜欢别人乱下约定,比如郑允浩那天对他说“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已经五天了,金在中认为这个叫郑允浩的人食言了,而且,金在中甚至不知道“郑允浩”这个名字是真是假,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金在中更不知道,这些天到底在斤斤计较些什么东西。
  
  “小雅,看会店,我去拿个快递。”金在中说着,穿上夹克外套就要往外走。
  
  小雅疑惑道:“在中哥,你不是刚刚才去拿过吗?还没拆呢。”
  
  “是吗?”金在中整理着衣服的手顿住了,他回头看向吧台上被他遗忘的快递箱,抿了抿唇,无奈一笑往回走去。
  
  “一杯美式。”
  
  金在中恍了下神才回过头,那正站在他身后的男人对他浅浅笑着,又加了一句:“还要一份桂花奶冻。”
  
  小雅戳点着电子屏幕,一边说:“对不起先生,桂花奶冻已经售罄了,您可以换个别的。”
  
  郑允浩摇摇头,十分笃定地看着金在中:“可我只想要那个。”
  
  “我去做。”金在中一扫这几日的阴霾,从吧台上拿起围裙和手套,又回头对小雅说,“算两份桂花奶冻的账,其中一份是他上次欠的。”
  
  小雅眨眨眼,不明就里地点点头。
  
  郑允浩坐在上次的位子上,好笑地看着金在中:“都是上周的事情了,记这么久?”
  
  金在中理所当然:“你说你在对面写字楼工作,是有收入的,我开店也不是为了做慈善。”
  
  好像很有道理,郑允浩十分同意地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势,目送金在中的身影入了操作间。
  
  小雅做好了一杯美式,有些心动地端着咖啡走去搭讪,毕竟在甜品店里像郑允浩这样又高又帅的男人是不常见的。金在中算个例外,郑允浩就是个更大的例外了。
  
  “您的美式。”小雅笑嘻嘻地放下咖啡,拉开凳子坐在他对面,“你跟我们店长很熟吗?”
  
  郑允浩想了想:“一面之缘,算熟吗?”
  
  小雅“嘶”了一声,有些夸张道:“那就奇怪了,都这个点了,一般售罄的奶冻是不会再做了。”
  
  郑允浩抬头瞅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半小时就要打烊了。
  
  他不由得扬起嘴角,笑着说:“或许是一见如故?”
  
  小雅点点头,又接着问:“您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我……我想认识您……”
  
  郑允浩眉头一挑,正巧金在中端着奶冻从操作间走了出来。
  
  “我想建议你加条店规:禁止和客人搭讪。”郑允浩笑着说出这句话,却给满心期待的小雅泼了一盆冷水。
  
  她有些失望,又见金在中端着奶冻过来,主动自觉地让出位子,怏怏地回到吧台,将今晚新拿出来的酒存放好。
  
  “我会考虑的。”金在中坐了下来,指着吧台说,“下次这么晚来,可以尝尝店里的酒,我这里可不止桂花奶冻这一个好东西。”
  
  “你请客?”郑允浩有些无赖。
  
  “郑先生,我是个生意人。”
  
  “没关系。”郑允浩不以为意地低下头,浅浅尝了口桂花奶冻,“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让我吃个透。”
  
  金在中一惊:“你说什么?!”
  
  “没什么。”郑允浩突然停了下来,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我刚入职,就陪上司出了趟远门,刚刚才回来,你没怪我吧?”
  
  “怪你做什么……”金在中嘴上这么说着,殊不知这五天他心烦意燥过多少次。但听到郑允浩的解释,他一下子就明朗起来,仔仔细细地看着这张名片。
  
  “你呢?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郑允浩看着他,目光缱绻。
  
  “金在中。”
  
  “金在中……金在中……”郑允浩在心里念了十遍。
  
  “我叫你在中吧?”郑允浩提议道。
  
  “都行,郑先生——”
  
  郑允浩打断道:“叫我允浩。”
  
  金在中一怔,随即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对着小雅道:“新增一条店规,工作时间不准和客人搭讪,且不准理会客人的搭讪。”
  
  “啊?在中哥……不要这么绝嘛。”小雅顿觉世界黑暗无光。
  
  郑允浩却很是满意,他面前的桂花奶冻已经一扫而空,墙壁上挂钟的指针也已过了十点。
  
  “现在是下班时间。”郑允浩提醒着金在中,站起来微微弯着腰,笑意盈盈地看着金在中道,“可以和你搭讪了吗?”


03.甜品外卖

  郑允浩本以为金在中会不答应,出乎意料的,金在中脱下围裙和手套,嘱咐小雅说:“今天就辛苦你一人打烊了。”
  
  小雅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在中哥,你说什么?”
  
  “最后一小时工资三倍。”
  
  “是!保证完成任务!”
  
  金在中扬唇一笑,看着郑允浩说:“我只是好奇,你这样的人会用什么方式去追人。”
  
  “你只是想从我这里得到灵感去创作新品。”郑允浩直接了当地说,但他并不介意,因为他喜欢上了金在中,从那份坚果松塔开始。
  
  “但我很乐意做你灵感的源泉。”说着,郑允浩十分绅士地伸出手,牵起了金在中。
  
  这是September自开张以来,第一次有人接金在中下班。
  
  秋老虎的余温尚存,九月半夜的风还是暖的。金在中跟着他走在繁华街道上,不知道他最终的目的地是在哪里,也不清楚郑允浩这个人会有怎样的举动,但光看着他宽厚的后背,金在中就觉得十分安心满足。
  
  只在外面稍稍散了会步,金在中就知道了郑允浩的一切。他是搞系统工程的,费脑子的工作,他的年纪远没有他看上去那般成熟稳重,甚至还比金在中小了几个月。成年后就一个人打拼,住在离这里不远的高档小区。
  
  因为顺路,郑允浩送金在中回了家。
  
  “明天见。”
  
  “明天见。”
  
  金在中屏住呼吸转过身,知道郑允浩一直注视着他,便有些不自在地往前走着,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许多。回到家中,金在中立即拉开了窗帘,郑允浩的身影依然停在那里,并十分高兴地对他挥了挥手,用唇语说了句“晚安”,才转过身上了出租车。
  
  拉着窗帘边角的手不由得攥了紧,金在中看着这辆出租车走了很远才松下一口气,背对着靠在了窗口。
  
  简简单单的一个小时之内,金在中感受到了郑允浩的真诚。当一个人愿意对你交代他的所有时,他的一切优点都会在眼前放大,不得不说,金在中有些心动了。
  
  回到房间,他就戴上了一副金属架眼镜,用一支画笔记录下了他今日的心情。
  
  
  
  第二天,“September”的第一笔订单就是来自对面写字楼的,金在中一看就知道,这位新客一定就是郑允浩。
  
  “在中哥,我去送吧,就在对面也不远。”小雅说。
  
  “我去吧。”金在中指着屏幕上的订单要求无奈笑了笑。
  
  小雅方才没有注意,在订单的最下方有一行小字备注着:务必让店长亲自送。
  
  小雅哭笑不得:“哪有这样的人。”
  
  “有,郑允浩。”金在中轻轻松松地念出了他的名字,嘴角噙着笑,将订单上要的一切甜品和饮料放进了保温箱中,小心翼翼地提着出去了。
  
  金在中从没有亲自送过外卖,尽管写字楼就在September的对面,但他对里面的结构并不熟悉,问了好几个在里面工作的白领,才找到了电梯。
  
  “您好,这是郑允浩先生的外卖,请问他是在这里工作吗?”
  
  “是的,他就在里面。”前台接待的小姐看着他,脸颊顿然红了一片。
  
  “谢谢。”金在中礼貌地笑了笑,刚转身就撞上了郑允浩的胸膛。
  
  毫无疑问,郑允浩是故意的,金在中从他脸上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
  
  郑允浩一手搂着他的腰身,从他手中自然接过了沉重的保温箱,笑着说:“没伤着吧?”
  
  “没有。”
  
  郑允浩将保温箱交给了正在他们后面看得目瞪口呆的前台,温和一笑:“这是我请办公室的,拿去和大家一起分了吧。”
  
  “谢谢郑经理!”前台眨了眨眼,立即抱着保温箱跑到里面去了。
  
  金在中道:“店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郑允浩硬是牵起他的手,“我初来乍到又做了经理,到底是要打点一下下属的,听他们说,都很喜欢你做的甜品。”
  
  “哦。”金在中装作不经心地应着,又说,“下次可以让小雅送过来,过两天请假回家的明浩也会回来,他送也可以。”
  
  “我只要你送。”郑允浩和他一起乘上了电梯,“我想你,想见见你。”
  
  金在中提醒着他:“郑允浩,现在是工作时间。”
  
  “我知道,这不是搭讪,是追求。”
  
  不大的电梯里,金在中从未如此紧张过,郑允浩离他越来越近,直到能清晰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洒在脸颊上,直到郑允浩的吻,印在他的唇瓣上。
  
  金在中吓了一跳,他睁着双眼看着郑允浩线条柔和的轮廓,扑通扑通的心跳和刚刚的紧张完全不一样了。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金在中反应过来连忙推开了他。
  
  “这……这份奶冻,是给你的。”
  
  说完,金在中便红着脸,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84
帖子
165
0 点
不离值
7
1363 粒
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5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22: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04.“云淡风轻”

  从那天起,郑允浩天天都会点一份甜品,备注上写着要让金在中亲自送。一来二去,公司里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郑允浩对金在中的追求,大家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
  
  “郑经理,又要去September啦。”
  
  “嗯。”郑允浩整了整领带,如沐春风地道,“今天下班早,想去尝尝不一样的。”
  
  “金店长亲自调的酒可以一绝,只是可惜,每日都限量,等到我们下班的时候,肯定是没了......欸,郑经理,你带我们一起去吧,让我们也沾沾光!”
  
  “回家喝你的啤酒去吧。”郑允浩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写字楼。
  
  如果可以,郑允浩只想独吞金在中的手艺,又如何能带着别人一起分享。
  
  他来到September的时候,正好是晚上8点,这时候,September摇身一变成为一家音乐清吧已经有一个小时了。
  
  这几天,小雅对于郑允浩的心思可谓是了解得十分透彻,一见他进门,就轻车熟路地招呼说:“郑先生来啦,在中哥正在里头教明浩点货,我去叫他。”
  
  “让他先忙。”郑允浩放下外套,支着腿坐在吧台上道,“我等会就好。”
  
  “在中哥真是料事如神!”小雅神神秘秘地从吧台地下拿出一杯酒来,眼神灵动地看着郑允浩说,“在中哥刚刚为你调的‘云淡风轻’,尝尝看?”
  
  郑允浩会意,十分珍惜地看着这杯酒,竟有种舍不得入喉的感觉。
  
  “今天就先学这么多,有什么不清楚的问小雅就行。”
  
  熟悉的声音透过轻盈的乐声传里出来,郑允浩抬起头,金在中正从操作间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男人,比他高了几公分,身型偏瘦,但看上去很阳光。
  
  金在中将手中的几张表格交给明浩,又十分认真地嘱咐了几句。郑允浩抿下一口酒,望着金在中的眼神更加炽热——他第一次见到这样投入工作中的金在中。
  
  小雅见他们谈得差不多了,连忙凑上去说:“在中哥,郑先生已经来了一会儿啦。”
  
  金在中倏得侧过头,望着郑允浩的时候自然地咧开嘴角笑了。
  
  明浩看着他,十分诧异。
  
  金在中对明浩说:“那接下来,就交给你和小雅了。”
  
  明浩问:“可是……在中哥,他是谁啊?”
  
  小雅挤眉弄眼着将明浩拉到一旁,看着金在中走去了郑允浩身边,才拢着手,满脸腐笑着小声说:“在中哥的心上人。”
  
  明浩手头一紧,自觉有些恍惚。
  
  “酒的味道还行吗?”金在中坐在郑允浩身旁的位置,店里的彩灯在他身上流转着许多个小光点,让郑允浩觉得更加新奇神秘。
  
  “看到你的信息我就算了时间,你过来喝这杯酒的时候,应该是味道最好的。”
  
  “在中。”郑允浩贴近了他的耳朵,悉声说,“你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金在中浅浅一笑,转开了话题说:“新品的模子已经画好了送去制作了,下一周,大概就能出新品了,你算是……‘有功之臣’。”
  
  郑允浩问:“那我一定要是第一个品尝的人了。”
  
  “那不一定。”金在中卖弄神秘说,“你不是不爱吃甜的?”
  
  “我早就换口味了。”郑允浩柔和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转一圈,笑着说,“从你开始。”
  
  金在中:“那下周这个时间,我等你下班。”
  
  郑允浩点点头,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精巧的盒子放在金在中面前。
  
  “纪念一下,我们相遇的第十五天。”
  
  此话一出,金在中就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以后是不是每隔十五天,你都要送一件礼物?要是你哪天破产了,我恐怕是成那一滩祸水了。”
  
  尽管那么说着,金在中还是笑盈盈地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只手环,很简单的款式,却在上面发现了一串对于金在中来说有着特别意义的英文:September。
  
  郑允浩问:“喜欢吗?”
  
  金在中动情地看了他一眼,拿起手环毫不客气地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反问说:“怎么样,好看吗?”
  
  郑允浩点点头:“无与伦比。”
  
  吧台一边的明浩看着他们亲密无间的互动,本擦拭着杯子的手却骤然一抖,不仅捏碎了一只高脚杯,食指上还被拉了一道血口。
  
  他将杯子迅速扔进垃圾桶,打开了水龙头将手上的血渍冲洗得一干二净,就连他身旁的小雅都没能发觉。
  
  他也喜欢金在中。
  
  而且郑允浩从见他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84
帖子
165
0 点
不离值
7
1363 粒
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151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7: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05.黄金蟹籽饭

  还不到九点半,金在中很少这么早就离店。明浩见他要跟着郑允浩离开的样子,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追了过去:“在中哥,这就要走了吗?”
  
  金在中:“嗯,店里的生意有你和小雅,我很放心。”
  
  “可是我今天刚回来,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学会,在中哥,你......”
  
  郑允浩心底有些不太暇意,他低声说:“一个优秀员工,是不该耽误老板的任何时间的。”
  
  明浩强调说:“可我和在中哥不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明浩。”金在中打断他二人说,“现在是工作时间,你回店里帮小雅吧,别耽误时间了。”
  
  明浩微怔,尽管有诸多不情愿,但还是松了口,轻轻叹了一声:“好......在中哥,我听你的。”
  
  “去吧。”金在中笑了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September开张的第一天起,明浩就来到金在中店里做兼职了。只不过当时September还未曾有酒吧营业的性质,明浩只要一有空,就来店里帮金在中做甜品、研究新品、品鉴......日久生情,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那一天,明浩本来是想跟金在中表白。在来September的路上接到了家里来的一通电话,奶奶病急,他只能放下一切请了两个月的假赶了回去。
  
  这两个月,金在中将September的营业范围扩大,不仅是甜品屋,还变成了音乐酒吧。
  
  明浩回来了,却发现金在中身边多了个爱慕者,郑允浩挺拔俊逸,工作比他好,能力比他强,最要命的,是他和金在中之间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才是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生活里的人。
  
  明浩带着失落,回了店。金在中和郑允浩一起,回了家。
  
  这是郑允浩第一次被金在中允许进了家门,但是他并没有多高兴,关了门,他就十分委屈地坐在沙发上,和金在中养的一只猫儿无聊地逗了起来。
  
  金在中却并未发觉:“需要喝点什么?”
  
  “不用。”
  
  “那吃点什么?你一下班就去了店里,没吃晚饭吧?”
  
  “饱了。”
  
  金在中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好笑地走了过去:“怎么了?工作不顺心?”
  
  “不是,”郑允浩叹了口气,终于放开了无辜的猫,“在中,我吃醋了。”
  
  “嗯?”金在中眯起眼,只见猫儿在郑允浩身边抖了一圈毛,张开双臂将它抱在怀里,顺了顺。
  
  “你知道我的心意。”郑允浩不情愿地看着猫儿,又狠狠撸了它一把。
  
  金在中说:“你是说明浩吧,他刚大学毕业,还不懂什么......他也快找工作了,在店里的兼职可能做不了多久了。”
  
  郑允浩听着,又说:“他对你的心思,和我是一样的。”
  
  客厅顿时沉寂下来,金在中抱着猫儿低着头将脸埋在它软薅薅的脖子里,半晌才柔声细语地说:“他还没喝过,我调的酒。”
  
  就这一句,郑允浩豁然开朗了。
  
  “所以,在中,你愿意接受我吗?”
  
  猫儿不适时地叫了一声,两腿一蹬从金在中的怀抱中挣脱开来,露出了金在中微熏的脸颊。
  
  “我去给你炒个饭吧。”金在中说着,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又朝着厨房跑了过去。
  
  直到吃上那一口洒满了金黄蟹籽的炒饭,郑允浩才真正觉得,他所爱的金在中,是太完美太完美了。
  
  “在中。”郑允浩笑着说,“以后每天你都做饭给我吃吧?”
  
  “这怎么行?哪有天天吃霸王餐的?”
  
  “不是霸王餐。”郑允浩对着他张开怀抱,“我把我送给你,我的一切都给你,好不好?”
  
  “......你还吃不吃了!”
  
  “吃!”郑允浩一笑,柔得在金在中心里卷起涟漪。
  
  “在中,我今晚不想回去了。”郑允浩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迟疑地说,“我保证什么也不做,只跟你一起躺着,好不好?”
  
  “郑允浩!”
  
  “你别急,先听我说。”
  
  郑允浩叹了口气,拉住金在中的手说:“明天一早,我要去外地,四五天才能回来......我怕我太想你了,明早会反悔,所以,今晚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他顺势竖起三根手指,指着天花板一本正经地说:“我可以发誓,我什么都不做,真的!”
  
  听说他要离开好几天,金在中顿时就心软了。因为这半个月以来,金在中已经从习惯天天看见郑允浩,逐渐变得想要天天看见郑允浩了。
  
  “嗯?”
  
  郑允浩又用眼神对他发起了进攻。
  
  心里头最后一根防线被彻底摧毁,踌躇了一会儿的金在中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



06.酸奶酪

  “同居”的第一夜,金在中没能怎么睡好,郑允浩却是格外的香沉。
  
  郑允浩的确什么也没做,金在中却还是有些紧张。在这漫长的一夜里,郑允浩一直握着金在中的手,丝毫都没有松开过。
  
  第二天一早,郑允浩就出差去了外地。
  
  他一走,金在中突然就觉得,自己单住了好几年的房子,空了。
  
  一样的摆设,一样的阳光。只是空气中多出来的郑允浩的味道,渐渐散开了。就好像在金在中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在发芽之时又悄悄抽去了一样,那块种着郑允浩的心田,空了。
  
  金在中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叮叮叮——”熟悉的铃声打乱了金在中的思绪,他忙不迭地走回卧室,接通了电话。
  
  “喂?”
  
  “在中哥,都十点啦,怎么还没有来店里呢?”小雅急着道,“店里倒好说,网站上有不少订单外卖,都等着你来做呢。”
  
  “我马上到。”金在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挂了电话的那一刹那,他做了个决定。
  
  等郑允浩一回来,就与他确定心意。
  
  匆忙地回到店中,金在中将脑子里的混沌全都清除了干净。他忙里忙外一整天,却似乎一点都不累,反而更加精神了。
  
  明浩擦着吧台,看着他有些反常的样子,问:“在中哥,你今天好像有点特别。”
  
  “有吗?”金在中扫了橱窗一眼,又喃喃自语,“欧派售罄了,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我再去做一批出来。”
  
  小雅一惊,连忙拉住了他:“欸......欸!在中哥!你忘啦?欧派每天都是限量的一百个,卖完从来不补的。”
  
  “是吗?”金在中踌躇着说,“那就当今天是店庆的特例吧。”
  
  “欸,在中哥,店庆是九月一日,都过了半个多月了。”小雅说。
  
  这下,金在中是真的没什么事情可做了。可那要怎么办呢?忙活了一天,现在还没有到7点,还不到开启音乐酒吧模式的时候,店里的客人不多,也没什么能给他打岔儿的。一停下来,他就会有点想念郑允浩了。
  
  明浩替他解开了围裙和手套,笑着说:“在中哥,你歇会吧。”
  
  “嗯。”金在中应着,有些心不在焉。
  
  “你......”明浩顿了顿,有些不情愿地问,“是不是......在想昨天那位郑先生?”
  
  金在中反应过激地抬起头,尴尬地笑着说:“没有啊......怎么会呢。”
  
  小雅看不透明浩话中的玄机,直嚷嚷着说:“还不会呐?郑先生今天出差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今天才是走的第一天,你就这么魂不守舍的......嘿嘿,看来今年的九月,咱们在中哥等的好事儿已经到了。”
  
  “你们两个别那么八卦。”金在中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说,“再啰嗦,就扣你们俩奖金。”
  
  小雅吐着舌头,用胳膊抻了抻明浩,拉着他就走了。
  
  郑允浩走的第二天,金在中一次就多做了五十个“限量”欧派。
  
  郑允浩走的第三天,金在中有些无精打采了。
  
  郑允浩走的第四天,要做新品用的材料和模具到了,金在中又振奋了精神,一天都闷在操作间没有出来。
  
  郑允浩走的第五天,金在中将做好的新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冷藏柜,在吧台前一站就是一整天,只要店门一打开,他就会抬头去看。
  
  “欢迎光临September......”店门口的感应器再一次自动放音,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
  
  金在中本以为郑允浩说的四五天是今天,他翘首盼了一天,却还是没能等到他回来,心里不禁有点失落。
  
  小雅在一旁突然喊起来:“在中哥,在中哥!”
  
  “我知道了,新品就在冷藏柜里,你们自己拿了分了吧。”金在中头也不抬,脱了围裙就要绕过吧台。
  
  “在中,说好的第一份是给我的呢?”
  
  金在中一愣,抬起头时一双硫璃色的眼睛正泛着流光溢彩。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紧张地抓着围裙往明浩手上一放:“我......我这就去拿!”
  
  明浩看着手里皱巴巴的围裙,心酸地笑了。
  
  “在中哥,你去和郑先生坐坐吧。”明浩笑着说,“我去给你们拿。”
  
  明浩潇洒地转过身,这几天金在中的心情和状态他全都看在眼里,他心里十分清楚,无论他之前陪过金在中多少天,也抵不上郑允浩和他相识的这半个月了。
  
  明浩决定,就从今天,祝他幸福。
  
  “在中,刚刚在门口,我听小雅说,你有话要对我讲?”郑允浩望着他,目光倾泻在他身上,十分柔软。
  
  “嗯......”金在中目光闪躲着,十分紧张地搓了搓手,转过头望着明浩端来新品,十分紧张地说,“你先尝尝这个。”
  
  郑允浩打开碗顶,只见洁白的骨瓷碗里,静静地躺着一块洁白无瑕的奶酪,再仔细看,这比市面上普通的奶酪多了一抹贝壳光彩,十分炫目。奶酪上点缀着几朵鲜红的玫瑰花瓣,花瓣的边缘已经有些微卷,却依然散发着沁人的芳香。
  
  郑允浩浅尝一口,耳边是金在中微甜的嗓音:“郑允浩,你要的答案,我的心意……都在这里面了。”
  
  郑允浩会心地一笑,倾过身,小心翼翼地吻上了金在中的薄唇。
  
  似乎是因为酸奶酪,这个吻更加的甜蜜而绵长。
  
  小雅和明浩相视一笑,主动地背过身去。
  
  今年的九月,似乎比以往,更加温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

GMT+8, 2019-6-27 02: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