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鍔犲叆鐖变笉绂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418|回复: 4

[原创完结] 你Cover我的Tail好不好?[现实脑洞/短/肉]BY:黑桃Alice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赤莲。

Rank: 1

积分
193
帖子
199
0 点
不离值
26
1876 粒
7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妙笔生花

发表于 2021-3-3 13: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黑桃Alice 于 2021-3-4 09:53 编辑

前置一些话:

1、作者脑残真爱粉,本文现实向脑洞文,来源于最近优秀的郑先生接连被小姐姐Q去Cover新歌;
2、本文字母多、尺度大、车速高,不能接受的不要点看开,不要看之后再举报窝,窝胆小;
3、本文涉及极轻度SM和TP(对没错,就是北鼻Kiss B里说的那个含义),不会虐心是情趣,不能接受不要看;
4、本文有些梗和隐喻,可能配合我的后记解释食用更佳;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375-1-1.html

总字数:9403(不含后记解释)10647(含后记解释)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93
帖子
199
0 点
不离值
26
1876 粒
7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3: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Cover我的Tail好不好?


Part1
月色的昏黄侵染着夜的彷徨
古老的旋转楼梯伸展出螺旋的曲线
鎏金的栏杆守卫着巴洛克式冗长的梦想
酒醉的小苍兰点燃了梦的华章

“郑允浩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金在中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忍不住回头打量着早已被自己甩在身后的酒店大厅里那水晶灯和顺着台阶拾级而上的墙壁上一排排摇曳着的黄铜壁灯。
金在中回想了一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起因是想他和郑允浩俩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情比金坚在一起了,但偏偏又是表面不联系的前队友,现在虽然住在一起了,但小情侣之间总是需要些情趣出个门、约个会的啊,可怜他俩每次想约个会,都得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
再加上郑允浩这一段一直忙着Solo回归的相关行程,媒体关注率高,为了方便对方活动,所以两人暂时又分开住了,而他呢?在国内没什么日程,在家也没什么事儿,若是没有这闹心的疫情作祟,他还能飞个日本什么的要么寄情工作,要么找其他朋友搞事情排遣寂寞。但现在……他只能做网民刷他老公的回归舞台,一边看着一种小仙女儿和老仙女儿冲着他老公喊老公真是又开心又闹心的!他只恨自己这一天天的,竟重复着又是不能明目张胆秀恩爱营业的一天了!
终于熬到了好不容易郑允浩Solo有关行程开始收尾没那么繁忙了,他原本计划着昨天两人好好的度过一段美好的二人时光,并且他的确也做出了相应安排,可谁知到了约定的时候,郑允浩却突然打了个电话说临时接到了什么鬼的突发性工作爽约了,且再之后就联系不上,郑允浩他,消!失!了!
好巧不巧,今天上午金在中又看了个新闻,某位女歌手Solo回归做采访说希望郑允浩Cover她的新歌舞蹈,本来还挺开心的,寻思着“不愧是我老公”、“我老公真有魅力,但他是我的”之类的云云,然而当作为网民的金在中在顺手搜了一波那歌的MV后,他……他……他就炸了!
什么“我老公真有魅力之类的”溢美之词全都不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满脑子的类似于:卧槽你行啊郑允浩,爽老子的约!还不接老子电话!到处勾搭小姐姐小妹妹前辈后辈的手段倒是很可以啊!站那不动就有各种小姐姐小妹妹前辈后辈的向你表白当你人生偶像的!
还有,那是什么鬼的舞!
你敢Cover一个试试!
快接老子电话!
还不接?
行!
老子马上就要气炸了!
再给你三分钟,你再不理我试试!
然而就在他快要爆发采取什么行动的时候,他突然收到了郑允浩的消息,但消息上只给出了这个酒店的定位,说今天晚上6点在这里见。
于是,快爆了的河豚,好像瞬间就……漏气了……
金在中立刻拨回电话,可不是忙音就是无人接听,可恶的郑允浩他竟然又!消!失!了!一瞬间河豚又蠢蠢欲动,但转念一想,又觉得算了,还是等见面再收拾他吧。
然而,当金在中费劲千辛万苦到达了郑允浩定位的酒店时,不仅没见到郑允浩,反倒还被告知自己不能乘坐电梯,需要走楼梯,步行至六层,然后到666房间。
厚重的深色羊毛地毯,令人前行的脚步悄无声息。
金在中转了一个弯儿,拐进六层。
突然,走廊内本就不太明亮的黄铜壁灯更加昏暗了。
什么情况?
金在中突然驻足,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但不觉得诡异,反倒内心深处隐隐的不知为何有些兴奋,于是他继续往前走……
影影绰绰的光,撩着浅米色壁纸上金色卷曲的沟纹,像缠绕着的无尽欲望的梦。
一种类似于小苍兰的气息突然弥漫在空中。
掠过一扇扇复古浮雕的木门,金在中寻找着他要去的门牌号。
找到了!
看着木雕门派上三个花体的“666”时,金在中舒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他刷开房间门的一刹那,小苍兰的气息突然变得有些浓郁。
耳边恍惚还回响着某种声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突然有些重影,思绪也开始飘忽……
金在中甩了甩头,却让自己陷入更加的迷乱,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彻底闭上眼睛之前,在睫毛之间他仿佛感受到了在这黑暗的房间内有一束光,那光似乎是穿过某种哥特风格的彩绘玻璃窗而透出来的。
搞什么鬼?
巴洛克风格的酒店内设哥特装饰?
这是金在中心中的最后一句吐槽,接着,他就彻底人事不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93
帖子
199
0 点
不离值
26
1876 粒
7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3: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2
如翼的睫毛微微颤动,但映入眼帘的只有黑暗。
金在中感觉自己的意识正慢慢回笼,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失去意识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现在有那么些许不舒服。
“……呜……”
金在中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无法说话,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口中。紧接着想要抬起胳膊拿出口中的异物,却发现手腕被什么东西束缚着。
下意识的皱眉,金在中感觉自己此刻好像被剥光了上衣,双臂被平行展开,最大限度地动了动手腕,他猜此刻自己的双腕应该是分别被固定在某种环状物体内。
弯过手指,试图用指尖去碰触锁着自己手腕的圆环,意料之中的没什么效果,扭转身体想通过用力拉扯手臂而挣脱束缚也依旧徒劳,反倒是这一系列动作让金在中突然感受到了另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事实——除了上衣被褪尽之外,似乎还有谁帮他换成了紧身的皮裤,更重要的是,竟然有什么东西竟然在他的身体里!
直到这一刻金在中才突然有点慌了心神,可又不得不冷静下来,强迫自己迅速整理思绪:之前郑允浩突然爽约然后失去讯息,直到今天郑允浩的号码又发送来这酒店的定位说要在这里相见,之前他先是被爽约又联系不到人而有些生气,紧接着又因为郑允浩突然联络而放松大意,自己一直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是郑允浩搞的神秘小情趣所以才连想都不想的一路配合而来,但仔细想想他的确从未正面确认过郑允浩那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也未正面确认过约在这里的讯息真的出自郑允浩之手,若是郑允浩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而自己又不会是落入什么奇怪的圈套了吧……
担心和惊慌的情绪一瞬间淹没了金在中。
就在这时,一束光从屋顶倾泻而下。
突然的光源让金在中眯了下眼睛,很快他就发现原来自己是被吊在某个架子上,联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自己印象里的哥特式彩绘玻璃,金在中有些佩服自己竟然还分出一份思绪脑补自己的此刻的样子,他想,大概他现在的样子有点像被绑在刑架上的耶稣。
接着他就看到了距自己几步之外的对面也有一束光源,光源下从顶端洒下,只照亮了以椅子为圆心外廓不大的范围,暖调的灯在黑暗里飞扬着光晕,像带来救赎的希望。
一个戴着半截黑金色威尼斯假面的男人坐在高背的复古皮椅之上,恣意而悠然的屈肘支着头,一副看好戏似的样子盯着自己。对比起自己,男人此刻看起来既威严又,像是审判众生的神。
那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束腰风衣,腰带和纽扣都系的端正,下身穿了一条同色系的紧身皮裤,脚蹬一双同色系的皮靴。交叠着的双腿即使坐着也掩不住的修长,此刻一根黑色的皮革长鞭横亘在他的膝盖上,被他用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按着,这一切看起来既禁欲又邪恶……
时间静静地流淌,男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可不知是源自对方穿戴如此整齐又禁欲,而自己却赤裸着上身被绑在那里的羞耻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金在中却觉得自己皮肤的温度仿佛在慢慢升高……
但幸好,尽管金在中也是那么不确定,但是他所有的第六感和潜意识都告诉他,那个男人就是郑允浩,尤其是当那男人突然收了自己的长腿,站起身来,手里一边把玩着那根黑色皮鞭,一边缓缓的、摆动着腰肢,径直朝自己的方向走来,那一刻金在中莫名的笃定,这男人他就是郑允浩——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于是,金在中不自觉的、有些痴迷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五步、四步、三步、两步……然后一种坚硬中带这些柔软的皮革触感顶在了他的下巴上,鞭子的手柄上抬,迫使他不得不扬起了自己的头,看向前方的男人,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其实当郑允浩不笑的时候,金在中还是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尤其是此刻的郑允浩,那种感觉像是君主垂怜他的臣民,但不知为何,这种感觉竟然让金在中内心深处感到无比兴奋。
皮鞭缓缓的下移,掠过金在中的脖子、游过锁骨、扫过乳头、滑向小腹,然后又恶意的走回胸前,在那里若有似无的撩骚……
“嗯……”金在中不自觉的挺了一下身体,含着口球的红唇中溢出一声呻吟。
“呵~”男人仿佛自喉间逸出一抹轻笑,“你终于醒了,那让我们正式开场吧”
这声音一出,金在中就知道这男人是郑允浩无疑了!但他现在实在是一头雾水,只能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
而郑允浩径直绕至了金在中后方,由于金在中此刻被牢固的固定在架子上,他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只能隐约判断郑允浩似乎是打开了一个箱子,然后就是物体被拨动而相撞的声音,他想,这大概是郑允浩在找什么东西。
就在金在中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一阵极度冰冷的触感袭击了他胸前的敏感,郑允浩不知何时已经绕回了前方。
金在中低头,只见那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拇指与中指指间拈着一颗冰块,此刻正绕着自己右边的乳晕画圈,然后那微微翘起的食指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间歇性的还会碰触自己敏感的乳头。
“嗯……”金在中忍不住抖了一下身体,也不知是被冰块的触感刺激的,还是其他的什么。
“现在是答题时间”拇指划过金在中因为含着口球而自嘴角落下的一滴津液,郑允浩凑近金在中的耳边,一边解开金在中脑后口球的扣子,一边用低沉的男音说:“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呀!郑允浩,你……”被去掉口球后,金在中瞬间想吼出这两天自己被无视的气愤和委屈,但谁知话还未说完,就只见郑允浩持鞭的左手反手一个腕花,只听“啪”的一声,一条鲜红的血印便印在了金在中的胸前,而且好巧不巧的刚好擦过那粉色的茱萸。
“嗯……”金在中闷哼一声,然后一瞬间泪水就充满了那双美丽的眼睛。
其实这一鞭子下去,疼自然是有的,但对一向莫名享受痛感的金在中来说其实也没那么不能忍受,只是心底的委屈好像更多一些,所以他任泪水充满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像一只无辜的猫咪一样望着郑允浩,他一向知道该如何让郑允浩心软的。
只是金在中没想到这次自己失算了,郑允浩不但没有心软,反倒继续硬着语气说:“态度不对,要罚,但念在第一次,只是一鞭略施惩戒,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说着,郑允浩又伸出手,有些用力地捏住金在中的下巴,迫使他把头抬得更高:“现在,继续回答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允……允浩?”金在中斟酌了一下答案,他实在不知道这次郑允浩在玩什么,虽然他们两个之间以往也会玩些小情趣,毕竟这些东西他还是挺有兴趣的,但通常情况下都是他怎么说,郑允浩就怎么配合他玩,像今天这种他完全搞不明白的情况,这还是第一次。
“啪!”的一声,金在中觉得胸前另一边的茱萸也是一痛,郑允浩竟然又抽了他一鞭子,一滴生理性的泪珠越过金在中的眼角,顺着脸颊上的那颗泪痣向下滑去,流过嫣红的嘴角,然后自腮边滴落。
“你哭的样子真令人着迷”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郑允浩侧过头用舌尖勾了一下金在中的泪痣,然而只是一掠而过,紧接着他就在金在中耳边呢喃:“但,这并不能让你逃过回答错误的惩罚。”
郑允浩后退一步,带着皮质手套的指尖揉弄了一下金在中胸前的顶端,然后又向金在中身后走去,过了一会儿,拉过来一只雕有金色纹路的箱子,接着从箱子内取出了一串红色的铃铛。
“这可是个跟你十分相配的东西”郑允浩一边发出赞叹,一边将那红色的铃铛拎起来凑近金在中的面前。
金在中定睛一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被鞭子抽的后遗症还是什么奇怪的感官刺激,金在中在看到那东西的瞬间就莫名感觉到自己胸口的某处变得更加灼烧了,算起来,那种东西,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戴过了。
那是一串做成红色樱桃状的铃铛,每一颗大约有直径1厘米左右,更关键的是,固定这串樱桃的顶端是一个金色的乳环!
郑允浩褪去了皮质手套,用纤长的手指拈开了乳环顶端的针,然后缓缓地将那乳环穿过金在中左边乳头上很久不曾使用过的小孔。
疼痛倒不至于,只是大概太久没用过那里了,即使这乳环顶端的银针并不是很粗,但金在中还是觉得有些涨。
这屋子实在有些安静,有那么一刻,金在中觉得时间和空气仿佛都静止了,这世界上只剩下他自己的心跳、呼吸以及胸口顶端被银针刺破的感触。
不知道郑允浩是不是故意的,对于银针穿过乳头这件事,他做的仿佛格外缓慢,或许是他有意拉长了这段时间,金在中觉得过了好久才听到“哒”的一声,那乳环被扣死。
像是格外满意自己的作品,郑允浩在扣好乳环之后,还用指尖拨了拨金在中刚挂上乳环不久还在挺立着的乳头。
“嗯……”
那种敏感的地方被突然的满涨和垂坠者的触感充斥,还被心爱之人那样玩弄,金在中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他只觉得胸前那处除了变得火热以外,连整个身体也开始变得有些微妙,忍不住扭动了几下身体,奈何手腕还被固定着,唯有听得胸前那串红樱桃“叮铃叮铃”的响个不停,莫名的有些羞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93
帖子
199
0 点
不离值
26
1876 粒
7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3: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3
郑允浩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杰作,一边说:“最后一次机会,说,我是谁?”
金在中似乎知道了自己该说的答案,试探着说:“主……主人?”
“回答正确,那么,作为奖励……”郑允浩迈着那被皮裤包裹着的长腿,慢慢踱步到金在中身后的箱子附近,说:“一到十,选个数字吧!”
“……”金在中不知道郑允浩的意图,处于谨慎,暂时并不想开口。
似乎看出了金在中的心思,郑允浩轻笑一声说:“如果不想选的话,那不如我来替你选。”
“我选五”金在中不想被做决定,赶忙道。
“但是真可惜,宝贝,你已经错过了选择时间。”郑允浩勾了勾唇角,停顿了一下后说:“不过,答应给你的奖励还是会有的!”
话音刚落,金在中就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东西竟然动了起来!
原来郑允浩那家伙竟然放了一颗跳蛋进去!
被微弱电流驱动的小东西,在安静的空气里发出嗡嗡的声音,刺激着人的听觉,更刺激着金在中的身体。
“允……允浩……”
“嗯?”郑允浩低沉的反问:“你叫我什么?”
“主……主人”金在中知道自己好像犯了错,于是立刻让自己的眼睛里聚集起水汽。
郑允浩无视金在中带着诱惑和讨好的表现,竟然直接就问起了第二个问题:“下面,第二个问题,有没有生主人的气?”
“没……没有”金在中做出忠于角色需要的回答。
“真乖”郑允浩修长的手指温柔的划过金在中的脸颊,却话锋一转板起脸说道:“但,对主人说谎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郑允浩一边说一边解开金在中裤子上的拉链,然后用灵巧的指尖逗弄着金在中敏感的分身。金在中本来就已经被郑允浩之前那一系列操作搞得很有感觉了,现在那敏感的地方又被郑允浩握在手里蹂躏,没几下,那粉色的玉柱蓬勃而起。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Part4
郑允浩自然是乐的接了个满怀,然后忍不住无声的轻轻笑。
金在中感觉到郑允浩的胸腔颤动就知道这家伙在笑,于是一把拽掉了郑允浩之前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接着飞快的在了郑允浩的嘴上咬了一口之后,说:“你讨厌!你放我鸽子、不接我电话还……还这样欺负我!”
“我错了宝贝!”郑允浩搂着金在中,在他额角亲了一下,态度十分良好的认错并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之前只想赶紧完成临时工作来陪你,一时忙忘了连手机没电也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怕你又不开心,所以赶紧想补救措施,之前听一个朋友说这家酒店的高级会员有隐藏服务,打听了一下感觉你会喜欢,虽然本来不是想这样用的,但是今天实在没办法,真的不想让你生气啊宝贝……”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自金在中把郑允浩脸上那面具摘下来的一刻起,郑允浩身上之前那种禁欲S感突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金在中无限制的宠溺。
金在中也感受到了郑允浩周身气场的变化,美目流转间瞥见了刚刚那个欺负自己的百宝箱内有个令他十分感兴趣的东西,刚好这会他也恢复了体力,便向那箱子走去,但嘴上却有些娇嗔地说:“原本不想这样用?那你是准备给谁用啊?”
“宝贝儿你可别冤枉我”郑允浩一边说一边听话的跟着金在中朝着那箱子走去,然后从背后抱住金在中的腰,在金在中耳朵上亲了亲又说:“除了你,我对谁可都没兴趣啊!”
金在中在盛满道具的箱子里先是翻出了一对白狐耳朵发圈,顺手就戴在了自己头上,然后瞪着漂亮又无辜的眼睛回头问郑允浩:“我可爱吗?”
“可爱可爱,我们在中宝贝世界上最可爱!”郑允浩对答如流,显然对这类问题十分擅长,顺手去还捏了捏在中投上的耳朵。
“哼,可爱你还欺负我”金在中在郑允浩怀里扭了扭身体,然后用屁股向后顶了一下说:“你快点把我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拿出来嘛!”
“呵呵呵”郑允浩忍不住轻笑“拿出来干什么?我觉得有它在你身体里,宝贝你会变的更可爱!你……”
然而,郑允浩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金在中趁郑允浩不注意的时候从盒子里拿了一只情趣手铐把正环在自己身前的郑允浩的双手给拷了起来。
下一秒,金在中猛地下蹲,迅速从郑允浩的怀里溜了出来,接着迅速转了个身,一个健步把郑允浩推在了不远处的大床边上,笑嘻嘻地问:“我什么啊?”
郑允浩一时站立不稳,坐在了床沿边上,然后就只见金在中又快速回身从箱子里拿出了个白乎乎的什么东西,飞快的跑回来,十分顺畅地跨坐在了郑允浩的腿上,然后顺势就搂上了郑允浩的脖子在人耳朵边哼唧:“主人……帮人家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好不好,在中不喜欢那个~”金在中一边说着还一边扭着身体,帮自己把裤子脱了一半。
“……”郑允浩感觉自己可能是着了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按照金在中说的做了,尽管这时候他的双手还被金在中那个小坏蛋给拷在身前。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末了,金在中趴在郑允浩的膝盖上,仰着眼尾,看向郑允浩笑的跟倾城妖姬似的。
刚被亲了小允浩的大允浩,一瞬间欲火焚身,猛一个使劲儿就把那情趣皮革手铐给拽断了,一个翻身就将金在中给按在了床上,然后居高临下的说:“宝贝儿,有没有人跟你说过玩火是要自焚的,撩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撩人?这才哪儿到哪儿啊!”金在中一边说着一边挑眉,摸出来一条白色的狐尾肛塞,再然后,金在中竟然捧着那狐狸尾巴到郑允浩的身前,在郑允浩的耳边吹了一口气,用有点魅惑的声音说:“主人,不如我们换这个,你Cover我的Tail好不好?”



Part5
郑允浩被金在中这句话说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概是金在中上午看到了那个新闻,估摸着这会儿正吃醋呢,心中先是一涩又是一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金在中的额头笑着说道:“宝贝,你怎么这么可爱!”
金在中明白郑允浩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就算明白其实没什么好吃醋的,但是……就……还是吃醋呀!于是尽管他此刻被郑允浩按在身下,也还是一边拿狐狸尾巴扫着郑允浩的脸,一边扬着尾音道:“主人~在中想要这条尾巴,你帮在中换上好不好?”
“宝贝儿你这么想要尾巴么?”郑允浩低下头凑近金在中的耳朵舔了一下,然后便爱不释手的含着不放。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
……
……
耳畔絮语,呢喃着情人的甜蜜
灯影摇曳,倒映着铃铛的叮当
子夜情深,低吟着思念的悠长
欲望的尾巴扫过锁链
纠缠的痕迹划破身体的乐章
是夜,很长


—————————————The End———————————————
—————————————BY:黑桃Alice———————————————
—————————————2021年3月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莲。

Rank: 1

积分
193
帖子
199
0 点
不离值
26
1876 粒
73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3 小时

妙笔生花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3: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文里有些梗给大家解释一下
0、写在最前面的,并不是所有SM都很残忍很虐身虐心,而且SM细分很多种,有些偏重主奴、有些控制与臣服、有些偏重疼痛、TP也是一种,太专业就不研究了,我只想说只要双方都能接受的、轻度的是情趣,虽然在中自己号称自己是M,但是我始终认为他更偏重于情趣,而不是真的有伤害到什么。
1、房间号“666”:666在很多时候指代恶魔撒旦之类的,因为有传说路西法的生日6月6日,也有说上帝将人类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以三分之二代表,包括世上所有未得救的人,他们必被剪除而死。圣经数字1000代表上帝计划的完成,因此,1000的三分之二取整数就等于666,所以666实际上是上帝赋予世上未得救的人的象征性数字,因此指代恶魔撒旦。但无论哪种,在本文中其实是一种暗指,暗指欲望、甚至人深处欲望的表达形式,例如SM、控制与臣服、TP之类的,隐喻金在中打开那扇门之后会面对的东西。
2、文字乳环、冰火两重天什么的,真就来自于在中他自己给我的灵感……他自己以前就有乳钉的,自己在KissB说TP说自己M,还自己进一步解释Temperature Paly,简而言之就利用冷热温度SM来达到欢愉……另外就乳环上的红樱桃,红樱桃这玩意之前我在其他文里就解释过,本来就很性暗示的在此不再赘述。
3、白狐尾巴肛塞这个,一来小姐姐反复Q我郑先生Cover的歌叫Tail嘛,二来Tail直译就尾巴的意思,三来更重要的灵感来自08年Hey!的打歌舞台,有一次金在中当时就在PP后面是挂了一个白色狐尾萌死我了,再加上08年MKMF我在中的狐仙装啊,仙子在我的爱,总之不能更配了!顺带吐槽一下肛塞那玩意其实挺大的,我本来有点对在中下不去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郑先生的尺寸,嗯……我就觉得行吧区区肛塞其实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4、禁欲的郑先生和皮鞭:一直觉得郑先生和金小在的性感是不同的,郑先生就穿的越正式越整齐越禁欲越性感,所以这文里我让他这样出现。另外听说攻和S在圈儿内都是稀有物种,尤其是极品S攻。但郑先生就是这么绝,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软萌了,但他在舞台以及严肃认真的时候真的特别禁欲特别S,皮鞭、皮带这类东西就格外适合郑先生,尤其是当年看他跳哪个舞来着把皮带抽出来,特么的我当场就阵亡了,实名羡慕金在中……所以我觉得郑先生如果真是个S,那绝对是一呼百应的,但凡有点都M倾向的都恨不得原地跪下叫爸爸(我抖M在中真是太幸福了)。当然话说回来,SM这东西也是分程度的,轻度的就是个情趣,更严格的那就忒那什么了一般人受不了,我觉得在中说自己M也就是玩个情趣,不会太严重,所以文里我也就写了那么一点点意思意思。
5、前两天翻了一下文档据我上次写允在文竟然已经有六七年了,已经不太了解大家的喜好了,我就随便写写,大家就看着玩玩吧,别太严格,关键是别举报我这个飞车党(笑哭)
以上,BY回坑不久的黑桃Alice,谢谢还在允在坑底的朋友们

PS:后记竟然又写这么多,还真的是我了……

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375-1-1.html


管理组如果要搬文麻烦带上前置跟后记,如果需要文档可以QQ呼叫我或者微博私信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5-12 19: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