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833|回复: 1

[转载完结] 郑家有女初长成 By:噬夜儿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7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850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413 小时
发表于 2021-8-13 21: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作者文包活动补档

水楼

字数:3866

评分

参与人数 1+10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0 转载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37
帖子
60
0 点
不离值
0
1850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41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8-13 21: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当年二爸坚持要我叫“金美丽儿”,但是大爸死活不同意,于是乎双方展开了一场恶战,恶战持续了三天三夜,战场由厨房转移到客厅,由客厅转移到浴室,由浴室转移到卧室⋯⋯

后来昌珉叔补充说,从厨房转移到客厅仅花费了十秒钟左右的时间,在浴室花费了两小时左右,接下来的战事基本上都是在卧室完成的了。

昌珉叔跟我描述这件事时我还小,无法参透他那标志性的大小眼中泄露出的淫秽目光,只记得他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后来你大爸以压倒性的胜利战胜了你二爸,压倒性!”



其实说实话,二爸身体一点儿都不弱,光看他那穿衣服绷起来的肱三头肌就知道他绝非善类,但至于为什么每次跟大爸开战后他都是一副吃瘪的模样从卧室里悻悻走出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一件不得而知的事情是为什么大爸二爸总是有那么多理由去卧室打架,对,没错,他俩经常打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是二爸起头挑事儿,挑事儿的原因永远只有一个——

“郑允浩,论生日我比你大10天,为什么智律不叫我‘大爸’?”

“切⋯⋯大10天怎么?大100天我都照压不误!”

“喂!你给我闭嘴!孩子在这儿呢!瞎说什么!”

我假装没听见,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大了一点儿。

“那好,走,咱俩上没孩子的地方把这事儿好好讨论一下!”

说完大爸拽着二爸进了卧室,不出我所料,若干个小时过后,二爸垂头丧气地出来了,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智律啊,听二爸的话,以后找男朋友不要找练过合气道的⋯⋯”

我在心里为二爸痛惜了一下下——二爸啊二爸,你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哪次你俩“讨论”这件事不是这个结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不过二爸丧气归丧气,隔不上几天必定又要旧事重提,令我不得不怀疑他的真正目的⋯⋯



“智律啊,来来来⋯⋯”

眼前身着黑灰相间性感小背心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二爸。

我乖巧地移动过去。

“智律啊,快要到你18岁生日了⋯⋯”

二爸美得不可方物,此时正向我展现他无可挑剔的笑颜。

“诶?!智律,怎么了!”二爸脸色一变,单手在茶几上摸来摸去,紧接着拿一个什么东西罩到了我脸上。

嘎?!

我一呆,下意识地摸向脸,腥味的液体,放到眼下,一片血红。

我站起身“蹬蹬瞪”跑向洗手间,许久之后听到二爸爆发出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智律真的长大了啊!终于感受到了我身上散发出的那强烈的男性气息啦!”

镜子中我的脸蛋登时熟成了大红虾,但我的脸红不是为别的,只是为了二爸得天独厚的脸皮。

“二爸,我只是中⋯⋯”

“暑”字还没出口,二爸的笑声却戛然而止,另一声暴喝横空出世,“金在中!你要是再敢穿着小背心到处乱晃小心我弄折你的腰!”

我愣了一瞬,考虑大爸的台词如果是“打折你的腿”应该会更霸气一些⋯⋯


不过我还是相信大爸的话的,因为我曾亲眼看到二爸躺在床上病歪歪地养了好几天,那时我试图扶他起床出去走动走动,但刚碰到他的脊背,他就立刻头冒冷汗,吓得我紧忙放下他。

看二爸龇牙咧嘴的样子我很心疼,本来嘛!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我郑智律虽为一女子,却也知道百善孝为先!

一个激动,“妈⋯⋯”

头上立即遭到一记暴栗,“你个倒霉孩子!叫谁‘妈’呢!”二爸拖着残臂给了我一下子。

我委屈地揉头,这么多年来,我确实一直拿二爸当妈看,虽然我承认,身为男性的他有着不容否认的魅力,但要是跟大爸比起来⋯⋯

我不忍再打击他脆弱的小神经,决定随便他在想象力的草原上纵横驰骋吧!你做你的反攻梦,我过我的独木桥⋯⋯


其实二爸虽然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对着大爸,大爸也是一天24小时横眉冷目地随时准备修理二爸,但我知道,他俩就是屎壳郎和大便,虽然看起来煞风景,但谁离了谁也别想活!

这个比喻不是我原创,是昌珉叔说的。

记得那时候我眨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昌珉叔,“为什么大便离了屎壳郎不能活?”

昌珉叔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智律啊,无论是人还是大便,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要有自己的价值,大便作为生命体的排泄物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实际上是非常寂寞的,它也渴望被需要啊!”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又问,“昌珉叔,依你看大爸和二爸谁是大便啊?”

这次昌珉叔没有找到机会向我说教,因为他被大爸和二爸一起轰出去了,理由是他用污言秽语玷污祖国的小花朵。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都没再见到昌珉叔,听说他在医院的骨科里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话说回来,从某种角度来看,我是很支持昌珉叔的论点的——大爸跟二爸的确离不开彼此。

记得那次大爸去日本出差,好死不死偏偏赶上地震,当时二爸看到新闻后脸都吓白了,电话一通接一通地打,但那边就是无法接通。

二爸火烧火燎地穿衣服蹬鞋子,没头没脑地就往门外冲,我一慌赶紧追到车库,“二爸,你上哪儿去啊?”

“去日本!”二爸钻进车子,也顾不得留个10岁的我在家到底安全不安全。

“二爸,没事儿的,那地震才4级⋯⋯”

刚刚发动起来的车子熄了火,二爸打开车门,“什么?”

“4级⋯⋯”我怯生生地伸出四根手指头。

再然后二爸又像风一样吹回了屋子,呆滞地看着屏幕上的大红字——日本东北地区发生4级地震⋯⋯

我有些无奈,不要怀疑,自从生长在这个家庭后,我就有了很多成年人才有的表情和心理。

我无奈地盯着二爸的后脑勺,暗忖着今儿又学会一新词儿——关心则乱。

大爸回来后,我很好地发挥了催化剂的作用,跑过去把二爸当天的壮举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效果十分明显——哦对了!上面说到二爸病歪歪地躺了若干天就是那次造成的。

从那以后,大爸出差再没有超过一星期的时候,要是去多难多灾的国家必定每天10通以上电话报平安。

有时候看着他们的样子很感叹,原来男人之间的爱也可以这样细水长流。

我乱七八糟想着那些,鼻子里塞着棉花团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惊呆地看着沙发上的不明物体,伸长了脖子后发现那竟是传说中的二爸——已然被大爸裹成了粽子的二爸——身上里三层外三层不说,连脸都被罩住了,难为大爸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出这么多设备!

我心想——至于嘛!连我都防?!

却正好听到大爸像回答我似的接茬,“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在外面给你挡了那么多桃花运,却没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连智律都⋯⋯哎!女大不中留啊!”

大爸说的相当痛心疾首,我一个急火攻心,鼻血好险没又流出来,急忙转身跑回洗手间。

转身时听到二爸嘀咕一句,“长得好就不是我的错⋯⋯”

“哗⋯⋯”鼻血像拧开了的水龙头,华丽丽地喷了一池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过得极其忐忑,自从那天在二爸面前很没面子地流了鼻血后大爸就没给过我好脸,当然我很识趣地自动消失,每天放学回来匆忙打个招呼后我就躲进卧室,连饭都端到自己的小黑屋里吃。

但还是难逃厄运⋯⋯

那晚我睡到大半夜突然醒了过来,感觉口干舌燥,便去厨房拿水喝,经过大爸二爸的卧室门口时⋯⋯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偷听他们的夫妻夜话的,只是他们的话题与我有关,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贴近了门——

“当初就跟你说别领养女孩儿!你偏不听!小姑娘小时候还好,但总有长大的一天,就你这长相,能不让人家幻想吗?!”大爸的声音,怨妇味儿十足。

“得了吧你!也不知道是谁张罗要女孩儿的!说什么我这身材太惹火,容易引导少男犯罪!”

“谁让你长了张男女通吃的脸⋯⋯”大爸抱怨着说。

“我怎么了我?!我不就长得招风了点儿吗?!”二爸据理力争。

我实在没胃口再听下去了,失魂落魄地走回卧室,不为别的,只因为真的被恶心着了⋯⋯

我承认大爸二爸确实非常惹眼,人群中那么一站,简直就是漫画里走出的美少年嘛!不,比漫画里的美少年还要美型!

但是⋯⋯

什么脸看十年也该索然无味了是不?

他俩可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个疑神疑鬼地整天琢磨人,另一个大言不惭地孤芳自赏!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甭管那球儿踢得有多烂,就是有捧臭脚的!

我十分憋屈地蒙上被子,自我催眠着把那两人神经病和自恋狂甩出脑外。



之后的日子我更加小心翼翼,在夹缝中谋求弱小的我的一席之地,但防不胜防,大爸还是将魔爪伸向了我⋯⋯

“智律啊,马上要过18岁生日了哈!”大爸捏捏我的脸蛋。

我不寒而栗,戒备地点头。

“18岁生日非常重要啊!不能随随便便地过!”

我有点儿小开心,算你有良心,知道我还姓郑!

“大爸给你包下来一艘豪华游轮,你可以请你们全班同学去岛上玩儿!”

我听了以后马上乐开了花,勾住大爸的脖子响亮地在他的右脸上啄了一口,“谢谢大爸!”



左盼右盼,上等下等,6月10号终于到来了。

大清早我兴冲冲地提着行李跑到大爸二爸的卧室,“大爸、二爸!快起床啦!”

大爸翻了个身,腿压到二爸的身上,手臂也紧紧圈住了他。

我见怪不怪,这种小场面吓不倒我郑智律,我依旧大声嚷嚷,“大爸、二爸,再不起来就来不及啦!快点儿起来啦!”

二爸揉着惺忪的睡眼,辨认半天才认出是我,“是智律啊⋯⋯这么早干嘛啊?”

我有点儿怒了,“郑允浩,金在中,今天是我生日!”

“哦!”二爸手忙脚乱地翻坐起来,“对不起啊宝贝女儿,二爸一忙给忘了,智律是大姑娘啦!生日快乐,乖女儿!”二爸说着话人已经走过来,低头要亲我的脸。

我一把推开,“先刷牙啦!”

我把二爸晾在一旁,跳到床上踹大爸的屁股,“起床起床起床!我们同学都在码头等着呢!”

“等什么?”二爸好奇地问道。

“等我们啊!”

二爸明显愣了两秒,接着坐到床沿推了推大爸的头,“郑允浩,你没跟智律说?”

“恩?”在二爸的爱抚下,大爸终于从睡美人的状态中游离出来。

“你没跟智律说我们不去?”

“呃⋯⋯”大爸猛然一个激灵,瞪圆了眼睛看着二爸,慢慢将头转向石化的我,“智律⋯⋯”



那个早上他们用非常恶俗的理由搪塞了我,说什么公司晚上有宴会,不得不出席,嘱咐我玩儿得开心注意安全,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

扶着栏杆看海面,我依旧提不起精神,朋友们纷纷过来对我说“生日快乐”送我礼物,我心不在焉地应着收着,冥冥中就是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事⋯⋯

直到晚上的生日party结束,朋友们都去睡了,我一个人踏上甲板望着翻开的白浪吹海风才忽然想起一个我忽略的事实——

10年前,大爸二爸收养我的那天,是我的生日,也是他们的——婚期。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10-28 18: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