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29|回复: 3

[原创完结] 七十二小时逃亡[爱不离蜜月/半现实] BY:暴暴卷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33
帖子
41
0 点
不离值
5
589 粒
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6 小时
发表于 2021-10-30 14: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家里整理东西时找到的去年爱不离策划的蜜月指南实体书,有幸参与了其中的一场“旅行策划”。
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时时刻刻关注他俩,但永远希望他们可以一生都平安顺遂。

【字数:10028字】

水楼地址:鲸眠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Camellia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3
帖子
41
0 点
不离值
5
589 粒
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0-30 14: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XX年某日下午。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所有人都按照着自己的日常节奏例行公事,人与人之间的寒暄复制黏贴,咖啡的醇香也是日日都能复习过来,空气里的瞌睡因子一边晒着午后阳光,一边迅速扩张。茶水间里站着几个年轻的女性白领,正笑谈最近娱乐圈的八卦,每个人都以为此刻与平时并无二致。

几个人的SNS推送提示音下一秒同时响起。有人习惯第一时间就要查看信息,谈笑之余忍不住瞄了眼亮起的屏幕。她的面部表情没管理好,笑容在看到那条消息的同时固定在了嘴角。旁边的同事见人表情不对劲,对话自然被打断,趁这个间隙也纷纷打开手机,生怕错过工作上的讯息,而所有人在解锁屏幕的刹那,手指再也动不了了。

空气凝固。

但有什么,就在刚才爆炸了。




七十二小时逃亡



【第一天  7:00 a.m.】



郑允浩是在镰仓车站前的一家卖日式点心的小店门口见到金在中的。

他赶了凌晨的飞机飞羽田,这回没有保姆车,全程搭乘了公共交通,先从机场坐京急线到横滨,再转一班JR抵达镰仓,这是私人行程里很难有的体验。金在中最近没回过韩国,据说已经呆在镰仓有好几天,据本人发言:突然迷上这里,反正镰仓离东京也不远,权当来度假了。

然而,倘若这真的只是一次度假,郑允浩就不必在半夜看到那条ins后,当机立断联系助理订了去往日本关东的飞机票。

金在中坐在店门口的长椅上,嘴里吧唧吧唧嚼着红豆麻薯。看到郑允浩从车站出来,金在中简单地朝他点头。郑允浩快步走过去,还没说上一句话,金在中就把手中小碟里剩余的麻薯递过来:要吃吗?他此刻因为嘴里有东西没法说话。

郑允浩深吸一口气,缓了缓,用牙签戳住麻薯也往嘴里丢了一颗,两个人面对面鼓着腮帮吃东西。早晨的镰仓还没苏醒。这边是有一定规模的车站,但这家点心店开得相对偏僻,所以周围没什么过路人,相当幽静。

金在中咀嚼完毕的同时,郑允浩也把牙签放回碟内。金在中抬起头,清晨的太阳有些冷,郑允浩后脑勺跟太阳重叠,一时逆光得他晃眼。

他说:你来得好快。

郑允浩耸肩,在那条长椅的另一边坐下。说是长椅,实则空间有限,坐一人正好,两人就稍显拥挤。郑允浩坐下后又往那边挤了挤,金在中装作嫌弃,但也没反抗。

因为我要冷静。郑允浩伸出手握住了金在中的那只。

你在首尔冷静不了吗?

郑允浩轻笑着摇头。

要看到你以后才可以。

金在中不以为意地撇嘴,耳后根却红了:那你要花多久才能冷静下来?

车站入口的熙攘声开始变大,看起来这座小镇的一天即将开始。郑允浩穿着黑色大衣,没表情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都叫人难以接近,当然这点金在中也不遑多让。他见男人不发言,空着的那只手在反复摩挲膝盖。金在中挑了挑眉。

嘛,既然你来都来了。

金在中站起身,拉下帽檐,朝郑允浩一弯嘴角。

在那之前作一场旅行,我看也不错。




【第一天  02:00 p.m.】


江之电是连接神奈川的镰仓市和藤泽市两头的有轨电车,全程大约长十公里,对一般游客而言是游玩镰仓的最佳交通工具。金在中提前买好了车票,走在郑允浩前面带他,说好歹他比对方多花了几天熟悉这里,弟弟跟好别迷路。

金在中确实初衷是来拜访一位认识的日本朋友。

镰仓受欢迎的观光景区多数沿海,而那位日本朋友却住在靠近山的地方——他和他老婆开了家烤鸡肉串店,周围也都是些可乐饼店蔬菜店之类的铺子,镰仓当地居民的生活感油然而生。这里离东京不远,却跟大都市的模样截然相反。金在中住在朋友家的两日,每天一醒来,透过窗子的天光温柔地映上他的视网膜,他一下子就在这里放松了下来。

人在放松的时候,不适合做决定,又最容易做决定。

金在中表示道理都懂,可手指就是不听话地先一步动作,于是那条SNS就那么毫无防备地冲了出去——

“jj_1986_jj : 我准备好了。”

他没打算删除。而郑允浩,这一次也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利索。

那你前几天都玩了些什么?

他们从镰仓出发只坐了两站,就在由比滨那站下来了。附近有个海滨公园,旅游淡季的工作日,游人并不多。金在中跟郑允浩简单地走了一圈,就跑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盒便当。两个男人坐在温暖的店里,吭哧吭哧吃得很香。反正没人规定偶像吃便当还得优雅,何况都是老偶像了,围着的人也不多了。

没怎么玩,主要是见朋友。他家那边没有观光景点。

金在中食用完,将塑料饭盒盖子扣回去,轻声说了一句“我吃饱了”,起身顺手将郑允浩的空饭盒一同捎走扔进垃圾桶,回来见对方还对着信息编辑栏的界面缓慢打字。金在中瞄了眼联系人备注,郑允浩是在跟助理发消息。

在开始交代事宜了吗。

金在中调侃他,但郑允浩没抬头回应。涉及到打字这件事,他十几年如一日无法一心两用,此刻的处境不方便发语音,他只得老实专注地打字。见郑允浩没功夫理他,金在中冷哼了一声,也拿出手机开始玩。

他打开SNS,各国语种的评论一如既往地铺满了收件箱。尤其是最新的那条状态下,很多人都在不停询问准备好什么了,有猜测新唱片新con或是新节目的可能性,也有一些爱开玩笑的饭又往某只熊身上猜,措辞比较幽默,看得金在中忍不住笑了。小女孩们总喜欢爱情故事,喜欢被细节的甜蜜冲昏头脑,不知道她们当中有多少人清楚真相有多甜蜜,就同样有多沉重。所以,这个世界到底需要的是叫有些人痛彻心扉的真相,还是所有人都能勉强接受的假相呢。

她们说:世界在等着。

金在中想:世界先放一边,我也在等着。

郑允浩消息发完了,看金在中笑笑地盯着手机屏幕,立马凑上去:我们在中笑什么呢。郑允浩越老越爱撒娇,比年轻时候更甚。金在中心里很受用,面上还是不客气地朝对方斜了一眼。

关你什么事。哦,消息终于发好了吗。

金在中的小脾气永远说来就来。郑允浩眨眨眼:大概说了下回去的时间,还有要准备起来的事情。你知道我打字很慢的。

金在中重点抓得很快:哦?你算好回去的时间了嘛?

是啊。不过我很喜欢镰仓,之前也没机会来这边好好玩,现在的时间我们还是尽情享受吧。

了不起,了不起,郑允浩的话术敢用到他头上了。金在中既愤愤然,心里有个地方又莫名其妙地放松了下来,他走出便利店的脚步轻快起来,说要跟郑允浩比赛看谁先跑到路口,结果喊三二一的时候抢了跑,郑允浩还没反应,对方便先一步抵达了目的地。

金在中笑得得逞又开怀,他的背后是一片海,三两步的距离也要朝自己挥手:猪!快跟上啦!



【第一天  11:00 p.m】


命运,那么疯狂,那么美。

二十多个小时前刚好接收到的讯息,是金在中表面上发给全世界,实际上只发给一个人的信号。郑允浩分毫不差地看到,仿佛听到了他们之间二十年来终于一垂落定的声响。他联系完助理订了最快去羽田机场的航班,心脏的位置仍能感受到余震,激动之余,同时也提醒自己接下来在去机场前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允浩?这么晚了有事吗?”

听筒那头是父亲刻意压低的声音,看样子母亲已经睡下了。郑允浩深呼吸,纵使光州离首尔几百公里,纵使父亲现在没有站在他面前,他此刻也难掩内心的紧张。郑允浩试图进入以往每回跟父亲告知自己作出决定的那种状态,他爸爸说:任何一件事你若想说服我同意,必须拿出合理的逻辑。其实这一点,郑允浩从小到大在别的方面从未让郑父失望过,可唯独在他跟金在中的这件事上,就算郑允浩能拿出一百个合理的逻辑,回应他的也永远是沉默。

“抱歉,打扰到您和妈妈休息了。”

他翕合着嘴唇,思考他之前曾排练过的第一百零一个逻辑演说。

“不小心拨错了?”可答复迟迟没有得到,父亲有些疑惑。

“不,没有拨错。”郑允浩握紧了手机,“这么晚打扰您并非突然。有这样的事情,我必须现在要告诉您。”

郑允浩多少明白,对方是心有所觉,但亦做不解。

他缓缓地一边整理措辞,一边有条有理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到最后。郑允浩身上有一股打不败的天真。就算他作为专业偶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二十多年,就算他已深谙其中人情冷暖。沈昌珉总吐槽他的乐观完全没有根据,为何总能无条件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脑回路里塞满了童话故事。

可“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我既然是要去实现它,那为何不这样想?

手机另一边的沉默像是没有尽头。郑允浩吞咽了口喉咙,每一秒都仿佛被拉长,助理已经把确认完的机票信息发送到他手机上,这沉默还是久久盘旋。就在郑允浩想率先打破僵局,他终于听到那头苍老又无奈的声音。

“......你就非要跟他在一起吗?”

你,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吗。

郑允浩从梦中惊醒,眼神聚焦后发现自己原来坐在椅子上睡着了。镰仓的店打烊都很早,还好他们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洋快餐店可去。餐盘里的薯条已经冷掉了,金在中预谋恶作剧,想拿一根插进郑允浩的鼻孔,见对方醒了只好作罢。

不再睡会?我们要在这度过一晚哦。

再睡下去,你是想把我两边鼻孔都插满么。

你小子!我是那种人嘛!最多插一根,拍张照就结束了啦。

他们低声拌嘴,店里配合地放着悠扬舒缓的背景音乐。这个点食客已经不多,接下来会更加冷清,就算两个人同时睡过去,应该也不需要担心什么。

订旅馆势必要查身份证,太麻烦了。

临近傍晚,郑允浩问金在中我们今晚怎么办,金在中思考了两秒,给了他这么个答案。

顺带一说,我身上只带了现金,除了要买回去的车票,只剩几千日元,这边的旅馆哪家都订不了。

郑允浩听完,咧嘴一笑:真巧。我也差不多唉!

金在中真想直接撂倒郑允浩,然后指着看到这里的读者冷酷扭头:别以为我会说他傻得可爱,门都没有!

但谁说这不是默契。

趁着郑允浩小憩的间隙,金在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上面用签字笔写了几个景点。他就像所有来旅游的人一样做好了攻略,即使内心明白这是一场随时都会中断的旅行。

可这到底是旅行,还是冒险,或者说,这其实是场逃亡?

好在他们两人现在全都一无所有。

金在中在威胁郑允浩的同时,也是在威胁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3
帖子
41
0 点
不离值
5
589 粒
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0-30 14: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  09:00 a.m.】


镰仓遍地都是寺庙和鸟居。

金在中打算下午再去附近的寺庙游览。就算到了人相对多的观光区,这边的节奏还是很慢,可比起前两日他在朋友家那边的体验又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看到海的关系。他在韩国时就很喜欢去釜山,哪里的海都能让他平静。

湘南的海岸线真漂亮。

郑允浩沿路跟排队上学的日本小学生击掌,金在中在后面看着,顿觉这场景似曾相识。他这才想起,东方神起在日本刚出道那会,他也和郑允浩两个人来过一次镰仓。身处异国,那时候籍籍无名的两名少年走在路上还不会被认出来,他们那段期间被逼着学日语学得苦闷,难得经纪人终于同意放一天假,金在中就拉着郑允浩跑去了镰仓——选择那边的理由除了近,也是因为看灌篮高手而想去圣地巡礼。

只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抵达镰仓高校前那一站,就被经纪人大哥一个电话召唤回去说有临时敲定的新通告要跑。

有很多很多以前没机会跟你做的事,现在想要一起去实现。

以后也想。

他盯着那个背影默念道。

金在中说想吃拉面,正好郑允浩肚子也饿了,两个人寻觅着拉面店,半路上,突然下起雨。雨势又急又猛,还好两个人都是大长腿,很快钻进了距离最近的一家店铺下的遮雨棚,身体没怎么被淋到。

这雨一时半会看来不会停下。

他们躲雨的地方是间年代感悠久的文具店。目前看样子也没法走出去,金在中扯扯郑允浩的袖子,问:要不进去看看。

进了室内便是另一番天地。经营这家文具店的是位老太太,听到门口的风铃响起知道有客人进来了,从账本里抬起头道了句欢迎光临。

两个人穿梭在各个货架间。架子上的文具款式都很老旧了,真不确定这是否能受现在的年轻人欢迎。不过从他们的角度看,到了某个年纪后,再看这些以前的东西总感觉很怀念。

郑允浩和金在中在同一个货架面前停了下来。

要说这家文具店特别的地方,这里提供的信纸种类出乎意料的多。眼前平铺着几十种不同质地,泛着不同色泽的纸张。金在中好奇地看向旁边对信纸种类的标注简介,有个声音便适时地插了进来。

“我们这边虽然是文具店,但也提供代笔服务,所以信纸的种类就格外多。”文具店的老板娘笑意盈盈地站在他们边上做介绍,同时递来两块干毛巾。

允在二人一愣,很快接过毛巾礼貌道谢,跟老板娘的对话也自然地进行了下去,“您说的代笔服务是指?”

“嘛,简单来说,就是帮别人写信和寄信。”

“哎?”

“因为有些话并不适合口头上直接讲出来嘛,所以写信就成了一种比较合适的方式。”老板娘抚摩着架子上的信纸,那平滑的纸张触感一定很不错,“但有些人就算有想写信的心,未必有交出去的那份勇气,尤其是在一些重大的决定上。所以我们代笔人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听起来很有趣啊。”金在中笑着应答。

“嗯,不过最近几年大家似乎又重新恢复了对写信的热情,所以代笔的生意就冷清了很多。”老板娘调皮地开了个玩笑,“情人节也快到了,最近来买信纸的女学生越来越多,所以正如你们看到的,我把后面的库存几乎全搬上货架了。”

“哈哈哈,青春很美好呢。”

……

要不是偶然进到这家店,金在中觉得情书这东西已经是上世纪的回忆了。年轻时候他当然也收到过,但他知道,郑允浩肯定收到的比他多。拿昌珉当年的经典台词来说,“女人们朝允浩哥那是蜂拥而至,一点也不夸张的”。金在中鼻子里哼哼了两声,随手挑了张方方正正的信纸就去了收银台。

文具店有一方小小的角落摆了两张桌子和配备的椅子。外头的雨还在下,郑允浩神游地坐在那等金在中,结果一张纸和一支笔先一步从天而降。

郑允浩一怔:这是要干嘛?

金在中一喝:写!

写、写什么?

情书啊。金在中挑眉,又朝自己比了个拇指。给我写情书,我还没收到过呢。

郑允浩懵了,他懵掉的样子更像只大熊,只不过熊先生这么多年也习惯过来了兔子先生的不按常理出牌,他没多久便消化完毕,老实地哦了一声。可刚拿起笔,仔细一想觉得不公平,于是委屈巴巴地抬头看向金在中:我也没收到过你写的呀,以前的交换日记不算的。

金在中皱眉:好吧,但预算只够买一张信纸了。难道要撕一半?

不用啊。郑允浩耸了耸肩。我们一人写一边不就好了!话音刚落,他就坐到了金在中的右手边。金在中一看这位置安排,忽地明白过来:左撇子和右撇子还能这么配合。

金在中原本就是心血来潮,说要写情书结果说完心里立刻后悔,比起他,郑允浩好像更能轻而易举把一些肉麻的话说出来,到时候不自在的只有金在中一人——无论过多久,他都还是做不到在喜欢的人面前坦诚自己的心意。所以最后和郑允浩约定好,两个人写的时候谁都不准偷看,到时候等字迹干了就对折信纸,多年以后再拿出来当做纪念。

窗外的雨声在变小。

金在中圆滚滚的字体跃然于纸,他拿笔的手有点僵硬,心想自己果好一阵子没动笔写过字。他悄悄瞥了眼郑允浩,对方相当专注,那表情显得他侧脸更好看,金在中忍住了多看几眼的念头,很快收回眼神。

说起来,刚才老板娘提的代笔人,我倒是很感兴趣。

嗯?你又怎么感兴趣了?

哼哼,要是回到过去让我当上代笔人,我就专门接收那些给郑允浩写情书的生意。我要在里面写满你的坏话,看你读完之后还能不能在女孩子面前假正经。

我哪儿假正经了。

你就有!

好啦,那些情书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们在中别那么在意嘛。

哈?你的那些情书跟我有关系吗?

......

跟郑允浩吵了二十余年,但仿佛永远都能吵得下去。他们左右手换行时容易擦碰,两个人丝毫不烦,还乐此不疲地玩起了“碰碰车”——就在这间陈旧的文具店,店里除了他俩空无一人,老板娘还在柜台前面哼着小调。这里仿佛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小角落。金在中突然感慨,此刻若是永恒该多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窗外的行人只是行人,大家都在彼此的世界路过。这里是神奈川的镰仓,不是刀光剑影的首尔,不是光怪陆离的东京,不是光州,也不是公州,没有家人叹息和悲伤的脸庞。

写满字迹的信纸放置着晾干了。郑允浩起身将信纸小心折叠,再折叠,随后塞进自己大衣的内侧口袋。

他说:雨好像停了。

金在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那我们走吧。




【第三天  06:00 a.m.】



后来他们如愿以偿地吃到了拉面,不过那场雨打乱了当日下午去寺庙的计划,因而又是以四处闲逛告终。夜色在不知觉中降临,镰仓到了晚上路面很暗,郑允浩和金在中走在路上仿佛游魂,金在中提议今晚要不去公园的长椅上露宿,郑允浩想了想说,如果被当地的日本巡查当做流浪汉抓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最后依然在快餐店挨了一晚。

他们身上的钱在逐渐减少,金在中重新算了一遍,接下来若想走得再远点,可以从交通费用里适当扣除,能用步行替代的,就不坐电车,食物也尽量以最便宜的三角饭团来填充。

郑允浩说好。

又一次从快餐店出门,他们步行到了最近一站的江之电车站。为了了却昨日没能去寺庙的心愿,他们打算直接坐到极乐寺那一站,接下来就靠步行来节省开支。

首班车上人稀稀拉拉的,空车厢都有很多,他们随便进入一截空厢,郑允浩先挑了个位子,金在中偏不要和他一起,在郑允浩的正对面坐了下来,说:这样我们两边的风景都能看到了。郑允浩笑笑,便由着他去。

快过去四十八小时了。

金在中在第一天过后就没再多问,郑允浩知道金在中在等他,不过郑允浩心里也有别的想法。

电车行驶后,手机的震动声从金在中的口袋里传来,打扰了他看铁道两边日式民宅的乐趣,一看消息推送,结果是坐在他对面那厮发来的。

【说起来,以前也一起来过镰仓,还记得吗。】

金在中抬起头,看到郑允浩像是沉浸在某种甜蜜的回忆里。

【记得啊。刚在这里出道那会对吧,结果哪都没去成,还在电车上就被经济人叫回去了。】

金在中打字可比郑允浩不止快一点。

【而且那时候就想去灌篮高手那个路口,嗯,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去成!】

他打完一行接一行,然后得意洋洋地看着对方龟速移动的手指,坏心眼上来再度敲上屏幕。

【猪!你打字太慢了^^】

结果这一行字发过去之后,郑允浩真的停下了手中打字的动作。那家伙仿佛预感到什么,在一片阳光中嚯地抬起头,那双眼里充满了期盼,如同一个跃跃欲试的孩子。

郑允浩做了个口型:马上要来了。

来什么?

金在中差点想脱口而出地出声询问,整个人在下一秒陷入黑暗。

江之电钻进了一条隧道。

这黑暗对郑允浩来说并不是没有预兆,甚至还让他十分怀念。就像刚才金在中说的那样,镰仓带给他们共同的回忆是灌篮高手里那所到不了的镰仓高校,可金在中不知道的是,郑允浩还有一份独属于他自己的纪念。

在两个人还没正式开始纠缠至今的日子前,曾经还有过一段他们各自心情摇摆的阶段,摇摆更多的那个人是金在中,郑允浩的心意坦率过,也迂回过,金在中通透得很,很早就察觉到,但更多时候选择避开。可本来就分到一个团金在中又能逃到哪儿去,所以在和郑允浩的关系上,表面是关系好的团员亲密的朋友,实际上则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

在日本刚出道时就正值这段时间,不过繁忙的通告和单调的日语学习没给他们思考这些的时间,于是那一日郑允浩被对方拉到镰仓,最后尽管没玩什么,但给了他们能喘息的机会,因而就有了思考那些有的没的的闲暇。

19岁的郑允浩也会在江之电的车厢里看向19岁的金在中。

那时候拥挤的车厢里不会有人认识他们,可在不远的将来,东方神起一定会占据日本市场,然后走向整个亚洲,再走向整个世界。

他的爱情要不要坚持到底,还是就此断在这里。

郑允浩皱死了眉头,想着想着下一秒整个身子陷进黑暗。他一时没能反应,广播里的女声在提醒乘客电车进入隧道,请小心脚下,郑允浩那时的日语水平只能艰难地听懂其中几个词。

那就借这个机会,做决断吧。

山洞尽头的光点便是出口,在电车重新回到光明的那一刻,他要果断地做出最后的决定。郑允浩一边想一边抓紧吊环。



十。

我一旦想要做的事,就一定要看到那个结果。

九。

我记不清金在中拒绝过多少次了。

八。

他不是真的接受不了。

七。

可是如果他愿意接受,我们东方神起以后会怎么样?



六。

不作为U-know,郑允浩你又是怎么想的?

五。

我喜欢他,就算神认为我有罪,我也喜欢他。

四。

可他对我说,不可以。



三。

不可以。


郑允浩闭上了眼,出口近在咫尺。

以前也看到过人说,若喜欢一个人带来的伤害更多,那也可以换种方式去守护。郑允浩仔细思考自己理想中跟金在中发展的关系,他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恋人,也希望他们还是朋友,是互相激励的竞争对手,除此之外,还能互为老师,教给彼此更多的东西。

但如果真的成为恋人,一旦分手,其他形式的羁绊也将殆尽。

他和金在中不会再有一点关系。


二。

不。


少年允浩恐慌地睁开眼。

电车就在下一刻即将冲出山洞,他心里有只一直以来紧握成拳状的手,此刻拳头正在逐渐松开——他想要把执念连根拔起,干脆地丢进自己身后的那片漆黑。也许一切从最开始就是错误,那让它归于结束,他跟他的关系会有个新的起点。也许不能成为那个特别的存在,但至少可以陪伴在对方身边。


一。


郑允浩的衣角被一把扯住。

他分心了,回头一看,对方气喘吁吁的脸从黑暗中一跃,于光明中瞬间浮现。美少年瞪着双大眼睛,急急地用韩语低声埋怨:允浩我刚才被人群挤到边上啦,总算找到你了。

——可以。


江之电重新回到阳光下。

金在中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一把握住,他的心不可抑制地乱跳起来。正对面的位置上已经没有人。金在中侧过身体,郑允浩正坐在那。

他眼睛在笑。稍微眯一眯眼,眼皮那的褶子就出来了。郑允浩老了,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虎牙少年。

老少年轻弯嘴角,向另一位老少年的耳边凑了过去——





【第三天  07:00 a.m.】


“我打字太慢了,所以听我说话吧。”






【第三天  07:01 a.m.】


“我的答案,从二十年前开始就没有变过。”






【第三天  07:02 a.m.】

“那你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33
帖子
41
0 点
不离值
5
589 粒
5 颗
0 滴
在线时间
96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0-30 15: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天  05:00 a.m.】



他数不清他们走了多少条路。有通顺的,可以直接拐进大路口;也有走着走着成死路的,尤其分布在民宅集中的那一带,金在中在电车上看到日本乡下的民宅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从寺庙出来后,便慢悠悠地在这片地区晃悠。反正,他们要去的镰仓高校也已经离这不远。

金在中嘴里哼着歌,换了几首不停地哼唱,因为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灌篮高手的主题曲调调就不知不觉漏了出来。郑允浩听出来后,就跟着一起唱。他们来镰仓的季节并不完美,看不到盛开的紫阳花,也无法吹着初夏气息满溢的海风,绚烂的烟火大会更是绝缘,但还好,至少身边的人是对的。

最后一个三角饭团也被消耗完毕。

这种贫穷的感觉许久没体会过。金在中不清楚在将来真相大白以后,是否会遭到其他磨难。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银行卡冻结,也许会被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谴责,他们的家人又会受到怎样的连带影响。这些事他以前就没少考虑。

有什么让所有人都幸福的方法吗。

这第三晚,金在中连露宿都不打算了。他和郑允浩两个人在便利店坐到深夜,出门之后朝着镰仓高校的方向绕着一圈又一圈的路,至于郑允浩说的巡查,他们有惊无险地避过了两次。金在中想要在天亮前,走到那个坡道。

走到那个铁道口,做那件自己这三天来一直积攒着勇气想做的事。

郑允浩这个人啊,切开来都是黑的。自己说起肉麻话来毫不费力,明知道金在中很难在他面前开口打直球,还要他亲口说出自己的答案是什么。装傻充愣的本事倒是一身,金在中气得牙痒痒,早知道之前在文具店写情书时多画几个猪头。

他们俩走在这条长长的坡道上,谁都没有开口。

海浪的声音慢慢变得清晰,金在中知道已经离那很近了。夜色还笼罩着这片区域,大地静悄悄的,像被降下魔法。金在中觉得过去的三天都好像中了魔法。绵延的海岸线,深夜的便利店,镰仓的落雨,历史感的文具店,合写的情书,无人的车厢,命运的隧道。这些联结到一起构建了他的理想乡,而同他一起构建的人,是从残酷世界里飞奔而来的郑允浩。

他们终将要回到那个残酷的世界。

这本来也是他的初衷。


哇,不知不觉就到了呢。

郑允浩在他旁边出声,金在中抬头,看到远处黑色的翻滚着的海浪,仿佛那就是魔法的边界。他们已经走到魔法世界的尽头。江之电尚未运行,天边即将掀开曙光,想必离首班经过这的时间也不远了。金在中的脚步稍作停顿,深深地呼了口气。

郑允浩,来比谁先到那吧。

他这么说道。这回连三二一都没数,金在中就直接迈开了步伐。

他拼命地往前奔跑,不停奔跑,一口气就跑到了铁道口的另一边。郑允浩刚跟着跑到路口,看到金在中朝他做了个禁止向前的动作,于是将脚步停下。隔着两根横道栏杆的间距,他站在对面,盯住自己。

知道吗郑允浩,我经常觉得前面是地狱烈火,后面是万丈深渊。我有挑战全世界的勇气,但是只要一个你,就可以轻易把我摧毁。我们之间总在经历翻来覆去的疼痛,爱情永远伴随战争,而这样的我们,现在站在了最后的博弈舞台上。

这是我最后的攻击。


“郑允浩————!”

金在中大声地,用尽了全身力气朝对面喊出了那个名字。

信号灯像呼应这般喊声,一下子全亮了,那是江之电的首班车即将经过这里的预兆。横道栏杆即将垂下,禁止两边通行。有个人影则是比栏杆下降速度更快一步地冲过了铁道口,金在中还没站直身体,就被一个拥抱毫不犹豫地箍进了怀里。

“我听到了。”

电车在背后呼啸而过,那个人的声音差点就要融进轨道的声响里。

“我冷静下来了。”



【第四天  07:00 a.m.】



回到镰仓站刚好七点。

郑允浩回去的机票订在了中午。金在中吐舌头:那你要不先跟我回东京一趟,我也订了那班的航空,到时候一起走吧。

郑允浩惊讶地挑眉:你什么时候订的。

金在中:你来之前我跟你助理说的啊。

他眼带笑意地站在晨光里,一别三天前用笑容掩饰不安的表情,现在满脸尽是从容。郑允浩心想,这小子果然不按常理出牌。金在中可能也没料到现在这个笃定的结果真的实现了。他俩的勇气刚好处在了同一频道,而接下来,会携手一起面对未知的将来。

郑允浩轻笑,伸手掏出手机,打开了先前看到金在中那条SNS状态的界面。简简单单的一句韩语,没有任何粉饰。

金在中疑惑地看着对方又开始敲屏幕,问:怎么了?助理那边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郑允浩摇摇头:不,是忘记了一件别的事。

嗯?

他还想多问,自己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不是聊天软件的消息推送,而是他小号关注的INS更新。金在中点开一看,不久,抬起头跟郑允浩相视一笑。



“ yunho2154: 我也准备好了。”



END

为什么在中在镰仓高校站前大声喊出了一句“郑允浩”。
BGM:好想大声说爱你-灌篮高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11-29 16: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