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我也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430|回复: 2

[原创完结] 互斥 BY:W零肆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37
帖子
414
0 点
不离值
18
7022 粒
4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735 小时
发表于 2021-11-19 21:08: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iroticroro 于 2021-11-28 16:44 编辑

留言: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5754-1-1.html
字数13000


短篇

1
金在中钻进郑允浩的车里时,外面还在下雪。他顶着满头雪花,冻得斯哈斯哈得窝在副驾驶座上,探出头,冲外面送他的经纪人小白警告了两句,“假期期间不许打我手机,听到没有!”小白一边点头哈腰,一边把金在中的行李搬到后备箱。
金在中关掉窗户,两只手毫无防备地伸进驾驶座上一直沉默不语的郑允浩衣服里,撩起他的毛衣直接捂在他的透着温热气息的身子两侧。
郑允浩被他冻得冰凉的手激得浑身一颤,皱着眉叹了口气,一动不动盯着金在中笑得很是得意的脸,半天挤出一句话,“车上没开空调吗?”
“空调没有你暖和呀!”
金在中笑嘻嘻地假装不经意,手却变本加厉开始往郑允浩胸上摸着,郑允浩伸手抓住他的手腕语气严厉了几分,“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在街上?”
金在中听完这话不满地哼了一声,收回自己暖的差不多的手,捧着脸搓了搓红红的双颊,“小气!摸摸你又少不了几块肉。”
郑允浩整理了下衣服发动了汽车,金在中看他脸上仍旧是冷冰冰的模样,咂咂嘴系上了安全带,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感叹了一句,“巡演终于结束了!老子终于可以休息了!”
他扭头瞟了一眼专心开车没理他的郑允浩,脸上泛起一丝不悦。
“喂,今天是你主动来接我的,为什么还是这幅样子。”
“不是我要来的,是伯母担心你雪天开车危险,所以拜托我来接你的。”
郑允浩回答的很是干脆疏离,然后随手打开了车上的电台按钮。
金在中听完先是一愣,然后盯着郑允浩淡漠的神情,方才的雀跃一扫而光。
“今天是我妈让你来的,所以你才来的吗?”
“不然呢?”

电台里正放着金在中新专的主打歌,还没开始唱就被郑允浩切掉换了下个频段,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开着车。

金在中默默靠在副驾驶上,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转头看着外面的雪,喃喃自语。
“他们都说,初雪这天许愿都会实现的。”
郑允浩余光扫了他一眼,轻笑了一下。“都是骗人的。”
金在中不信邪,语气变得强硬而倔强,“那我就许愿你会喜欢上我,不对!是很爱很爱我!要后悔之前没有好好对我,好好爱我!总之就是要爱我!”
他死死盯着郑允浩的侧脸,这些话说出来倒很像给郑允浩施加咒语一般。
郑允浩甚至没有正面看他,只是重复了自己方才那句,
“看吧,我说都是骗人的。”

2
金在中喜欢郑允浩这件事根本不是什么秘密,用沈昌珉的话就是,如果郑允浩是女生,金在中到领证年龄的那天,就能当天把他娶回家————虽然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是足以证明金在中有多喜欢郑允浩,然而这两人都是男的不说,郑允浩也是标标准准的直男,金在中表白过几次就被他拒绝过几次。总之就是,这事没戏。
金在中碰了几次壁,却仍旧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便是后来当了爱豆又一步步混出了名堂,成为了韩国炙手可热地位颇高的当红艺人,他在郑允浩面前仍旧是卑微倒贴死皮赖脸的样子。
沈昌珉说,金在中你放弃吧。
金在中一叉腰仰着下巴,“老子字典里就没有放弃!”
沈昌珉说,郑允浩不会喜欢你的。你有点尊严行不行啊?!
金在中伸出手指晃了晃,“老子为了他可以不要尊严不要脸。”

金在中话虽然这么说,但事实上他也并没有给过郑允浩什么困扰难堪,除了那几次表白,金在中没怎么打扰麻烦过郑允浩,行程多了之后,他俩联系便更少了。金在中除了过过嘴瘾,也就是个只会冲沈昌珉发发酒疯的怂包一个。
他其实挺怕郑允浩烦他不理他的,但是郑允浩对他也算不错,虽然态度冷淡,但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的竹马,父母双方又关系不错,再怎样也不会和他绝交。
金在中想,兴许他俩也就只剩下这层关系可以维持了。

金在中被送回了家,这次他被气的连车上的行李都忘了拿,直奔家门冲进屋里。金母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几句话,金在中上了楼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了门。
金母满脸困惑,看着门外郑允浩提着两个行李箱往屋子里走,立刻开门迎接,嘴里念叨着,在中这孩子太不懂事了,麻烦你了允浩。
郑允浩把箱子摆放好,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紧闭的屋门,鞠躬问候了几句便和金母道了别。

金在中听着窗外郑允浩把车停进车库的声音,然后又听到他回家锁门的声音。他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小心翼翼扒开窗帘往外看着对面的房子,这个场景让他仿佛回到中学时代,他也是这样晚上偷偷观察对面的郑允浩的。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默默躺会到床上看着天花板。时间过得真快,他从未想过自己喜欢郑允浩能喜欢这么多年。
之前沈昌珉问过他这样一个问题,
是不是因为郑允浩的不回应,反而让你坚持喜欢他这么久。事实上,你并没有那么喜欢他,你只不过是一种执念罢了。
金在中认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似乎永远不会有答案,因为郑允浩不可能喜欢自己,所以自己也就永远不知道结果。

3
假期的第一天,金在中就聚了三波朋友,晚上沈昌珉把自己送回了家,金在中喝的有点多,半个身子整个搭在沈昌珉身上被他扶出了车。正巧就碰上了扔垃圾回来的郑允浩。
沈昌珉其实和郑允浩不怎么熟,如果不是金在中,他俩也不会是一个圈儿的人。
两个人打了声招呼,郑允浩没立刻进家,揣着裤兜看着挂在沈昌珉身上的金在中。
“他喝了多少?”
郑允浩不冷不淡地问沈昌珉。
沈昌珉本来对郑允浩的印象一直是金在中自述的,被这么一问还愣了下,他本以为郑允浩是那种对金在中丝毫不关心的冷血直男。
“大概……反正不少,”沈昌珉的手臂捞起一直往下掉的金在中的身子,“中间还吐了一回,他酒量太差了。”
沈昌珉有些艰难地把他往家里拖着,还没走几步。手臂上的重量突然变轻了几分。回头一看,郑允浩已经把金在中搂了过来,手臂从他腋下穿过,下一秒就熟练的把他扛了起来。
沈昌珉看到他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眼巴巴看他俩进了家,半天后才拍了下巴掌。
“什么情况?!”
4
“想吐……难受……”
金在中头晕目眩在郑允浩肩头挣扎着,胃里一阵翻腾后开始干呕,郑允浩阴沉着脸直接推开金在中家里的厕所门,把他往马桶旁边一放,丢下一句,“吐吧。”便转身要走。
金在中呜咽着坐在地上,一边干呕实在吐不出什么,一边开始胡言乱语骂郑允浩。
从骂郑允浩无情无耻,到骂郑允浩死直男,骂着骂着自己又开始哭了起来,头埋进膝盖里小声啜泣着。
郑允浩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拳头攥得很紧一动不动。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在中那边没了骂声,只剩下熟睡的鼾声。

金在中第二天醒来时,头疼的要命。在床上翻腾了好几下,最后疼得龇牙咧嘴地睁开了眼。一睁眼没关系,对面熟睡的脸庞吓得他睡意消失了大半。
“郑,郑,郑,郑……”
金在中很是怂得从床上翻下来,扒着床沿看着睡觉的郑允浩,回想了半天昨天发生的事,愣是想不起来郑允浩是哪个环节来的。
正当他还在认真思考时,郑允浩手机响了。金在中一个激灵打算回到床上继续装睡,然而郑允浩却早他一步醒了过来,伸手拿起手机接听了。
“……好……恩……我这就过去。”
金在中像只海豹一样,整个身子软踏踏地往床上挪,等郑允浩挂了电话回头看他时,金在中双手抱着被子眼巴巴看着他。
“一会起来记得喝蜂蜜水。我先走了。”
金在中反应了一下,下一秒窜到床边抓住了郑允浩衣角,眨巴眨巴眼看着他。
“我……我,我头疼。”
金在中半天挤出这句话,样子看起来分外“真挚”。
“活该。谁让你喝这么多的,你不头疼谁头疼。”
郑允浩甩开他的手,起身穿上外套。“我一会还有事,伯母刚刚出去买菜了,蜂蜜水在厨房,记得喝。”
金在中撇撇嘴靠在床头,假装不经意地问他,“今天不是周末吗,周末还有工作吗?”
“不是,是去相亲。”
郑允浩头也没抬,穿着鞋子。
屋子里一片寂静。

“砰”得一声,金在中把手边仅有的可以扔的东西摔在地上。还没意识到那是啥时,金在中的手机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金在中心里喊了一声“我的手机!老子前几天才买的啊!”
然后眼泪不知是因为心疼手机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噼里啪啦往下掉。

郑允浩还弯着腰,就那样停了几秒,继而默默穿上鞋后,开始捡地板上的手机残骸。
金在中心里的怒气不知该冲谁发,他没道理生气啊,毕竟爱不爱的这种事,谁也控制不了谁也决定不了。他相亲结婚生孩子人家是人之常情,自己气又有什么用。
金在中从床上下来,一边哭一边念叨着,“我才买的手机,呜呜呜,很贵的啊,呜呜呜……”
他把七零八落的手机全部捡起来,扔在床上后开始跪在地板上拼凑着。
“还能不能用啊,呜呜呜……”
郑允浩默不作声地走到他旁边,然后蹲下来看着他。

“别哭了,我给你买一个。”
金在中哭的更大声了,“妈的,老子相册里还有一堆片啊!呜呜呜呜。”
郑允浩又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别哭了,我帮你重新下。”
金在中拍开他的手,身子往后一撤,满脸都是泪看着郑允浩。
“郑允浩,老子不喜欢你了,行了吧。你走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37
帖子
414
0 点
不离值
18
7022 粒
4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7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01: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1
短暂的假期结束后,金在中没来得及缓解一下自己第N次失恋的心情,便开始了他的日巡。连续三天的日巡结束后,又赶回韩国拍一个手机广告的宣传短剧。那几天他饭也没吃几口又加上休息不好,硬挺着拍完短剧,第二天就发了高烧。一周后是他出道十年纪念演唱会,这场演唱会说起来意义很重,他也准备了很久。公司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于是取消了这周他所有的行程,让他在家里好好休息。
金在中好久没睡得这么饱过,身子得到了久违的休息,整个人仿佛升华了一般。下午四五点醒来后他觉得肚子饿得难受,进了厨房转了一圈实在没什么想吃的,嘴里干巴巴空虚得很,只想吃点辣的刺激的东西。于是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点了一堆辣炒年糕,辣白菜,辣炒鱿鱼……点完后就躺在沙发看着电视,悠哉悠哉等外卖。
还没一会,门铃就响了。金在中心想今天这外卖可真快,来不及穿拖鞋一边喊着“来了来了”一边开门拿,然而一开门期待的笑脸僵在脸上。但是看了一眼门外的人手里提的东西,立刻眼睛一亮又恢复了神采。

但现在这情况也实在尴尬。前几天刚划清了界限,从此分道扬镳,这让他进来吧,显得自己多没尊严。不进来吧,可惜了这堆吃的。金在中站在门口真情实感地纠结着,脸上的五官险些挤到了一起。
郑允浩看他这幅样子,忍不住想笑。
“再不拿进去,这些东西就要凉了。”
金在中“噢”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开一个位置。
郑允浩把东西放在盘子里,摆了满满一桌。金在中闻着那堆饭菜的味道,直吞口水。他不动声色去厨房拿了碗筷,又不动神色坐到一旁,等郑允浩去扔垃圾时,立刻先尝了一圈,最后等郑允浩重新进屋时,又开始矜持起来了。
“行了,快点吃吧。这都是今天伯母专门做的。”
郑允浩这话刚落地,金在中停住了筷子抬头看他,心里一万句脏话就要脱口而出,但这次他忍了半天,最后冲他挤出一个极其官方客套的笑容。
“谢谢啊。麻烦你了,大老远跑来给我送吃的。”说完低下头闷不做声地大口吃了起来。
他的吃相实在算不上好,一个当红艺人吃饭的样子还像个孩子。
金在中觉得郑允浩盯得自己浑身不自在,他想了想人家都要相亲结婚的人了,以后再这样麻烦人家也确实不合适了。
于是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冲他说道,“你还有事忙吧?”
郑允浩坐在一旁看着他,摇了摇头回道“不忙。”
金在中“哦”了一声,又低头吃着。
心里呐喊着,你不忙看不出我很尴尬吗?!
漫长的几分钟后,他又抬起头,“你相亲相得怎么样?”
郑允浩摸了摸鼻尖,点了点头,“还行。”
金在中又“哦”了一声。
于是直到金在中吃完饭。两个人再也没有说过什么。
2
就这样连续一周,郑允浩都负责过来送饭,尬聊。金在中觉得他可真懂事,怎么这么听他妈的话,竟然可以忍受如此尴尬的关系氛围。但金在中后来想想,所谓君子坦荡荡,人家啥想法都没有,尴尬的自然不是人家了。
最后一天时,金在中去演出场地参加彩排,出门前给郑允浩打了招呼让他今天别送了。但出门时郑允浩的车却还是停在门口,金在中满头问号,直到里面人按了声喇叭后,他才过去上了车。
“不是不让你来了吗?”
郑允浩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回答他,“今天没什么事,去看看你平时工作什么样子。”
金在中苦笑了两声,突然就想起沈昌珉那句话。“难不成真的是自己不缠着他,他反倒觉得可惜了?”

和郑允浩单独在一起时,金在中总觉得空气莫名燥热。他心思烦乱地打开电台————又是他的歌。
金在中心想,啧啧啧,他自己原来这么红,打开电台就是自己的歌。
还没得意完,郑允浩又像上次那样切了频道,里面播放的是治疗男人前列腺的广告,金在中气哼哼小声嘟囔,“真该带你去看看……”
郑允浩憋着笑问他,“需要看病的是你吧,从小就喜欢跑厕所。”
金在中脸一红瞬间就炸了,“你才有病!你哪里都有病!全身都有病!”
“我有病你还喜欢我?”
郑允浩盯着他发问。
金在中瞬间被一句话顶的哑口无言。他咬了咬下唇不再说话,闭上眼睛撂下一句,“到了叫我。”假寐起来。
3
金在中觉得奇怪,自己一下车,小白不第一个找自己,倒是直接跑到郑允浩面前,神秘兮兮给他了什么东西。
金在中叉着腰把小白拎过来,低声问他给郑允浩了什么,小白满脸堆笑说,是演唱会门票啦!
金在中一愣,回头看郑允浩认真收起票来的样子,气鼓鼓走到他身旁,从他裤兜扯出那两张票来。
他看了一眼座位号,居然还是vip座。金在中立刻不乐意了,拿着票冲小白晃着质问他,“你当公司是发福利吗?贵宾票随便送人的哇?!我还挣不挣钱了哇!”
小白还没开口解释,郑允浩从身后夺过那两张票满脸无语地回他,
“这是我自己买的,少爷。”
金在中张张嘴,轻咳了一声掩饰着尴尬。
“咳咳,所以,你明天会来看我吗?”
金在中眼睛乱瞟着,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他。
“不看你,我难道看伴舞吗?”郑允浩指了指台上跳舞的几个身材姣好的女生,若有所思又加了一句,“那倒也不错。”
“不许看!不许看不许看——!!”
金在中立刻张牙舞爪扑了过来,两只手胡乱挡在郑允浩眼睛上。郑允浩抓着金在中的手,只是笑。
金在中心脏砰砰砰跳得厉害,脸跟着也红了起来。小白看了一眼这俩人,实在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种暧昧无比的画面,“在中啊,我们去彩排吧。”

金在中这才跳出两米远,一边扇着风一边说今晚太阳真大啊,哈哈。哈哈。
小白满头黑线跟在金在中身后,心想这哥真的是脑袋不怎么灵光吧。
4

郑允浩在台下一边看着金在中彩排,一边时不时拍着照片。台上的金在中和自己认识的那个任性单纯的孩子判若两人,虽然郑允浩已经看过无数次他的舞台,但每次看仍旧是感叹舞台上那样耀眼美好又遥不可及的他。

“在中这次又推了去x国发展的机会了?”
“可不是嘛,再这样下去,过两年服完兵役,也就算结束了。”
“搞不懂他为什么不去x国,这么好的机会……”
“哎一古,没听小白说吗,人家为了爱情……”
“女朋友吗?这么痴情的吗?再说去x国又不代表不回来了,异国恋也可以嘛。”
“听他们说的,总之在中自己也不想去啦。”
“恋爱脑真可怕,他还说自己如果真追到了,即使退圈放弃一切,都要和那个人在一起。可怕,可怕……”

………………
郑允浩的目光停滞在自己手机屏幕那个身影上,直到那个身影越来越凑近他的镜头,最后蹲在他的面前冲他笑着。
“喂!拍我可是要给钱的。”
郑允浩抬眼看着金在中满头金发,笑得一脸灿烂。却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5
金在中今天一整天状态极好,心情美丽人更活力。演唱会上连蹦带唱三个小时还加了快一个小时安可,整个会场气氛高涨,掌声如雷贯耳,尖叫声此起彼伏。
最后结束时,金在中忍不住哭了。他忘记自己说了什么讲了什么,只记得他泪眼朦胧中,满眼都是他的应援灯亮着。
他说,他爱这个舞台。
他说,他爱她们这些粉丝。

下了台金在中和伴舞乐队,所有工作人员庆祝完后,就去找亲朋好友打招呼,等他问候了一遍后,就开始寻找着郑允浩的身影,最后他在后台走廊里看到了郑允浩。
还有他身旁的一个女人。

金在中其实没看清那个女人长的什么样子,他就只是死死盯着郑允浩和她牵着的手。
然后他听不到周围任何声音,也感受不到周围任何的风吹草动。就那样像个木偶一样站在原地,死盯着。

最后好像是郑允浩先让那个女生出去等自己,然后他和金在中单独在那里说话。
等金在中恢复了听觉触觉等一系列感觉后,他的脸上除了汗水,就是泪水了。
因为他听到郑允浩说,那是他的女朋友。
然后听到他说,他这次是专门带她来看演唱会的,她很喜欢金在中的歌。
最后听到他说,“金在中,希望你能越来越好。”
金在中先是笑,之后便是擦了一把眼泪,仰着头努力吸着鼻子,“越来越好……郑允浩,你可真会安慰我。”
“在中,我们不合适。”
“对,性别不合适。”金在中点头,“噢不。即使性别合适,你也不会喜欢我。”他怕郑允浩会解释其他有的没的,先行一步替他说了。
看到郑允浩皱了皱眉,又看到他那双深邃的眸中划过一道黯淡的伤痕。
金在中没心思思考那些是什么。
他只知道,他又他妈失恋了。而这次,是彻底的,没有回头路的。
“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你伤也伤不到我什么的。你不喜欢我,也不用非得请来女朋友证明给我看,你看,刚刚我那个样子,肯定会让人家误会了。”
“你没必要这样子,你不喜欢我就算了,为什么非要这样,是不是只要我喜欢你,你就能肆无忌惮这样做,那我不喜欢你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喜欢我了?…”
可是,一切本该就这样安静结束的。
“金在中!”
郑允浩带着怒气直接打断了金在中的抱怨,空荡的走廊里他的声音显得更恐怖了几分。
郑允浩咬着牙,重重吐出一口气。
“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吗?对,你这么多年一直在付出,付出你所谓的爱,可是这对我是负担,是累赘,是我想摆脱都摆脱不了的东西!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吗?你喜欢我,我就要回应你吗?”
“你说对了,不是我们性别不合适,是我们不合适。”
“金在中,你听明白了吗?”

金在中看着他。他喘着粗气却说不出任何话。他什么话也讲不出来了。
金在中长舒了一口气,时间一分一秒走着。最后突然间他就想明白。
他冲郑允浩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
声音从方才的歇斯底里变得平静苍白,
“以前,都是我向你表白,然后你拒绝我。这次换我了,”
“老子不玩了。”
“老子玩累了,玩腻了。你记住,这一次,不是你拒绝我,是我厌倦你了。”
“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你。”


留言: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5754-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337
帖子
414
0 点
不离值
18
7022 粒
49 颗
0 滴
在线时间
273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16: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iroticroro 于 2021-11-28 16:43 编辑

字数13000
1
金在中大概沉寂了三四个月,没有任何行程活动,仿佛在娱乐圈突然消失了一般,粉丝在他ins留言数十万条,甚至每天堵在娱乐公司门口,只为见他一面。营销号有的说是他要退圈,有的说他被公司雪藏,有的说他得了重病,众说纷纭下,公司终于发了个声明,说金在中现在在x国,短暂的休息学习后将带来全新作品。

初夏临海的s市却仍旧有些微寒,金在中习惯了这里的昼夜温差,习惯了这里清淡的饮食,习惯了穿着一双拖鞋背心裤衩,能在海边躺一整天。
沈昌珉忙完了国内的工作,很是义气地出国陪金在中过这种潇洒自在却也规律的日子。每天看他在屋子里写歌,去工作室录音,有时和几个音乐人作曲录制到大半夜。
金在中的头发越来越长,有时候写歌写得烦躁时,他就把头发全部扎起来,拧成一个小揪揪,圆圆的脑袋很像个苹果。沈昌珉看他这副模样觉得好笑,偷偷拍了他一张照片,然后发在了自己ins上。于是时隔四个月,网上终于有了这么一张久违的金在中近照,一时“金在中近照”词条登上社交网站话题榜。
“喂!谁让你给我拍的这么丑的照片的?!”金在中拿着手机凶神恶煞勃然大怒。
沈昌珉一副无辜样子说,“我这不是看你粉丝可怜,透漏一下你的近况嘛。”
金在中恶狠狠地咬着牙,艺人通病瞬间上身,低头用手指划大,把那张照片仔仔细细从头到尾检查着有没有哪里不妥。
“靠,你就不能把我这张桌子马赛克掉吗?!”金在中看到照片里桌子角落放的照片时,顿时觉得后脑勺发麻供血不足。
沈昌珉看了一眼那照片,不由摇摇头取笑他,“我还以为你真要忘记郑允浩了,看来啊,是我高估你了。”
金在中无比嫌弃地伸手把那张和郑允浩的合影拿开扔到抽屉里,“我他妈根本没注意到它在这里好吗?!”他说的是实话,刚搬到这里整理行李时,鬼知道他行李箱里怎么还会有这张照片,那几天他屋子太乱东西又多,顺手放到了桌上没再管它。
“行了行了,谁会注意这张照片这么多细节啊,你的粉丝只关心你啦。”沈昌珉觉得金在中未免太过于大惊小怪了些,于是拍拍肩安慰道。
“万一被郑允浩看到,还会以为我对他念念不忘。这太丢人了好吗?!”
金在中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立刻掐死沈昌珉这个损友。
“人家都快要结婚了的人了,谁还会这样关注你的动态,注意这些细节呢?”沈昌珉本是随口说了实话,结果看到对面金在中脸上僵住的表情后,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金在中重新恢复了冷静,转过身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呃……我……”沈昌珉恨不得扇自己俩嘴巴。
“你说的没错。你看吧,好像一直以来控制不住的只有我而已,难过的发疯的只有我而已。”
金在中有些沮丧地笑了笑,他把桌上写废的歌词纸团到一起,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2
金在中发了新歌,反响不错算是个不错的开始。之后又和x国当红歌手合作了一首大热单曲,热到大街小巷,各处各地都在当背景音的程度。之后他陆续参加了x国一些炙手可热的综艺,拍了几支广告,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二次高峰。
阔别将近一年的时间,金在中在x国的首场演唱会拉开帷幕。兴许是他离开演唱会舞台确实太久,兴许是这是他在x国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次演出,他既期待,然而更多的是紧张。
演唱会当天晚上他右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他特意让小白帮忙查查右眼皮跳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预兆,小白说他太迷信了,这么个好日子想点好事不好吗。
金在中白了他一眼,转身去包里翻着什么。然后掏出手机给沈昌珉发短信,让他一会过来时给他捎点安定类的药物。这段日子他虽然比在韩国行程少了大半,但睡眠并不怎么好,遇到一些重要场合还要用一些药物维持情绪平稳。

登台倒计时,金在中调好耳麦在后台准备开场,透过监视器看着外面,台下是璀璨的星光和久违的尖叫呐喊声,他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一切都正常且顺利的进行着,金在中开场前的紧张随着演唱会的进行一扫而光。加上这次舞台设计得着实富有新意,最后安可时,旋转移动的舞台直至观众台上方,他能俯视着台下每个热烈高呼他名字的粉丝。金在中卖力地唱跳着,他站在不断升高的升降台上向大家挥手致意,追光不断掠过台下看台,灯光明暗变化中,金在中不知是出现幻觉还是怎样,看到了某个熟悉的面庞。
他扶着栏杆有些混乱地往下看着,升降台下降的速度有些快,他还没站稳就觉得头开始发晕,这才想起自己中途忘记吃了药。他抓着栏杆一阵阵晕眩,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最后升降台还没停到规定位置,他双腿一软,直接从升降台上掉了下去。

他听到耳旁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然后是一片混乱嘈杂,头顶上方依旧是炫彩夺目的灯光。他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一样的疼,然后就是头部湿乎乎得冒出什么东西,最后就失去了全部知觉。

3
金在中醒来时已经是演唱会后的第三天。
他头上还带着呼吸机,睁开眼后眼前是一片白,还有不断变化的黑色人影,适应了一会后,那些人影变得清晰起来。他听到医生们的对话,然后听到了医生向谁说着什么,最后他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哇,你终于醒了。”
沈昌珉的脸整个快要贴到金在中脸上了,金在中想如果自己有力气,肯定要一巴掌扇开他这张脸,但是看到他红通通的双眼,想着这孩子一定也很为自己担心,于是只是翻了个白眼,然后冲他张张嘴要喝水。
听到金在中醒来的消息,其他人纷纷进了屋子,金在中这才发现他爸妈,社长什么的都过来了。他本想冲他们挤出个笑说明自己没事,但是金母扑倒他身边一边哭得泣不成声,一边说着,在中啊你终于醒了,如果你没了妈妈要怎么办。
金在中想喊一声,妈你压着我手了!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其他人一边抹眼泪一边安抚着两个老人,说话期间他好像听到了说,之后还需要做什么手术,允浩已经过去听专家怎么说之类的话。
金在中眨眨眼,艰难地转过头看向沈昌珉。沈昌珉知道他要问什么,先是把他父母安顿好,说这里有他和郑允浩看着,他们两天都没怎么睡,先去休息比较好。等让他们走后,沈昌珉这才坐下,轻声说着。
“你出事时,他也在现场。”
“就在台下。”
“这几天都是他一直守着的。”
“医生说你状况不太好时,他还哭了。”

金在中怎么听怎么觉得不信,这几句话他哪一句都觉得不可信。最不可信的就是,郑允浩和为自己哭这两个东西怎么可能挂边。

但是下一秒他看着郑允浩推开病房的门,然后向自己走来时,他就突然信了。
因为他第一次觉得郑允浩丑的像个僵尸。

4
金在中身子慢慢恢复着,但一直开口说不了什么话,医生说他头部受伤的缘故,需要长时间地治疗和练习。
金在中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这个话痨会有开口说不了话的一天。
这种日子对他无疑是一种折磨,不光是说不出话,更是他面对郑允浩的慌乱和无措。
“要吃这个嘛?”
郑允浩在削一个桃子,看着他柔声问他。
郑允浩从来没这么温柔着对他讲过话,金在中内心嗤之以鼻。果然是他变惨了,郑允浩才能对他好一些。
金在中别开头看着天花板不理他。他说又说不出什么话,想问郑允浩一堆东西,又没办法得到答案。
“很甜的,吃一块吧。”
郑允浩用牙签叉了一块桃子递到他的嘴边,金在中闭紧了嘴巴,把头又歪向另一侧。
郑允浩放下了桃子,金在中本以为他不再坚持,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新一轮,
“你要不要喝点粥?”
“不要看窗外这么久,眼睛会受不了。”
“下来走走吧,走一会就行。”
“你给我说句话吧,医生说虽然现在很难,但是还是要说话的。”
金在中头一次觉得郑允浩怎么这么啰嗦麻烦。他抓了抓头发,烦躁得又开始往地上扔东西。
“不要……再……说……很,烦……”
他很艰难地吭哧吭哧往外冒字,
“好,我不说了。你不要气了。”
郑允浩弯腰把地上他扔的东西捡起来,放回原处。然后拿起湿巾,牵住在中的手腕,给他擦了擦手上的污渍。
金在中抽出手翻了身缩进被子里。
5
金在中身子恢复得很快,但是话仍旧说不利索。他本来就是话多的人,平时开心了,生气了,发泄任何情绪都喜欢噼里啪啦讲话。他没办法说话,脾气变得越来越坏。
回国后,郑允浩自作主张地搬进来他的家。金在中满脸抗议,但是看到金母眼泪汪汪嘱托郑允浩的模样,金在中气得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隔天郑允浩就给他买了一个电子画板,然后让他有什么话都可以写下来,但是画板不能用太久,说是必须让他练习多说话。
金在中在画板上写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说过永远不想要见到你。”
郑允浩歪着头看着那行字,摇了摇头。
“你说过吗?什么时候?”
金在中低头蹭蹭写着,“说过!当然说过!去年冬天时!”
郑允浩“噢”了一声,然后冲他笑了笑,“我不记得了。”
金在中瞪圆了眼睛,喘着粗气。然后想骂他,半天说不出话。低头要写时,没由来冒出一阵委屈,他扔掉画板和笔。
“滚……我……不想……”
郑允浩慢慢靠近他,然后扶住他的双肩,低头看着他。
仍旧是一副监督训练他能否一句句能否说出完整的话的模样。

“我想你。”
郑允浩开口教他。
金在中皱了皱眉,停住了要说的话。
“跟我读。”
金在中看到郑允浩冲他笑,气急败坏伸手锤了他一拳。
“我想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郑允浩没躲开,然后继续对他说着。
金在中知道这又是他的把戏,摆摆手不想学了。
“我要你,亲口对我说。”
郑允浩伸手环住了他的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拜托你,赶快好起来吧。”

6
“水。”
“我叫什么?”
“水!”
“我叫什么?”
“……郑允浩,水。”
郑允浩一笑,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刚要递过去时又突然停住了。
“你要对我说什么?”
金在中翻了个白眼。心想他妈的你有完没完啊!看老子好欺负是不是,老子会说话时能骂你八辈祖宗骂的坟头开花!
“谢谢。”
金在中忍辱负重。
“还有呢?”
金在中收回手,他妈的爱给不给,老子自己倒水。
刚要起来,郑允浩却把他整个围在沙发里。
“说不出不让走。”
金在中绞尽脑汁想了想,然后开口组织着语言,“谢谢你,给我,倒水。”
郑允浩心满意足给他这杯水,金在中瞬间没有了想喝的欲望,搞得跟调教猫狗一样,气都气饱了。

7
晚上金在中洗澡时忘了拿内裤,洗完后才发现这个问题。以前的话他就直接光着回卧室了,自己家怕个啥。然而此时郑允浩正在客厅看电视,金在中在浴室里急得抓耳挠腮,最后不得已打开了浴室门冲外面喊。
“喂——”
“怎么了?”
郑允浩听到动静,站起身凑过去。
金在中咣当一下关上了门,然后顶着门一字一句说着,
“帮我……拿……”
“拿什么?”
“拿,内裤。”
金在中满脸涨得通红。
他分明听到郑允浩低头笑了一声。
金在中又气又羞得打了一套空气拳。
郑允浩送过来时,金在中只漏出一个门缝。
“还要说什么?”
又来?!
金在中看郑允浩把内裤边边攥得很紧,狠狠吐出一口气。
“谢谢你……帮我,拿内裤。”
金在中继续要伸手去拿,郑允浩却又加了一句,
“你打算怎么谢我?”
金在中忍不了了,扯过内裤穿上后直接推门而出,气的支支吾吾指着郑允浩半天骂不出来。

“你……就……以为我……说……欺负……我……”
这些日子所有的委屈烦躁一拥而上,他讨厌自己如今这幅样子,他讨厌郑允浩对他同情怜悯的样子,他讨厌郑允浩对小猫小狗一样调戏把控他的样子!
他的眼泪比话来的多,瞬间脸上都是湿乎乎的。

郑允浩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委屈控诉毫不意外。
“不要……可怜……我,我,不……”

“金在中。”
郑允浩伸手去抓他的手。被他利落地躲开了。
“你又不……”金在中恶狠狠挤出几个字。

“谁说我不喜欢你。”
郑允浩皱着眉呼出一口气。
他抬手擦了擦金在中脸上的眼泪,看着金在中有些发怔的眼睛,很是认真的问他。
“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金在中一边哭一边摇头。
郑允浩开始还是有些笑的,然后他又开始问时,眼里也开始冒出液体。
“你觉得,我爱你吗?”
金在中本来还想摇头,但是他看着郑允浩的眼睛时,脑袋里突然开始播放默片一样,那是他和郑允浩二十多年的所有回忆。
“你怎么会觉得,我不爱你呢。”
郑允浩要哭了。
金在中很想近距离看他哭的样子,他刚想凑近看清楚一些,郑允浩却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他的唇上全是郑允浩的味道。
8
两家难得聚在一起吃饭,话里话外都是讨论金在中和郑允浩的事。说着说着,就说起了两个人也该到结婚成家的年龄,金在中瞟了一眼郑允浩,见他没什么反应后,自己也就安心继续吃。
郑母说允浩啊,这都三十了还没谈过一次恋爱,相亲了几次都没成功过,真是难题啊。
金在中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郑允浩满头疑问。
金母说,我们家在中也是啊,虽然说艺人谈恋爱很难,但毕竟也都三十的人了。
后面的话金在中没怎么听,脑袋里只是在想郑允浩从没相亲成功这件事。
然而就当金在中还在认真思考时,郑允浩却突然站起来了。伸手拉着金在中,让他跟着自己站了起来。
金在中云里雾里看着他,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后。于是低着头握紧了那只手。
“爸妈,伯父伯母。”
“我和在中。在一起了。”

那是极其漫长的沉默。金在中不敢看对面四个老人的表情,只是侧头看着郑允浩认真的侧脸。
“我喜欢金在中,我爱他。从小到大,我也只想过和他在一起,共度余生。但是我以前害怕的东西太多了,我害怕毁掉他的事业,我害怕伤害到我们两家人的感情,我害怕这一切和谐会被我的一意孤行破坏掉。”
“但是我……”
“差点失去了他。”郑允浩的眼泪啪嗒啪嗒落在他俩交握的手上。

金在中被他吓到了。

“我不想失去他。”
“我再也不想,失去他。”

9
这可能是金在中永远不知道的秘密。
就比如郑允浩的车上为什么打开总是他的歌,因为那个电台就是一个只放他的歌的电台。
就比如他几乎没落下过金在中所有的演唱会。
就比如他一次次拒绝金在中,却仍旧没办法狠心真的远离他。
就比如金在中喝醉后哭着骂他,他就在那里哭着听他骂自己。
就比如他听到金在中说,老子厌倦你了,老子不喜欢你后,觉得自己像死过一次一样。

就比如他听到金在中为了他不想去x国,有多气愤又有多无奈。
就比如他放在金在中行李箱里的照片,他如此胆小懦弱又自私,企图金在中不要忘了他。
就比如,发疯失控的人不是只有金在中。
就比如,他差点失去金在中后,他决定什么也不要了。


10
“要吃。”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端着一盘草莓走过来,张着嘴说出两个字。
“吃什么。”
“……”金在中张着嘴翻了个白眼,“草莓!”
郑允浩很是满意,递到他嘴里一个草莓。
金在中一口吞了下去,冲他嘿嘿一笑。
“还要。”
郑允浩变得越来越严格了,收回盘子等他说话。
金在中组织了半天语言,想着自己最近几天学的长句真的太难了,挠了挠头眼睛一亮,像往常一样投机取巧。
“我想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他说这几句话格外利落,然后张着嘴等着下一个草莓。

嘴里不是草莓,但是是比草莓更甜的一个吻。然后就是一盘子草莓塞进他的怀里。

金在中心想,还学这么多话做什么。

反正这样就有的吃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我也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1-11-29 17: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