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立即注册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75|回复: 1

[现代都市] 撕扯[短/虐] BY:镜花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20
帖子
28
0 点
不离值
3
32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70 小时
发表于 2024-2-19 20: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考古金在中大魔王时期的灵感,也为了练笔写的,本文描述了爱人去世后的那段时间的挣扎,会虐,介意慎看,为了更加带入,第一第三视角会随时切换  超短篇


水楼https://www.ibelieveyj.com/thread-7190-1-1.html


字数:3061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40 +1 收起 理由
Henno + 1 + 40 + 1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20
帖子
28
0 点
不离值
3
322 粒
2 颗
0 滴
在线时间
7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2-19 20: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混沌的感觉消散开来,五感好似在逐渐回归,周围的声响时而万籁无声,时而嘈杂不已,金在中尝试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看着它传来的反馈,看来他又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权,他尝试睁开双眼,但昏暗的环境并没有让他彻底清醒。

有多久滴水未进了?他也记不清了,只觉得自己的骨骼越来越清晰可见,那硌手的触感论谁也无法喜欢吧,他未着寸缕,从那天过后他开始很讨厌穿衣服,明明它只是个布料,为什么要假装爱人来包围自己,没有温度更不温暖,他不需要这种,不需要,不需要!

他坐起身,看到旁边的白色薄被已经被他撕扯得不像样子,这几天的夜晚他都是一边嘶吼一边拉扯,身体也宛如被他撕碎的被子一样破碎不堪,床单被罩那天回家他就扔到洗衣机了,他害怕,之前欢愉的气味还残留在床上,原来让他安心的气味现在却显得那样窒息,他发疯般得把床单被罩全扯了下来一股脑地塞进洗衣机里,那些被子……还没有拿出来晾晒吧?估计已经发霉了吧?突然想起之前允浩把衣服忘记在洗衣机里没有晾晒,他生气得拿着衣服质问他,允浩嘟起嘴巴试图拉起他的手,“好了啊在中,是我不对啦!下次肯定不会了,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们在中啊,生气的样子也是那么可爱呢!”郑允浩,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撒娇的样子真的很奇怪,和你很不搭,想到这在中久违的笑了出来,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越笑越痛,越笑呼吸越困难,眼泪大滴大滴得往下掉,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把那难听的呜咽声堵住,但是那该死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该死该死!郑允浩,撒娇吧,像原来那样来我面前撒娇吧,带着灿烂的笑容和奇怪的声调,我想听了,其实那样的你真的很可爱。

不知又过了多久,在中停止了哭泣,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他尝试走下床去,脚边的酒瓶叮当作响,他已经把家里所有的酒都喝光了,原来每次过节的时候,允浩也会要求和他小酌一杯,看着允浩越来越红的脸蛋和逐渐混乱的言语,在中总要调侃他两句,这时允浩就会双眼迷离地说,“在中啊,就算我酒量不好,也不要和别人喝酒好不好,也不要自己喝闷酒,那样我会心疼的。”
“骗子”金在中把一个酒瓶踢到一边“郑允浩大骗子!”
你不是说会心疼吗?那为什么你不来?你知道的,我一直就不是个乖小孩。身为检察官的你应该烦透了这样的我吧,你看着总是那样的正直稳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但是那样的你也会半夜陪我去游乐园,也会骑摩托载着我在马路上尽情欢笑,会当别人质疑咱俩时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一脸严肃地说“在中是我的爱人。”
桌子上还留着那天晚上做的辣炒年糕,明明上班前你还是好好得,当我问你晚上想吃什么时,你从后面抱住我,蹭蹭我的脸颊,“想吃你做的辣炒年糕了,晚上吃好不好?这次我不会弄乱锅里的东西了。”我无奈地刮了一下你的鼻子,“知道了,快去上班吧!”你在我脸上留下一个吻,满意地出了家门。明明是那样普通的一天,普通地像是咱们在一起这么长的岁月里最普通的一天。我在家里做好了辣炒年糕,刚端到桌上正在奇怪你今天怎么回来晚了,昌珉的电话就打来了。
当我在急救室看到你时,虽然想了千万种样子,腿还是软了下去,你毫无生气浑身是血地躺在里面,那个我拥抱了无数次的身体,已经变得那样地支离破碎,我知道的,其实你是个很注重形象的人,每天上班前都要细细地打理自己的形象,让我帮你打好领带,你说过人要努力掌控自己的一切,而形象是最好掌控的一项,所以不能马虎。而你最后却是那样脏兮兮的走了,在中拿出湿巾想要擦擦他的脸,昌珉一把抱住了他,“在中哥!”
“你让我给他擦擦脸!”在中用尽力气把昌珉推开,看到他满目疮痍的身体,在中的手不禁开始发抖,他躺在那里,安静地像是睡着了,17刀,他不知道他怎么挨下的这17刀,这17刀该有多疼啊,他总是那样,什么都自己扛着,估计他当时也没有喊疼吧。
可是我疼,我会怕疼,我是个拔牙都不敢的孩子,拔牙都需要你陪着才可以,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扔下那么怕疼的我就走了,在中的视线开始模糊,假的对吧一切都是假的对吧,他倒在地上时听到了昌珉急切地叫着他名字,昌珉啊,哥想睡一会,睡醒了,允浩就回来了,他就又会回来抱抱我,亲亲我的。
可是事与愿违,当在中醒来周围都是齐刷刷的白色,他看着顶上的天花板,这一切的现实把他的希望都打碎了,他沉默了一会,“昌珉啊……我想回家了……”
在中盯着桌上的辣炒年糕,放了几天已经开始变质了,他精心布置的摆盘也变得丑陋不堪,他突然发疯般的冲过去,用手捞起一把又一把塞入口中,他已经尝不出是什么味道了,口水汤汁溅得到处都是,他努力地想把这驼混沌物咽下去,但喉咙一反,哇地全部吐了出来。之前俩人准备公开时压力有一些大,在中有一点厌食,那时候允浩总是变着法地哄他吃东西,看到好吃的也会拍下来发给他,每天都会带不同的小吃回来。
“在中啊,你尝尝这个,说是特产呢。”
“在中啊,我来喂喂你,我们在中,最乖了。”
“我们在中啊,吃东西的时候最好看了。”
现在呢,一身的污秽的我,还会说我好看吗?我的美丽是因为你的滋养,现在的我宛如一朵凋零的花,破败丑陋。就在这时,嗡嗡的手机震动划破了这份寂静。
沈昌珉:在中哥,允浩哥的火化定到了明天。
沈昌珉:凶手已经抓到了,是之前允浩哥判决过的罪犯,不服审判结果出狱后来报复的。
沈昌珉:在中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好不好,允浩哥也不希望你这样的。
看着背景壁纸上他和允浩的笑脸,他突然笑出了声,原来他也看过爱人去世的电影电视剧,最后主角都因为对方不希望自己堕落的荒诞理由而振作起来了,但那毕竟是假的,是演给大家看的,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怎么会振作?如何会振作?他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是身体的颤抖,是痛苦的窒息,是揉在身体里的疼痛。
他拿起手机狠狠得砸向墙壁,手机变得四分五裂摔在地上,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开始抄起手边的所有东西,一个个的砸向地面,破碎声不绝于耳,既然自己不能完整,就让世界和他一起毁灭吧,当在中精疲力尽坐在地上时,这个家也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当初他们一起努力买下了这个属于他们的小家,一点点的装修,布置,允浩是个念旧的人,喜欢中古的风格,而在中喜欢富含艺术性的风格,俩人相互磨合,退让,各自保留了自己喜欢的风格又融入了对方的喜好,就像他们两个人一样,这个家他们布置的都很喜欢,但现在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在中已经哭不出来了,这具干瘪的身体里再也榨不出任何的眼泪了,他踉跄的起身走到浴室,俩人最喜欢的浴缸还躺在那里,他们曾在那里拥抱,亲吻,交融,似乎还能听到入浴剂发出呲呲的声音。在中打开水龙头,看着水流渐渐填满整个浴缸,他一下跌了进去,他好累,他尝试张嘴,却发现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坏掉了吧,他引以为傲的彩虹音,允浩最喜欢的声音,也没有了呢。
这时,他的视线集中在洗手台上,允浩的刮胡刀还躺在那里,透过来的阳光沐浴在它身上,散发着金属的光芒。之前在中就嘲笑过允浩居然喜欢老式的刮胡刀,允浩一边说着“这个更锋利,刮的更干净嘛!”一边在自己脸上涂上厚厚的剃须泡沫。金在中坐起身,把它拿了起来,上面似乎还带有着允浩的味道,他深深吸了一口,很合适呢……
说实话,当金属划破血管的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多疼痛,可能也是因为自己这具肉体到达极限了吧,他一点点滑入水中,水温似乎因为血液的融入而提升了一些,但是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冷,在意识消散之际,他终于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庞,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这几天你都不来,他看到了允浩在对他笑,那张笑脸忽地开始倒带,一帧帧回到了他们初识的时候,那时候的允浩还没有拔牙,脸上还带着可爱的婴儿肥,小虎牙也若隐若现的,金在中也不禁笑了出来,用尽最后的力气,终于吐出了那句——
“允呐~”
一切,归为寂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4-4-22 07: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