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立即注册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443|回复: 7

[青春校园] Secret BY:陆凉风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发表于 2024-4-3 09: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CChloe521 于 2024-4-3 09:32 编辑

男大文
绝非纯情男大请避雷

欢迎来这里跟我聊天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3 09:30:42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1

艺大总是这样。

小而精的规模和阳春白雪的形象总能让它在城市里占据有利的地形,使得它可以坐落在一个规模庞大的综合性大学想都不敢想的良好地段,出了门便是知名的上野公园,学校附近则是为方便师生而配套的音乐厅和小型展览馆。

学校被一条马路一分为二,美术学部和音乐学部相对而立,散落在各处的学生作品雕塑和被园艺师定期修剪的花坛精巧又做作,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学生高傲又肤浅。

艺术这玩意儿对一个人的筛选是全方位的,天分决定上限自不必说,若是自幼升学上来,必然花费颇丰,没点家底万万不会动半点儿走这条路的念头,所以周遭颇有一些自带世家公子和名门小姐高贵气质的同窗。

“这里的一切都带着巧言令色的做作和虚伪,简直无聊透顶。”

步履匆匆的走在去琴房的路上,擦肩而过的女生们似乎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具体在说什么倒是听不清,只听到了关键字是郑允浩。
烈日当空的下午,本身就讨厌日晒的金在中对周遭一切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层。

漂白过的金发在人群中如白炽灯般显眼,被烈日亲吻过的脸颊微微泛红,琉璃珠子般的瞳仁里散发着毫不掩饰的高傲和不驯。
任谁看了,都会感叹,这真是一张无可挑剔的面容。
当然,那对白皙可爱的耳朵上打的洞实在是多了一点。

难以想象的是,这样一副杀马特打扮,活像辍学失足少年的金在中,竟然是堂堂钢琴系的王牌。

即使他厌弃着这里一切,终归还是有例外,他喜欢刚刚那段对话的主人公,对面学部油画系的高岭之花郑允浩。

怎么喜欢上他的,金在中很难解释,甚至他自己也很困惑。如果他自己是直白的叛逆和不羁,锋芒尽显不知低调为何物,那么郑允浩就是标准的他所厌恶的那种“翩翩公子型的同窗”,韬光养晦,和光同尘。每次出现大抵都衣冠楚楚,行止得当,做事面面俱到,待人礼貌又疏离。

完美过头,总会让人觉得无聊。

虽然,金在中在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便暗自觉得这人绝对不止看上去这样纯良,并且开始好奇他的真正面目。

都说好奇是关心的开始,而关心是一切故事的引子。

等金在中反应过来自己被他吸引的时候,已经在想象自己在他身下承欢的模样。

没人知道金在中喜欢男人,更绝对想不到金在中喜欢的是对面楼的郑允浩。

既然都开始惊讶了,那么更惊讶一点也无妨,金在中有一个秘密,他是一名博主。

具体一点说,他是知名擦边博主。

听到这里不要开始扼腕叹息也不要急着脑补什么金玉堕风尘的戏码。金在中没有什么心理阴影,母亲是芭蕾舞团的首席,年纪渐长退居二线做了舞团团长,父亲更是业界小有名气的指挥家。自幼父母恩爱家境殷实,没有原生家庭困扰,更非自甘堕落。说到底,他只是知道自己有着男女通吃的顶级男色,也不介意让大家知道他有多好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有着庞大的硬通货,所以很想炫耀。

事实证明,买这种账的人多了去,人说到底都是可怜的动物。

只可惜金在中从不接受打赏也绝不考虑跟任何人私下见面,每次就是上号,发图,浏览大家的夸夸,无视私信里数目可观的骚扰和私联请求,回复几个看的过眼的评论然后消失。

正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反正不露脸,就是玩儿嘛,多刺激啊。

换句话说,他享受的很。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3 09: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2

艺大并不提供学生宿舍,如果不是家就住在附近的幸运儿,大多数学生都要自己解决住处,像郑允浩这样自己拥有独立居所的人并不多。

作为长男,本来被分散在公检法系统的家人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在正义之路上青出于蓝,成为一个有艺术修养的检察官。没想到他和妹妹都选择了本末倒置,偏离了既定路线,他进了油画系,妹妹郑智慧则在艺大附中学长笛,在肉眼可见的将来也会成为他的校友。

郑智慧跟郑允浩长得很像,身边人都说她就是长头发版本的郑允浩,俩人一水的大高个儿巴掌脸,丹凤眼直鼻梁,不做表情的时候带着点不怒自威的劲儿,专注在一件事上不动的时候又有些像人形手办。

两个孩子的学习生活都在同一片区域,郑家父母索性置办了这座半坡上的小型独立住宅,免得兄妹俩读书的时候来来回回过于奔波,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作为哥哥的允浩已成年,这孩子向来可靠,有他在身边,长辈对智慧也可以放心。

这栋两层的房子不大,二楼两侧各有一个小露台,墨绿色的外墙夏天会被爬山虎诗意的覆盖住,客厅铺着墨绿色的仿古砖和厚厚的羊毛波斯地毯,柔软的沙发旁伫立着温暖的落地灯,背后,则是一整面墙的书柜。

沿着棕色的楼梯走上去,左手边的房间属于允浩,右手边的那间不消多说,主人自然是智慧。

此时的郑允浩,正在他的小露台摆弄着他的单筒望远镜,并把它举到那个熟悉的角度上。

自从读小学时父母送了他一台入门级的儿童望远镜做生日礼物,所谓“夜观星象”就变成了他自小以来就拥有的习惯。

郑智慧曾打趣过他,“哥,幸亏你长得帅,不然大晚上你总拿着这样一个东西,真的很像加勒比海盗。”
郑允浩只是看着她笑。

“智慧如果知道,一定会觉得现在的我比海盗还要可怕。”郑允浩在心里暗暗自嘲。

因为,现在他的镜筒里并不是月明星稀舒朗的夜空,而是一个人。

一个在给植物浇水的漂亮男人。

郑允浩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了,那株他正在浇水的幸福树,甚至是郑允浩看着长高的。

很久之前,为了看星空拉高视角的时候扫过了附近的公寓楼,惊鸿一瞥的看到他赤裸着上身,在阳台上对着月亮抽烟。

郑允浩知道他是谁,钢琴系知名的疯美人金在中。

常听大家说,和金在中对视的时候,你会搞不清楚他的指甲油和瞳仁哪一个更黑。

突然很好奇金在中在想什么。那样漂亮的脸,表情应该快乐一些才对的。

见色起意也好,鬼迷心窍也罢,以后的郑允浩,开始时常看向他的阳台。

在校园里擦肩而过的时候,也会用余光偷偷的打量金在中。

那张脸和那双眼,带着不同的表情,无数次的出现在了郑允浩的随手涂鸦里。

郑允浩,人称油画系的高岭之花,他有一个秘密。

他不仅行为有些痴汉,还是一个身处暗处的偷窥者。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4 18: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3

“小子,下周五我回国,你来接我。”
“什么?”电话这一头的金在中有些震惊。
“我跟导师尝试磨合了大半年,理念还是很难达成一致,我决定转回艺大读修士,现在手续已经办的七七八八了。”说话的人有着同样金到发白的发色,些微的长,背影看过来倒是很像一个女孩子。身后的长桌子上随意散落着和了一半的稀泥,成型但是没有来得及烧制和上釉的作品。明艳的五官如同封印在瓶中也会不停挥发的香水,灿若寒星的眼睛带着些许的无聊对着面前烧得正旺的窑。

美人虽美,品味却很奇特。
花衬衫粉裤子,工作服上还印着大大的矢泽妮可。

“呀金希澈!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啊?!”
“我这不是正在跟你打招呼!再说我要回国当你的前辈了,我亲爱的弟弟有没有很开心?”
“滚!”金在中顿了顿,收敛了语气接下去,“不过说真的哥,艺大的陶艺系还真是王牌,尤其最近的校长就是工艺科出身,陶艺系现在的资源好到我等望尘莫及。”
“所以,欢迎回来。”

“不过那天你倒是不用特意回家开车来,有之前关系好的弟弟说好了会开车过来,顺道一起吃个饭给我接风。”金希澈话题一转。
“谁啊?”
“说了你又不认识。”

兄弟间的吵闹还在继续,只是这幅景象会让人不禁感叹,这家的人还真是美的丝毫不懂得克制。

夜已深,郑允浩放好了吹风机,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准备查看一下消息然后睡觉。

打开熟悉的社交软件,最上面的一条就是特别关注的智慧,刚刚转发了一组别人上传的照片,满屏引人遐想的白丝玉腿绑着腿环,秀出各种愿君多采撷的姿势。正中间的那张则是躺在床上,双腿拱起,一只可爱的俄罗斯蓝猫乖顺的趴在绝对领域,总让人觉得欲盖弥彰。

此时郑允浩并没有心思去提醒智慧不要总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上。

比如这组照片,虽说平日里垃圾广告也会不时推送诸如此类的内容,郑允浩一般都会觉得过于廉价而心生厌恶。但是这一组图,他没来由的觉得熟悉,一定在哪里见过。

带着狐疑,他点进了这个名为J-holic的博主主页。

更多引人遐想的照片一组一组的呈现在眼前,但是无一例外,没有面容。

郑允浩在认真滑过最上面的几条之后,极为确信的在心里给出了答案,这个不露脸的马甲,它的所有人是金在中。

开玩笑,郑允浩是画画的,他那个隐秘的爱好让他经常观察金在中,甚至偷偷画过他无数次。
他的身体结构和肌肉走向,说是印在脑子里也不为过。

“金在中这个疯子,还真是让人惊喜啊。”不觉喃喃道。

犹豫了一下,郑允浩点下了偷偷关注这个选项。

今夜注定是睡眠出走的一夜。

他不是没有机会认识金在中,可内心的不确定感反反复复,无数个“如果……怎么办”缠绕着他,让他一直举棋不定。

郑允浩是聪明人,他知道大多数直男怎么看待对自己有亲密关系期待的同性,他不想被他讨厌,更不想成为金在中的朋友。

换句话说,他心里生根发芽已久的那种对金在中的心动,让他没有能和金在中做朋友的自信。

可任由他这样下去,保不准会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两权相害取其轻,郑允浩觉得,自己应该开始做些什么。

春末夏初夜,四周的燥热开始暗涌,机会已经悄然来到郑允浩的面前。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5 01: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4

周五的相逢如期而至,当两个一脑袋白金又雌雄莫辨的美人在机场到达区相拥,总会引来路人的侧目。
时不时会有小声的议论传来,“是小明星吗?”“难道是哪个领域的网红?”
“应该都不是吧,这俩哪个是见过以后能忘记的脸啊?”

“你小子真是出落的越来越像样了。哥很欣慰。”金希澈墨镜一摘,“再努努力就能超过我了。”
“你说另一个来接你的那个弟弟呢?”金在中问道。
“他刚刚说稍微迟了一点,直接在停车场等我们。”希澈晃了晃手机。
金在中耸了耸肩。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往地下停车场走去。

车窗慢慢摇下,一张金在中很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对不起希澈哥,今天我妹妹的演出比预计结束的晚了一点,来不及进去了。”

“没关系没关系。”金希澈笑着摆摆手,“我也刚刚到,你妹妹?智慧吗?什么演出啊?”

“她现在在艺大附中读长笛,今天有一场和搞竖琴的小伙伴一起合作的莫扎特协奏曲。”

“啧,你们家的孩子真是了不得啊。说不定以后智慧能跟在中在乐团合作。”

金在中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郑允浩,对于他哥和郑允浩关系好像不错,甚至可以说很亲这件事云里雾里。两人简单寒暄过后,他便开始偷偷的打量起郑允浩来。

郑允浩今天打扮的很正式,前额的头发被精心吹起做了造型,合体的黑色西装一丝不苟,驳头上插着一朵娇嫩欲滴的奥斯汀玫瑰,配着同色系的口袋巾,质感上佳的真丝衬衫泛着低调又华丽的珍珠光泽,因为没有打领带,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松散着,慵懒又性感。

那朵奥斯汀玫瑰的品种金在中认识,白里透着微粉,名字叫Purity (纯洁)。

看来郑允浩很宠他妹。

正神游着,金在中听希澈嫌弃道,“不过郑允浩,你今天怎么打扮的跟来结婚似的。”

“所以你俩是怎么有交情的?”金在中没有按捺住内心的好奇,还是问了出来。

“这货在我出国前跟我一起学了好几年的架子鼓,你是不知道,郑允浩那天赋可不是盖的,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身体里跟装了个节拍器一样,以后有机会你看看他跳舞,那绝对,能钓来整条街的妹。”金希澈开始竹筒倒豆。

“希澈哥过奖了,你在钢琴系王牌的弟弟面前夸我那点音乐天赋,这不是班门弄斧吗!”郑允浩一边驾驶,一边把话茬接了过来。

“哦?郑同学关注过我?”金在中抓住了这句话里的重点。

“艺大这么小,应该没人不知道金同学吧。”郑允浩语气里有些打趣的意味,“但是我也是来接哥之前不久刚刚得知你是希澈哥的弟弟。”

“我也不知道,郑同学和我哥是亲近的朋友。”

“什么郑同学金同学,俩男人这样矫情兮兮的,明明一个学年的同龄人,直接叫名字啊。”金希澈表示抗议。

“这样你会介意吗,在中?”郑允浩先释放善意。
“不……不会。”金在中回答道,“允浩呀。”

车里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带上了一丝微妙,所幸,他们很快就到了要吃饭的餐厅。

这餐饭吃的畅快又有些别扭,远别重逢和把酒言欢总是会让人觉得痛快,而别扭的是,一个很吸引自己的人就坐在对面,金在中总是控制不住的去偷瞄他,又害怕被他抓包。

自己一个钢琴系的人,从小参加比赛就开始梳头穿套装,感觉大家都一样,一样假模假式衣冠禽兽,好像这套衣服能改变什么一样。
然而看了今天的郑允浩,他突然有种感觉,这才叫穿西装。
他们刚刚正式认识,刚刚可以名正言顺的对视和说话,这个人就开始放肆的在他的审美上乱踩,一点分寸都不讲的攻城略地,这让他很不爽。

虽然知道他早已入侵,可金在中不想这么快就沦为他的刃,他想以牙还牙。

所以在今天的尾声,在郑允浩把他送到公寓楼下,温和的跟他道别的时候,金在中突然开了口,

“郑允浩,我是不是特别好看?”

郑允浩没有料到他的问题,一时没有回答。只听见他又问到,

“那,你想接吻吗?”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5 23: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5

郑允浩向前,长手一捞捞住他的脖子,侧着脸靠近他,目光幽深,手指在他的唇上反复摩挲。

常言道,樱花掉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可等一个人的吻落下的时候还真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在中,你有些醉了。”金在中直视着他的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到了在郑允浩眼中逐渐汇集的,凌驾于人的掌控欲。
那种感觉很陌生,很不郑允浩。

他听郑允浩接下去,“你的提议很诱人,但需要等你清醒的时候再来问,那时我会回答你。”

金在中看着他滚动的喉结,下颌淡淡的投影,突然就咽了口口水。

“那么,在中,睡个好觉……我今天很愉快。”

人被放开,可鼻尖上他的香水味却挥之不去,被他摩挲过的唇温热未消,这种带着香气的温热,一直延伸到他那晚的梦里。

郑允浩回到车里,一路上却始终心不在焉。

本是想通过正式见面加深了解,没想到困惑也加了一层。
他不了解金在中的意图,不知道他是不是单纯在跟他调情,就算是这样对成年人来说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郑允浩尽量不去思考他是不是会对很多人这样,更不想给金在中跟他游戏一场的机会。

但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还有几个让他窃喜的发现。

第一,金在中经常偷瞄他,又故作镇定的移开目光怕被他发现,异常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第二,金在中似乎不介意跟男人亲密。

可他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呢?可以开这种玩笑的朋友?有这么熟吗?有好感或者肉体吸引?或者有幸被选中成为他的游戏对象?

最乐观的可能,他难道喜欢我?

可是一般情况下,人面对喜欢的人,不会初见就问这种话的吧?
不对,金在中可是个疯子啊,他哪里会按常理出牌。

这边内心深处的未解之谜还在继续,另一边的金在中也没有好到哪去。他躺在床上,酒意微醺让他头有点沉,手挡住脸又放开,反反复复几次,终是翻来覆去的念叨着,“疯了,疯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喃喃自语,“这下郑允浩不会以为我是个变态吧。”
他突然直起身子坐起来,学着郑允浩的语气,“等你清醒的时候再来问,那时我会回答你。”
老天爷啊,有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作者O.S.: 还能什么意思,字面的意思。)

现在的形势是郑允浩在暗处,金在中在明处。而身处暗处,总是带着一些先天优势的。

当郑允浩睡前再次打开社交软件的时候,偷偷关注的博主发了一条仅粉丝可见的询问贴。

J-Holic:和暗恋已久的对象刚刚正式认识就没忍住问了对方要不要接吻,是不是说错话了。
其实后面我应该可以拿喝醉了头脑短路搪塞过去解释一下的。

郑允浩看着那句暗恋已久愣怔了好一会儿,随即,他的心情好的非常想大笑。

转眼一周过去,又是周五。

陶艺研究室就在油画系楼下。郑允浩放下手里的画笔,揉了揉发酸的脖颈,工作服也没有脱,抱了一盒东西就下去找金希澈。

“哥,朋友送了和牛来,这一半给你和在中拿去分着吃。”
“郑允浩你真是我的好弟弟!和牛我超级喜欢的!可是…我讨厌饭味家里不开火,在中擅长做饭但是他的小公寓地方有限,你那边有地方吗?我们干脆周末去你家?”

“可以可以,那就明天?还有智慧,我们可以搞一个小型肉食派对。一会儿我把地址传给你。”

一切都在按既定轨道推进,郑允浩心想,“这可太好了。”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6 13: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6

是日,门铃响起,第一个到达的客人是金在中。

“欢迎欢迎。”郑允浩认真待客。“想喝什么?”
“有什么推荐菜单吗?”金在中问。
郑允浩笑了笑说,“我擅长做草莓气泡水……你懂的,有妹妹的人。”
“那就这个吧。”
“去沙发上坐一下,或者随便逛逛都可以,别客气。”

金在中觉得郑允浩一切照旧,完全没有因为上次的小插曲而发生什么态度上的转变,就好像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于是,他稍稍安下心来。

在书柜前驻足了一会儿,沿着棕色的楼梯正往楼上走,就听到厨房哐当的一声。

连忙跑下去看,只见草莓酱从玻璃罐中洒出来,流了郑允浩一身,厨房的气息开始变得香甜。

“可能上次用完拧的比较紧,不太好打开。”郑允浩神色真诚。

“那你是不是需要处理一下?”金在中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是的,实在抱歉,我需要去洗个澡。”郑允浩带着善意的微笑闻了闻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会招来很多蜜蜂。”
“你当成自己家,随便坐。”进浴室前的郑允浩补了一句。

金在中突然失去了参观的兴味,只在沙发上坐了,暗自腹诽做客做到一半主人去洗澡,真是尴尬的可以,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限制级情节。

然而此时,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在中?”
他有点愣怔,甚至没敢应。
“在中?”又叫了他一声。
“…………啊?”
“可不可以去楼上衣柜帮我拿一套衣服下来?我刚刚进来的匆忙,没有拿要换的衣服……我的房间是左手边的那一间。”
“……好,你等一下。”

浴缸里的郑允浩锁骨以下沉浸在泡沫里,双臂露出扶在两侧,水汽蒸腾过以后那种惯有的克制染上了一层带着欲的雾。

金在中下意识的又咽了一下口水。

尽量避开郑允浩的目光,他伸手把衣服递了过去。“喏,给你。”

“可是你要稍微过来一点,我够不到。”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

金在中又往前蹭了几步。

郑允浩稳稳的抓住了金在中手里的衣服,手上突然用了力,直接把金在中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浸透了荷尔蒙的气息。

“我有什么你没有的东西吗?不然……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

郑允浩看着金在中短暂的失语,突然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和语气,微笑着道“谢谢。”

金在中如临大赦,丢下一句“不客气。”然后落荒而逃。

客厅中的金在中,面红耳赤的给自己扇风。

“我发誓我绝对绝对不是普信,可他好像真的在诱惑我。”

和牛的味道很好,餐桌上的兴头被美味激发上来,总跑不掉聊八卦。

金希澈起了个头,先拿最小的开刀。

“智慧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
“嗨希澈哥,就我哥那个妹控程度,有人想追我都要被他吓死。”智慧带着撒娇似的抱怨。
“不过我哥都没有喜欢的,我还小,不着急。”

只听郑允浩不疾不徐的表示了反对,“我有喜欢的人啊。”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让金希澈和郑智慧的眼睛瞬间燃烧起浓浓的求知欲。

俩人甚至异口同声,“谁啊?”

“一个傻子。”郑允浩对上了金在中的眼睛,瞬间,他心跳如擂鼓。

可郑允浩又若无其事的把目光移开,然后接下去“一个自以为藏的很好,却从一开始就暴露无遗的傻子。”

金希澈跟智慧感叹,“你看你哥这语言的艺术,说了一堆跟没说一样,全是废话。学着点,以后拿去敷衍别人有大用。”

郑智慧点头,“我早习惯了,我哥不想直说的话,你无论如何都问不出来。”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12
帖子
27
0 点
不离值
1
282 粒
0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0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7 17: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7

年轻人的聚会总是意趣横生,晚饭就这样在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中结束。

金希澈说自家两兄弟已经叨扰了半日,不顾郑允浩的反对,坚持推金在中去厨房帮郑允浩整理。

这栋房子并不大,厨房自然也不很宽敞,两个男人活动起来会稍显逼仄。

郑允浩扭开手边的复古小音箱,温柔的男声徐徐传来。

“Cover me up, cuddle me in, lie down with me…(将我环绕,把我拥紧, 和我同卧…)”

金在中有些尴尬的问,“你做家务的时候喜欢听音乐?”

“心情很好的时候会。”郑允浩微笑着补了一句,“比如,家里有我很喜欢的客人时。”
他的语气特意加重了喜欢两个字。

“但是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喜欢这首歌。”郑允浩带着点调皮接下去,“那我换一首。”

还没等金在中说话,他的手指已经转动了一下按钮。

稍微活泼的女声传来,“我在想我们是否有机会牵起彼此的手……”

“这个可以吗?”郑允浩问的一本正经。

“可以(你大爷啊)。”金在中耐着性子,回答了一半。

厨房里,郑允浩提高声线的询问传来。
“哥!智慧!你们要吃水果吗?”

“吃!”智慧抢先,“哥,冰箱里不是还有一个冰着的西瓜。”
“OK.”

郑允浩取出了冰箱的西瓜,一劈两半。那边的金在中顺势拿出了保鲜膜把其中一半包好放回冰箱。

刚刚关好冷藏室的门,转过头来唇边就被一小块西瓜抵住,插在刀尖上,像是一团燃烧的火苗。

他刚想张口说什么,只听郑允浩先开了口,“不要乱动,直接张嘴吃掉。”
“我手里可有刀。”

金在中从那块清甜的西瓜中回过神来,“为什么给我这个?”

郑允浩轻笑,“因为你帮我包西瓜?”

他看到郑允浩对他眨了眨眼睛,扫了一眼外面对他说,“不要告诉他们哦。”

金在中再去看案板上那半个西瓜,中间那一块最甜的部分已经被挖掉了。

回家的路上,金希澈突然开口问道,“你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为什么这么问?”金在中不置可否。

“你话很少,总觉得心不在焉。”

金在中顿了顿,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哥,郑允浩是不是知道我今天会第一个来他家?”

“是啊,他说智慧有点其他的事情会在晚饭前回家,我就说了会让你早一点过去,你擅长料理嘛,可以提前去帮个忙什么的。”

“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一下,我还说怎么到的时候只有我跟他两个人。”

金在中怀疑了一下午加晚上的问题终于得到了结论,这果然是一场“鸿门宴”。

郑允浩在假借吃肉的名目,有预谋有策划的在撩他。

呲笑了一声,金在中心想,“行啊郑允浩,既然这样,那么,游戏开始。”

- TBC -
You have bewitched me body and soul, and I love, I love, I love you. And wish from this day forth never to be parted from y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4-4-22 07: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