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387|回复: 2

[原创完结] 鸡肉串和劳斯莱斯[车车/完结] BY:旅小木君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3
896 粒
18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 小时
发表于 2014-6-2 20: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车奉君×车五元。
此文设定灵感均来自茶楼夏家茗初的《暗涌》不知道同人的同人文会不会有侵权啥的,不妥请删。
年龄限制R16大概,即兴的作品粗糙勿怪。


字数:11210

多多来留言哦

评分

参与人数 1不离值 +1 +25 +2 收起 理由
红是醒不来的梦 + 1 + 25 + 2 完结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3
896 粒
18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4-6-2 20: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有点背。

虽说活了这二十五年我也没怎么幸运过,但今天是真背。背到家。

我叫车奉君,男,未婚。
目前经营一家……不,一车鸡肉串为生。

我这人没怎么念过书,打小家境也不好,虽说穿开裆裤那会有那么个“成为像贝克汉姆一样的球星”类似的志向,但现实这玩意就是一刽子手,钱啊,名啊,房子啊,车啊,文凭啊什么的,随着年纪增长一轮轮把我千刀万剐了。

如今我就剩一摊子鸡肉串这么块遮羞布。

不过万幸,我这人有一优点,那就是乐观。
天塌下来总有有个高的顶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是我座右铭。

于是鸡肉串就鸡肉串吧,好歹也是门手艺,把多少盐多少辣椒,火候啥的,真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握。

我除了没钱,没哪不好。

话题怎么扯到这了……抱歉,我没学过啥文学,算数什么的,说话没重点,思想也没啥逻辑。

好,那就继续说我今天特别背这事。

今早我有点睡过头,匆匆忙忙穿了衣服套上鞋,推着我的“小伙伴”(手推车)就往集市赶,一路上急的火烧屁股似的,那两条腿成了螺旋桨刹都刹不住。
也不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一大早喝啥生鸡蛋,还不拿稳了摔了一地。
我二话没说踩了上去,然后滑的一个趔趄……

于是连锁反应,我的手推车也一个趔趄,那一盘热腾腾无敌美味的酱料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最后成功降落在一跑车挡风玻璃上。

“吧唧”。
好大一声,火红的酱料飞溅。那场面老实说……有点血腥。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那车门啪地就开了,明显是被踹开的,那首先探出的一条长腿就足以证明。

好家伙,这车主脾气不大好啊。
我心里隐隐一抖。

等那条长腿落了地,那人整个身子都从车里出来,一身公式化的打扮,一双皮鞋擦的锃亮。

和装束不同的,他长的倒挺年轻,那头黑发造型做的很时髦,一根根都经过精心设计似的。

他那大脑袋像鸟雀觅食一样,四处张望了一阵,最后目光锁定住我……和我的小伙伴。

对视那一刻,我脑海里就一个字,——“逃”!

可我这人有一缺点,那就是太实诚!
虽说无比想逃吧,可转念一想,这事还的确是我的错……男子汉嘛!总要有所担当,所以对于错误承担就承担吧!

我一咬牙一跺脚,主动就拉着我的小伙伴向那车主“负荆请罪”去了。

别说,走近一看,那车主……长的还真好看,和贝克汉姆不一样的好看。

那瞪着我的大眼睛,那抿的紧绷的嘴角,那拧巴成一团的眉毛,……没哪是不好看的。

“你把什么泼我车上了?”车主开口了,嗓子低低的也好听。

“酱料啊,我自己做的。”我望着车玻璃上那摊火红,心里一阵疼惜:多好的酱料啊花了我两个晚上加工的呢……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得莫名。

“车奉君。”我老实答。

“……,我们认识么?”

“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我又没有得罪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眼睛一望到那块玻璃就腾腾冒火,“这辆劳斯莱斯是我前几天刚买的,今天第一次开出来,无缘无故就被你……”

他望着我,几乎要望穿了,“你是不是仇富啊?”

这话一出,瞬间戳中我怒点。

所有的歉意一扫而空,愤怒和不甘席卷而来。

我二话没说脱了自己的衬衫,当着他面去擦那块酱料。虽说越擦越脏吧,但好歹是发泄了点我的怒火。

我擦完冲他一个扬头,“干净了,你可以走了。有—钱—人!”

本以为被我反过来讽刺,他会气绿了脸,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那车主一开始有点目瞪口呆,后来垂着眼睫毛在那思索一番,再来,他居然对我笑了……

那变脸比变天还快,下一秒他就从车里拿了一名片给我,口气和善地说,“刚刚误解了你真抱歉,这是我名片,我叫车五元……如果可以,能请你喝杯咖啡么?当是赔罪。”

咖啡?
我摇摇头,“不了,我肚子空的,喝那个伤胃。”

他又笑了,这回牙齿都露出来了,“哦,那我请你吃饭吧,不是肚子饿了么?”

我承认我有点心动,可看着一车的鸡肉串还没卖就咽回口水,继续摇头,“算了,我还要做生意呢,不去了。”

这回他没笑了,似乎耐心不够的样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包,往我怀里一塞,“那这些鸡肉串我都买了,这下可以去吃饭了么?”

“车五元!”我喊他全名,郑重其事的。
“我虽然很穷,也缺钱,但我不稀罕别人的施舍!我是男人,有手有脚的,钱什么的,可以自己挣,不劳你破费。”
我把钱包又啪按在他车玻璃上,推上我的小伙伴转身就走了。

为了显得我背影更潇洒高大一些,我连头都没回。

车五元……他虽然长着一张漂亮的脸,但心思和那些富人们一样,打从心底里瞧不起我这样为维持生活奔波劳碌的商贩。

当天晚上回家我就把他的名片扔进了垃圾桶里。

本以为这事就能这么过去了,车五元这人也只是我日常生活中擦肩的一个路人。可我果然不受上天喜爱,因为我所期待的和现实永远都反着来。

第二天,我天没亮就起了,拉着小伙伴到街上的时候大概是七点。

我到我固守的摊位——某小学校园门口,认真工作。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摊子旁边经过。

车五元抱着一小女孩走到校门口,小女孩给了他一个大BO就蹦蹦跳跳地进了校园。

目送女孩进了教室他就走到我跟前,隔着煤炭冒出的青烟和我对话,“又见面了,好巧。”

“你……有孩子了啊?”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比较吸引我。

“是我侄女,我送她上学呢。”车五元低头在我摊子上挑挑拣拣,终于拿起一串肉,咬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我有点紧张。

他嚼了半天,翻着眼睛想了想,“还行,我没吃过这类东西不太清楚。”

“多少钱?”他低头掏钱包。“刷卡可以么……”

“不用了。”我制止他,“就当是上次弄脏你车的赔偿。”

“哈?你还真敢说……你以为一串鸡肉就能赔偿么。”车五元说着,露出狡猾的笑容,“最起码每天请我吃,吃一年吧。”

一年……你还真不怕上火!
我在心里吐槽他。哪知道第二天他真的来了,来送侄女,然后拿一串肉吃吃,吃完就走。

第三天,他吃完肉加了一项活动,给了我一个黑色包装袋,我打开一看,发现里头就是我那天给他擦玻璃那衬衫!
“我洗干净了,还给你。”他说着摸了摸鼻子,“第一次给别人洗衣服不太拿手,所以好像……弄破了一个洞。”

我摇摇头,“本来就要坏了,打算买新的,没什么。”

第四天,他吃完肉和我攀谈,问我有没有在恋爱,我说没有。

第五天,他找我要电话号码,我说我没手机,一直用的公共电话亭。

第六天,他说要把他的手机给我,我刚要拒绝他就说,“我买了新的,这个手机不用了,你不要那我就丢掉了。”于是我权衡再三,还是要了。

第七天,他没来,但等我收摊回家累的倒头去睡的时候,发来了短信[晚安,睡觉记得把手机关机,不然对身体不好。]

第八天,他有点感冒,咳嗽着还是坚持来看我,还叮嘱我最近降温多穿点,明明自己还单穿着一件衬衣。

第九天,是星期天,不用送侄女上学,可他还是来了,手里什么也没拿,也没吃肉,就站在我摊子面前直勾勾盯着我,“车奉君,你做我男朋友吧。”

我惊得手一抖,烤的七分熟的鸡肉就硬生生掉在了地上。

我车奉君至今只有一次的恋爱经历,那人是我的竹马,人长的白白嫩嫩,顶着一柔顺的蘑菇头,笑起来小酒窝露着,眼睛水灵灵的汪出一潭柔水,把我七魂八魄都勾走了。
我们恋爱近三年,后来他被一富豪小子拐走,分手那天,他耷拉着脑袋对我说,他想要的不是看人脸色寄人篱下的生活。我懂,所以放他走了。

那之后我照样天天出去卖鸡肉串,照样得和城管斗智斗勇,没有了他,生活照样要过。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计较那些伤心,比起这个,买好鸡肉串,努力挣钱,来的重要的多。

可那段感情,我的付出是掏心掏肺的。所以至今,我还没心没肺的。

眼前这个穿着光鲜亮丽,要啥啥不缺的车五元正在对我告白,我只觉得荒唐。

或许那段失败的爱情,让我真的有点仇富吧。

“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这样回了他,然后匆匆忙忙收了摊。

本以为四处留情是他们富家少爷茶余饭后的娱乐,不搭理他们就万事大吉。可我没想到车五元这家伙这么难缠。

无论我躲到哪去他都能追过来,出去卖鸡肉串他也要跟着,甚至穿着昂贵的西装蹬着锃光瓦亮的皮鞋……爬我家的围墙,把那脑袋挂墙头上嚎着,“喂,和我约会吧!”

我指着他鼻子训斥,“你给我下来,那墙受过潮一会塌了!”

他脸皮倒是厚的很,笑嘻嘻地“在担心我?啊,好感动……”

我担心的明明是我家墙啊喂!!

还有……
有次我收摊之后内急,找了个小树丛解决,刚掏出小jj背后就传来一阵呵斥,“那边那个!双手举起来,你被包围了!”

我顿时吓得唰举起手,裤子差点掉下来,赶紧提住,哆嗦着解释,“警察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

“……。”

背后好久没有动静,我迟疑着回头,就看到车五元扶着棵树笑得都没声了……
我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等他笑够了立马骂他,“无聊!”

“车奉君,你这是随地小便要开罚单的哦。”他倒是不恼,像抓到我把柄似的得意洋洋的。

“你想怎样?”我是好公民,敢做敢当。
“那当然是……”他忽然走过来,我赶紧手忙脚乱地卡好皮带拉上裤链……

“和我约会啊。男、朋、友~”他眯眼,一根手指带着暗劲戳了我胸口。

啊啊啊啊啊!
这家伙是恶魔!我快被他折磨疯了!
如果他长的丑点我一定会揍死他的!
这个除了脸就没有优点的家伙,谁是你男朋友啊!

从那以后我视车五元为瘟神,每次回家记账都要在心情那栏画个“×”,代表那天又被他骚扰。

今天也同样的,还是“×”。

大清早的,我蹲点无所事事地守着摊位,而这货难得没开他那辆扎眼的劳斯莱斯,骑着辆女士自行车在我边上转悠。一圈圈的,也不嫌烦。

“喂,你这车哪来的?”

他“诶?”了一声,然后自然而然地回答,“我看它没锁,就骑了。”

直接说偷不就好了……

“车五元,你天天都不用工作么?”我不满地撅嘴,“整天跟着我能赚钱么?”

他没回答我,就是骑着车在我身边转圈,一米八的个头架在那矮矮的小车上曲着腿看起来特滑稽。

明明穿的一本正经的,老爱做幼稚的事情。
“你哪天能跟我约会?”他那小车停在我面前,一条长腿撑在地上。

“我每天都很忙,没有假期。”我答的理直气壮,这下他就会死心了吧。

“哦,没关系。”他又蹬起那小车,在风里笑的眯起眼睛。“反正每天和你一起去卖鸡肉串,也和约会没有两样。”

他这副模样让我困惑。
以前的初恋也会和我出去摆摊,但他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初恋长的好看,白白嫩嫩的脸蛋和我那满是油污的摊子多少不相配。加上他本身就敏感自卑的性子,没陪我几次就不再坚持,我知道他的难处也不勉强他。

而眼前的车五元,我承认他的皮相不比我初恋差,眉宇间的英气也是我初恋的阴柔无法比的,还有他那豪门背景……背着这么多的包袱,还能毫无顾忌地“追求”我。
如果他真的只是在玩弄我,那他也真的豁的出去。

这么一想,多少对他是产生不轻不重的“敬佩”感。
“车五元。”我喊住他,“明天是周末,我……有时间。”

他的眼睛唰地就亮了,愣愣地露出笑容,那表情……恩……有点可爱。

可爱?这种词是形容男人的么……何况还是车五元这种狡猾又任性的男人。

“那就明早八点,不见不散哦~”
他生怕我反悔似的,骑着那小车头也不回地跑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就出了神,大概当时我表情有点蠢,很快被一个小客人嘲笑了,他背着大书包朝我挥挥手里的钱,“大哥哥,是女朋友好看还是钱好看?我要50串鸡肉谢谢。”

我一阵尴尬,默默低头烤串串去了。
等那孩子蹦蹦跳跳离开我偷看了他书包上的名牌,姓沈……
感慨着这孩子长大以后不得了啊,一定是不亚于车五元的大魔头。

当晚回到家我和往常一样,累的直接往被子里钻,可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回,还是撑着起来洗了个澡。
洗完澡回到床上又翻滚了几圈,不行,继续起来认认真真刮了胡渣。
到最后我做的事越来越奇怪……
比如翻箱倒柜地找得体的衣服,皮鞋……甚至搬出了几年没用快过期的男士香水。

一直折腾到凌晨一点多,我望着此刻还坚守在镜子前的自己……决定明天早起去做个发型。

……
……
这不对吧。
我这在兴奋个什么劲啊!

和车五元约会……明明是我勉强答应他的,当做任务一样的事。可现在我这样大费周章的搞得要去求婚一样,我这是疯了么?!

绝望地往床上一躺,逼迫自己不去想明天的事,该怎样就怎样,不需要刻意装扮了!对,就该这样!

“呀……”
一大早的。
坐在车五元的副驾驶座上,我被他从头到脚地打量。

“你今天穿的这么正式,打扮的这么帅,我可以当做是对我的重视么?车奉君。”
他说的阴阳怪气的,脸上又是那种不怀好意的表情。

“我只是碰巧买了新衣服想试穿而已。不要乱想。”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泼他冷水。

他“哦”了一声,也不和我争辩,安静开起车。

随着两个人的沉默,我偷偷打量他几眼。也不知他是不是和我一样熬了夜,我感觉他脸色怪怪的,黑眼圈挺重,一颦一笑都透露着疲劳。

“你……打算和我去哪约会?”我打破了僵局,问道。
“游乐园啊,约会还能去哪。”他答的理所当然。

搞了半天,这个家伙情商也不过如此嘛。看来他不常和人约会,估计是一门心思扑进工作的那类人。
这有点出乎我意料,还以为以他的外表和身份,感情生活会很丰富呢……

“到了,下车吧。”
他松开安全带走出驾驶室,望着眼前繁华热闹的游乐园,神情却有些呆滞。

我走到他身边,他才愣愣地反应过来,和我一起买票,进了门。

一路上尽管也能说说笑笑,可我能感觉到那家伙反应的迟钝,好几次听我说话就走神,眼睛睁不开似的,逮着长椅就要坐。

到后来他也不太满意自己这副状态,强打起精神,买了个蝴蝶结卡脑袋上,朝我炫耀,“我啊,戴红色的东西可是超级好看的哦,怎么样?”

白衬衫,领带,皮鞋……蝴蝶结。
除了好看,他难倒不觉得违和么……

我嫌弃地朝他咂嘴,“车五元先生,你能注意点形象么?像傻瓜一样……”

他一听就不高兴了,坐直身子直勾勾盯我,“好看吗?到底好不好看?不要岔开话题!”

我被逼的无奈,也就瞥他一眼,写满不甘心的大眼睛,白花花的脸蛋,嘟着的红嘴巴,配着个硕大的蝴蝶结。

因为出汗,变得湿嗒嗒的衬衫隐约印出里头的皮肤……

我突然觉得有点糟糕。
“我去买个冰激凌!”撂下这话我就匆匆逃了,留下他一脸莫名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
我在公共水池拼命冲脸,总算是把那股滚烫的高热冲淡了些。

我虽然是男人,但我不是好色之徒。
对方徒有长相根本激不起我的兴趣,当初的初恋也是因为他的温柔体贴动的心,可现在……

我这颗仅仅因为一个男性的肉体就律动不安的心脏,是又代表什么?

呀呀呀!果然还是要多洗几把脸好好清醒清醒!
我把整个脸埋进水池。

等这脑袋不胡思乱想了,我整好衣服回到车五元身边,他就举着两张票冲我瞪眼,“居然让我等这么久,作为惩罚,今天乖乖陪我玩吧!”

在我点头之后就后悔了,老实说车五元真不适合来什么游乐园。

坐云霄飞车吧,周围人嚎的撕心裂肺的,整个人倒过来他还有功夫接电话。去鬼屋吧,我吓得一个劲往他怀里拱,他还嫌粘的热出去买了把扇子又进来了。
坐摩天轮更是离谱,上去直接就睡着了,头抵在玻璃上,胸口静静起伏,看得出来他很累。

打从今天一见面我就觉得这家伙状态不大对。平时他人虽然也不至于到活力四射的地步,但即使累也能控制的很好。

可我忘了车五元他是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白天他花了大把的时间黏我,累计的工作什么的就全全压进晚上,往往还会熬通宵。根本不可能有休息的功夫。

看到他这么勉强自己来赴约,我心里产生了类似“心疼”的情绪。

给他披上我的外套,我就坐在他旁边,任由摩天轮一圈圈转着,直到游乐场人烟散尽。

最后被工作人员催促着从摩天轮下来,车五元似乎才睡了五分饱,揉揉眼睛一看天色,“啊,已经这么晚了,去吃晚饭吧。”

说是晚餐,我以为依他的性子肯定得去高档餐厅点什么红酒牛排啥的,吃不饱的东西。

可等他往大排档里一坐,熟练地朝老板要啤酒烤串串什么的,真是把我震惊地合不上嘴。

“干嘛。”他扯了一把纸巾擦桌子,“我来这里不可以么?高中的时候我经常来这吃啊,有什么奇怪。”

“高中?”我嘴巴张的更大,“那你那时候不就见过我了嘛,我经常在这旁边摆摊的啊。这家店还经常抢我生意……”

被老板狠狠一瞪,我声音放小了。

“是啊。不仅见过你,还有你那可爱的蘑菇头前男友。”车五元又不动声色地扔炸弹。

连我隐藏的初恋的事他都清楚,我觉得头皮发麻。忽然很想问他一个问题,而我也问出口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的我?”
他想了想,“大概是你卖鸡肉串被城管抓住,还和人家斗殴那次吧。”

“啊?你喜好真特别。”我抽抽嘴角。

“当时觉得你很有趣啊,……啊,还有一次,你帮我侄女解围,赶走欺负她的六年级生。”

“喂,你都跟踪我多久了……这么久远的事我都记不得了快。”

“是啊,喜欢你,很久了。”喃喃着,车五元的脸颊微微泛红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我看他眼神又开始飘忽,忍不住抬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怎么又发呆了……最近很累么?”

他迟疑着点了头,“恩,工作上遇到点小麻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白衣。

积分
40
帖子
64
0 点
不离值
3
896 粒
18 颗
0 滴
在线时间
3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4-6-2 2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车五元说小麻烦那一定是大麻烦。
我试图继续问,他却悠悠喝了口啤酒,望着帐篷外头嘈杂又破败的街道,眼神有点遥远。
“这条街……如果翻修重建,应该能发展的更好吧。”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他要……
“是啊,这里又挤又破,连劳斯莱斯都开不进来,让你不满意了?”

听出我口气里的冲劲,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奉君你……好像很喜欢这里?”

“那是当然的,我从小就在这长大,这里有许多平时很照顾我的爷爷奶奶,这里要是重修了你让他们怎么办?他们大多是孤寡老人,这里的一切就是他们的所有了!怎么能放弃!”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会有房子安排给他们住……”

“车五元!”我大声地喊他全名,真的生气了,“这里不单单是个居所,也是他们……还有我所有的回忆,请你不要拿钱来践踏!”

看我腾腾冒火的眼珠子,车五元露出了然的表情,“我知道了。这条街我会留下,一定。”

自信地微笑着,车五元他似乎在我身上索取到了他想要的动力。

那天一别后,我整整一个月没再见到过车五元。

想联系他,发现他的号码我没保存,想去他公司找他吧,才发现我完全没去过,地址自然不清楚。晚上回家望着角落里的垃圾桶,想起以前丢进去的车五元的名片早就被垃圾车带走。

如果他不主动来找我,我们就会断了联系。
我,居然对他一无所知。

猛然察觉的真相让我的心涌起无边的愧疚。
连心情都低落,整天工作的心不在焉,好多小客人都以为我失恋了即使烤焦了肉串也不敢多责备我。

而我,也真的在体会失恋的感觉。
我一次次期待着,低头烤串串,烤到七分熟,车五元就会来。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的脸。不笑的时候很正经像个商人一样高深莫测的捉弄我,而笑起来就像个孩子,顽皮甚至是任性,偶尔会很粗鲁地撒娇,又或者这才是真正的他。

这样疯狂陷进他给的回忆里,像个青春期矫情的小鬼似的,想念一个人。

这是我初恋都不曾给我的感觉。

昨天翻了记账的本子,才发现心情那栏,已经大片大片的出现空白。

翻看以前的记录,一页一页满满的“×”,恍然察觉,车五元他竟陪伴我近三个月。无论刮风下雨,一朝一日都没落下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忽然就酸涩了。

正在我一筹莫展又被悲伤情绪折磨的时候,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今天一大妈送完孩子来我这买了一把鸡肉串,手里抓着报纸看,唉声叹气的,“这条破街还真抢手,DN和MI都在抢。”

DN?我隐约记得车五元的名片上貌似出现过这俩字母,于是我赶紧问,“大妈,DN能管我们这块城市的规划么?”

“傻孩子,我们这老早就要被翻修了,MI先争得规划权,DN却硬是想保留这块地,那小总裁年纪轻轻,竟爱做些办不到的事。”

“保留这条街……很难么?”

大妈叹气,“岂止是难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算DN愿意花大价钱,MI也会刁难他们的,那老总听说还和黑社会有勾结,可不是个善类。”

“大妈,你知道DN怎么走么?”
我想我有必要去见车五元一面。
不为别的,我想见他。非常想。

按照大妈说的路线我转了三辆车,买了张地图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DN,望着那高的直钻云霄的大楼我瞬间没了进去找人的想法,可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坐在一旁的公共座椅上干等着。

从中午等到晚上,从公司大门出来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可总不见车五元的影子。

我的肚子都饿得叫唤了,揉揉快坐麻的屁股准备在附近找点吃的再等。

别说,DN不愧是国际大公司,周围几千米都是高档的饭店,让我这囊中羞涩的人更加羞涩了……这觅食觅的折磨呢,一个不经意地偏头,居然看到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人影从一家西餐厅出来往车库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唰地就往旁边的绿化带里一躲。趴在树后面一颗小心眼还扑通扑通躁动个不停。随着心情平复,我才尾随着摸进了车库里,继续躲在隐蔽处。

事实证明,对于车五元,我下意识里还是相当怕他的……

于是现在我这是什么情况?跟踪?偷窥?……比起考虑这个,车五元的状态倒是更让我在意。

他似乎喝了酒,走路摇摇晃晃的,即使这样还摸索着进了车里,在驾驶座坐好,扣上安全带做出要发动引擎的姿势……一系列动作让我的心都悬起来。

刚打算走过去劝他别“酒后驾驶”啥的,一个陌生的黑影却是跟了过来,看他急迫的步伐应该是被车五元甩在身后没搭理的样子。


那男人不高但是挺壮,那西装被肌肉勒的紧紧的,比起生意人更像个打手。他不依不饶似的,趴在车五元驾驶位的车玻璃上,车库里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对话的声音我听的很清晰,“车先生不介意,和我去吹吹风么?刚刚的话是我失言了。”

“不用了,生意没谈拢就不必当朋友。”车五元笑笑,语气却是无情的。

生意?
难道是街道的规划权?
那这个男人应该就是MI的董事长?

我还在那琢磨呢,却发现事情发展的不太妙。
车五元的喘气声越来越重,双手难受地去拽开领带,趴在方向盘上绻起背脊,那紧绷的姿势全全让我心慌。

“买卖不成仁义在啊。”那男人忽然狞笑着单手开了车门,另一只手去扶车五元的肩膀。
“那么一条破街值得你这么和我较真么?算了。你要是真那么想要那规划权我也可以让步……可是生意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兴趣。”车五元挣脱他的手,不屑地别过头。

“你还是那么高傲啊……不过听说你最近和一穷小子走的挺近,没猜错的话……他就应该住在这条街上吧。”

穷小子……说的是我么?

“我的私事轮不到你管!”好像被抓到软肋似的,车五元露出焦急的表情。

“如果是为了那家伙你才愿意陪我吃一个月的饭局,那我可是不会高兴的。”那男人却是掌握大势,嘴角的笑意更深,“况且,比起吃那些油腻的饭菜……冷冰冰的你更合我胃口呐……药看来起效了呢。”

药?!这个男人对车五元下药?!
我大惊。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在我怀里浅眠了片刻,车五元慢慢清醒过来,他并没有打算忘记刚刚发生的事,却也不知如何面对我,只是趴在我胸口不做声。

我明白他的顾虑,而我也想让他打消这顾虑。

“车五元,这条街我放弃了。”我低头嗅他的发。

他沉默了会,倏地从我怀里起来,认认真真盯我眼睛,挺凶的。
“你不是说,这里有你所有的回忆么?”

“是。”我最后一次看了那条街,“是我过去二十五年的记忆,但是你……是我的未来。如果运气好能活到一百岁,你就是我的八十五年呢。多划算。”

“是七十五吧……笨蛋。”嘴上骂着我,脸却又在发红,最后恼羞成怒地给了我一肘子,“你害我这么辛苦还这么善变,我都记下了,以后一定报复回来。你觉悟吧!”

车五元说完唰的就起身……然后跌坐回来……狼狈地摸摸自个后面,那火气“蹭”地一下冒出差点把我头发点着,“呀!你居然把那玩意弄我一身!我有洁癖你不知道吗!”

看着他嫌弃地擦拭着手指沾到的粘液,我生为男性的自尊心难免受挫,嘟囔着,“明明自己主动的不得了……”

“就,就算是这样……你都不知道找家宾馆去帮我清理么?太不负责任了吧!是男人么?!”

“我不会开车,尤其是劳斯莱斯……怎么找宾馆,要我抱你去么……”

看他一副火的要背过气的表情,我在心里偷偷笑了。
很认真地捉住他的双手,跪坐在车椅上即使被车顶撞到头也保持严肃的表情。
“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车五元。从今以后,请让我照顾你吧。”

他居然没有感动,还用嫌弃的眼神看我,“你能更土一点么。”

“土?”我想了想,明白了。
“我爱你。”

嗯,没有比“我爱你”更土的告白。
但以后每天每天,我都能对你说一句我爱你,直到白发苍苍,会不会有浪漫一点呢。

“所以说你笨。”车五元毫不客气地给了我一记白眼,“尽说这种我早就知道的事。”

看着他一害羞就发红还拼命掩饰的脸蛋,即使不说,我也知道他非常爱我。

我们。会很幸福吧。

尾声:
故事到这里我想再来一次自我介绍。

我,车奉君,今年二十五岁。
也许前二十五年我是个倒霉蛋,但后来的几十年我都不会是了。

遇到他,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对了,再补充一点:我已婚。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8-4 18: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