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加入爱不离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1147|回复: 2

[转载完结] 戏里戏外 BY:落曼曼

 关闭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搬文小天使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496
帖子
1218
0 点
不离值
20
17834 粒
42 颗
2 滴
在线时间
86 小时

勤劳的小蜜蜂

发表于 2015-6-5 01: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戏里戏外

Words/落曼曼


人物取材:
<Triangle> -- 张东澈 (金在中饰)
<波塞冬> -- 姜恩哲 (郑允浩饰)
<MIMI > -- 韩珉宇 (沈昌珉饰)


本文纯属因一张GIF而引发的脑洞大开,与原著剧情关系不大。



水楼留言

字数:11752

评分

参与人数 1+5 收起 理由
红是醒不来的梦 + 5 转载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搬文小天使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496
帖子
1218
0 点
不离值
20
17834 粒
42 颗
2 滴
在线时间
86 小时

勤劳的小蜜蜂

 楼主| 发表于 2015-6-5 01: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One

“呸。”
吐掉一口混着浓浓血腥味的唾沫,张东澈用拇指随意的抹掉嘴角的血,用不好听的语气赶走身边跟着自己的小弟后抬手还未把自己的头发揉的更乱,牵动到的伤口已经让他疼的龇牙咧嘴。
咒骂一句刚才一点都不留情对他拳脚相向的人之后,只好拖着一身的伤一拐一拐的往巷子里面走。

没错张东澈是一个混混,总被人说成贴在社会最底层的混混。
打架被打,赌博诈骗,无所不用其极的在摸爬滚打的生活。向今天这样的被堵在巷子口一顿揍,也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张东澈无所谓,反正总有一天他的位置不会让任何人敢动他,只是现在他还在阶梯上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攀爬。
走出这条巷子再拐个弯就是他的家,不过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窝来的更妥当。如果和往常一样,自己走回家用点药,过个一两周就又是一条好汉。可今天不同,平常都不会有人经过的巷子,今天好像多了一点生气。

这是张东澈第一次看到韩珉宇。
巷子的两边的房屋都是有些年岁的房子,外围的墙皮都已经有些许剥落。那个破败的程度,似乎和艺术都带不上一点关系。
可,韩珉宇的手上拿着一把粉刷用的刷子,刷毛上是浸满的白色油漆。脚边还有两桶油漆,盖子被打开丢在一边,一桶蓝色,另一桶是白色。
听到有脚步声的靠近,韩珉宇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头看愣在一边的张东澈。

这小孩的眼神真特别。
这就是张东澈对韩珉宇的第一个映像。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纪的小子应该都穿着靓丽的衣服不是踩着车就是踩着滑板什么的,身边不是同爱好的兄弟,就是漂亮年轻的女朋友。但这个孩子一身都是根本不起眼的打扮,但他的眼神清澈透明和他的脸一样干净。他的眼神也充满力量和他的画一样给人生机。
韩珉宇的身后是一片大海,单纯用两个颜色在斑驳的墙上画下的大海。
蓝色不同的深浅,白色浪花的翻涌,就是无限广阔包容万象的大海。

“小子,你画的?”
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许久,张东澈首先开口。韩珉宇没有说话,就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继续把剩下的几只海鸥画完。
张东澈忽然来了兴趣,脚步不利索的走到韩珉宇身边,打趣的开口。
“你不知道在这画画是要被抓起来叫父母的?画的好也没用,听哥哥的话,赶紧回家躲到你妈妈的怀里,不然哥哥可要报警了呦,最近举报有钱拿呢。”
说的人一副流氓的语气,听的人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
画画的小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难道看不出来哥哥一身伤一看就是混的不好惹么?
“吖!臭小子哥和你讲话呢!”
“我没有家”

“什..什么?”被专心画画的韩珉宇突如其来的话堵得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张东澈立刻又说“得了吧,和你爸妈吵架了?哥哥这样的才叫没有家,你还是赶紧……”
“我真没有家,”没等张东澈把话说完,韩珉宇边开口边转过身来两首并在一起放到小混混面前,“我记不起来,除了我叫什么名字其他都记不起来,你如果真要举报就快,至少有个地方睡觉。”

我们张混混真的愣了,然后也信了。两个人大约这样沉默了两三分钟,张东澈说,“那..那你叫什么名字?”
“韩珉宇。”
“那你跟哥走?至少比你自己饿死在这里好吧。”
“好。”

同天。
姜恩哲和好友告别后坐上飞往纽约的飞机。

那时的初遇与重生。

Chapter Two

两年后。

“你真的这样决定了?”
黑色的大椅背后,坐着已经不再年轻的黑道老大,姜恩哲的养父。
而站的笔挺的年轻人,一脸坚定,正是两年后完成学业的姜恩哲。

“是的,父亲,我已经决定了,所以也希望您可以尊重我的决定。”
听到了身后的年轻坚定不移的语气,鬓发有些花白的老人几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转过椅子面向人,用看过那么多年黑道打打杀杀勾心斗角的眼睛看着似乎永远都不会屈膝服软的年轻人,一分钟,这个老人服软了。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

姜恩哲脸上的喜悦一闪而过,他回国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从小养育自己长大的父亲,从前他还是一个小刑警的时候他最不愿意参与的就是父亲的黑道事业,这两年他已经磨练出了自己的生存法则,真正确定了他的正义是什么,是时候摊牌了。
站在养父的办公桌之前,他想过无数种可能会发生的结果,而现实发生的,似乎比他想到过的任何一种都要完美。但他也不是小孩,果然,他等来了条件。
“恩哲,你也知道,我有一个亲生的孩子。”
“是的父亲,我知道。”
“帮我找到他,以后你在白道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你也不用在意我的身份,就像你想要的那样。”说着从右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到桌子上,文件上是一个小孩子,长得精灵可爱。
“是,我知道了父亲。”接过文件没有过问事情的可能性,姜恩哲转身离开了养父的办公室。
可能性?如果这个唯一不背弃孝道也不冲突正义的路的话,那当然是百分之百。


首尔A区某吧内。
“澈哥,刚才外面惹事的人我们已经解决了。”
下属用恭敬的姿态向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人汇报,那人一头黑发,眉目不似一般道上让人的暴戾,却足足有几分柔情,张东澈。
“嗯,”说着摇了摇手上的高脚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口红酒。“一会儿韩珉宇那小子放学就过来了,要让是让他看到什么他不乐意的看到的,你们明天就不用来了。”
“是!澈哥。”
“下去吧。”

两年的时间里,因为韩珉宇的画赚到了第一桶金的张东澈,也因为有了要照顾的人而不再那样的游走首尔街头,在黑道势力里逐渐打点人脉关系,也在经济方面有了支柱事业,终于最终成为了首尔A区人尽皆知的澈哥。
也算是衣食不愁,有名有势。
但韩珉宇不喜欢打打杀杀,每次看到张东澈的场子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皱着眉头不发一言。澈哥是真把韩珉宇当成弟弟看,纵然他已经不是以前要躲债的小混混,什么叫做相依为命他却理解的更加清楚。

“哥。”
韩珉宇身后还背着一块画板,斜跨的包里面也都是各类画画的工具,明显是刚从美术学院下课回来。他平时住宿,周五放学了会找张东澈一起回家。
“哦,臭小子你来啦。”
话是这样说,张东澈立刻从椅子上起来上去帮韩珉宇卸掉背上的装备,张东澈不止一次想过,以后他们各自结婚也好,不结婚也好,这兄弟做了就是一辈子了。
“哥,我有个消息。”
“嗯?你会有什么消息?啊,又是哪个学妹给你递情书了?这次约你去哪儿?”
“…不是。”
“别那么严肃啊珉宇,难道这次是男生?没问题啊,只要是你喜欢就算不是人都没问题,诶…诶你别走啊。”
韩珉宇走到沙发上无奈的看着一直嬉皮笑脸的张东澈。
“都不是,你还记得我们班有个同学,老爸是咱们A区警局工作的么。”
“嗯,怎么了?”
“听他老爸说,特搜组来了一个高级警察。”
“哈?那又怎么了?他们不警察人员更替么?”
“你脑袋那么大都白长了?我是提醒你小心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到你。”
“… 韩珉宇你站住,你说谁脑袋大?!你给哥回来!”

Chapter Three

“… K,你去这儿,啊诺,你带人去这里,小朴,你和我去这里,晚上八点三十准时到各自负责的场子,记住,我们这次的任务”
“Yes。”

姜恩哲通过了司法考试又经过原来警署上司的介绍,成功进入了首尔A区的总警署,并成为了一名高级督察,新官上任的火不可以不放,于是他在了解A区的势力分布之后,迅速的制定好方案,准备给这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场子一个下马威。

Pm 20:30.

“一会儿进去以后,别声张,看到有不对劲的再亮身份,知道了么。”
姜恩哲换下制服,穿上黑色的皮衣和紧身裤,头发打理的干净利落,虽装扮与这些场子内外进进出出的人没有太大差别,但他五官俊朗,身姿不凡又有正直干净的气质,整个人的和谐与反差一起组成的美感,让他变得非常夺目。
虽然刚到新的工作岗位没有多久,但他向来对人谦和没有领导的架子,所以很快和手底下的警务人员打成一片。和他一起出任务的小朴打趣道,
“嘿嘿,老大,你这样进去会不会被围堵的水泄不通啊?”换来姜老大的一记闷拳。

灯火通明的首尔夜晚远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干净。
年轻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面旁若无人的舞动,现场嘈杂的音乐喧闹的氛围都让一项都不爱进出这种场合的正直年轻警官有些不适应,皱着眉头一路喊着借过一边不放过周围任何可以的点。

“啊金,你看,那个小孩儿是不是上次去过我们XX路那个场子的小警察?”
张东澈最近听到新官上任的风声,正轮流在自己的场子里面坐镇,没想到今天运气好正好遇到了。
被叫做啊金的属下朝着他们澈哥指的方向看去,再三确认后回答,“是的,澈哥,您真是料事如神。”
“行了不要拍马屁,那那个人就是新伤人的纵火犯喽….哼。“
张东澈离开角落的卡座,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在吧台要了一杯威士忌,绕过人群就挡住了姜恩澈的去路。
“这位先生,第一次见啊。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怎么样?一起喝一杯?“

姜恩哲停下脚步看了眼对自己递上酒杯的人,不禁笑出了声。
这人… 当时看照片的时候就觉得他和黑道老大这样的词语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今天一见到真人更是觉得,如果只是平日里走在路上擦肩而过的人,自己一定会当他是一个普通市民,还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普通市民。
“嗯?先生,你笑什么?“
“没有,“姜恩哲敛了敛表情,接过张东澈手里的杯子凑到嘴边喝下去一口,”只是我原来以为,第一个来跟我搭讪的人会是一个漂亮的…嗯,女人。“
听完话,张东澈嘴边的笑容比姜恩哲的更大,
“到底是抱怨我断了你的桃花路呢,还是在夸我 呢?张东澈。“
说完小老板伸出右手,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这一下明显都已经知道对方已经对自己的身份知根知底。
“姜恩哲。“报上自己名字,姜恩哲握上对方的手。
两人友好的完成了见面的礼节后,小老板说。
“姜先生你看过了?我这里干干净净,什么异常都没有。“
姜恩哲毫不意外,点了点头。
“这么看是,我不过也是例行检查,既然没有异常,你用不着立刻和我解释。“

Chapter Four

那晚不仅姜恩澈这边的队伍颗粒无收,当然晚上出动的所有队员都没有发现异常。就在姜恩哲以为见到那个一脸良民相的小老板得在下次出任/////务时,他却在警///////局看到了他。

“好了没事了,下次注意点,你可以走了。“
这天姜恩哲刚来警/////局上班,却在路过别的科室的时候看到了正要转头往后走的张东澈,他在路边停下,看着眼睛里有些许血丝一看就是一夜没睡的人出来。
“呦,早啊,姜警官。“
“早,怎么进来了。“
张东澈的脸上有些许的疲倦,这让本来就纤细的他看起来更为苍白,但那人却不以为意,无所谓的笑笑。
“拜托,姜警官,我怎么变成进来了?我只是被叫来问话。“
“理由呢?“
张东澈脸上的笑容更大,“姜大警官好像很关心我?没什么大事儿,场子有人闹事,老板就被叫来问话了呗。“
“嗯,走吧,还没吃饭吧。“

一片最大的警官和一片区域内最大的地方老大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一个和失忆小画家相依为命的人,一个初到首尔没能和谁真正结成好友的人,无视了他们身份上的差异,关系变得非同一般。
小朴偶尔会在姜警官面前几句忠言,比如他会说,“老大,张东澈是让我们很头疼的人,他手下的场子几乎天天都在闹事。”又比如说,“老大,你这样和他关系好下去,我们下次去抓人的时候你还好意思出手么?”

小朴啊小朴,姜恩哲虽然正直偶尔古板,有时候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分的很明白,做出这样的事情好像很出乎意料。但就是这样,他才坚持他的正义,他岁不确定是不是可以真正把感情和正义划开,至少现在他做的很好。
所有姜警官会回答,“张东澈他没犯事儿。”
看,正义。

“你今天是怎么了?身为执法者你不是一直严于律己的么,我这儿的酒就算给你免费的你好歹也替我心疼一下?”
今天张东澈照例来下面的微服出巡,有些意外的看到了除非公干不在类似场合露脸的姜警官,还有那一看就是来借酒浇愁的气势也让他感到意外非常。
时间眼看着就晃过去了大半年,一切看似的都风平浪静。而在这个大警察和小头头的关系发展的让警官惊喜的同时,养父那里对于亲生子的催促让他有些许的焦头烂额。
“哦,来了。”
姜恩哲看到一出现就嬉皮笑脸的张东澈放下酒杯,刚想招呼人坐到自己的身边,便看到了站在小老板身边的大男孩。
年纪是比他们小几岁的样子,长得精神帅气,气质出众,可是好熟悉。
对!眼神,这个孩子和养父给自己的看的照片上的那个小孩子的眼神太为相似。他知道这个孩子,在和张东澈交往的过程中他听过张东澈提起他很多次,一直觉得能和那个嬉皮笑脸的小老板相依为命的人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没想到这一见到真人更加确定。
“喂,”张东澈五指张开在姜警官面前晃了晃,“怎么了?看上我家臭小子了啊?”
“咳 ..”姜恩哲轻咳一声缓了缓场面的尴尬,“姜恩哲。”说着便向少年伸出右手。
“韩珉宇。”握上伸过来的右手打了个招呼,韩珉宇便坐到了小老板的旁边。
张东澈在一边不干寂寞,“喂,姜警官,你没和我说过你是弯的啊。”
对于这个人爆发性的发言姜恩哲已经习惯,“别开玩笑,我只是觉得你的弟弟很像一个人。”

如此老套的搭讪剧情张东澈本来都是不屑一顾,但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姜恩哲曾经和他说过的事情,小老板立刻跳了起来。
“姜恩哲你什么意思。”

Chapter Five

“姜恩哲你什么意思。”
他们成为至亲也已经有了半年的时间,姜恩哲自然不可能没有和他说过他需要找人的这件事。其实因为相见如故的信任,他们自己的很多事情,彼此都已经知道。
“东澈你冷静一下,我只是觉得像。”
“你不警察么,你给黑道找亲儿子?别的我不管你别找上珉宇,这小子怎么可能和你那个黑道养父扯上关系。”
姜恩澈也站了起来,伸手去拉小老板希望他可以冷静一点。他尚有理智,不像这个小老板一样一点就着,而且对自己视为亲人韩珉宇的保护欲已经爆表。
“你别炸的这么快,坐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护犊的老母鸡。”

韩珉宇听了话立刻笑了出来,也算有一个人可以治这个不可一世的小魔王了啊。果然,张东澈脸颊一红,一边用语言还击着你才是老母鸡一边坐了下来。
姜恩澈笑了笑,说“你冷静一点,我问珉宇几个问题。”
一等到小老板深思熟虑后的点头,姜恩澈就面向了韩珉宇。

“珉宇,我听东澈说你不记得自己的事情?”
“嗯。”韩珉宇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是从出生都没记忆还是怎么样?”
“哎呀我来说。”张东澈安奈不住开了口,“这小子最近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和我一样无父无母,但是他不记得为什么三年前他为什么会什么都想不起来。”
姜恩哲笑了笑,“你看你又着急了我没说要干什么不是。”说完继续转头问少年,“这样问可能有点冒昧,你完全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么?”
“是的。”韩珉宇点了点头,对上对方的眼睛,“从我有映像以来,我一直在孤儿院长大,那么你问我这些到底是什么想法?”
“不瞒你说。”姜恩哲从上衣的内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韩珉宇,最近养父的催促太频繁,他为了不辜负老人的托付正在全力以赴。“我受一个老人所托,要找到他的亲生儿子,今天看到你,实在和他给我资料太相似了。”
韩珉宇接过照片,张东澈也凑过去看,两个人同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照片上的虽然只是一个小孩子,和现在的韩珉宇相差很大,但那个不屈服倔强的眼神却千万人中都罕见,珉宇也保留到了现在。
更为让两人不可置信的是,因为珉宇最近记起来以前的事情,他们俩特地到曾经收容他的孤儿院去过,这张照片上的孩子分明就是小时候韩珉宇刚被收养时候的样子。
韩珉宇第一时间按住了张东澈的肩膀,面向姜恩澈表情严肃,
“那么姜警官的意思是,我的父亲在委托你找我?”

找到了。
这是姜恩哲的第一个反应。他压住起伏的心情开口。
“是的,你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我的养父,他已经寻找了你很久。”
“姜恩哲!”
张东澈推开按着自己肩膀的手,再一次站了起来,“就算是又怎么样?小珉是你要找的人又怎么样?你的养父是什么人物,他可是首尔最大的黑帮的老大,你别指望我会放小珉跟你回去。”
“东澈,”姜恩澈缓了缓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珉宇可以跟我回去一次。毕竟那是他的亲生父亲。”
“算了吧,”张东澈完全拉下了脸,“你不就是为了可以走你以为的正义路才要把小珉往坑里面推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么?那么我直接告诉你,没可能。”
他的声音不算小,现场的客人都被他们吸引了注意。
“东澈。”
“别叫我,”不理睬姜恩澈要说的解释,拉起还坐在原地的韩珉宇就往外走,“你如果要带小珉走,我就没你这个兄弟。”

Chapter Six

张东澈做小混混的时候人家觉得他没志气根本就是贴着社会的底层在生活,有了现在的地位之后别人虽然不敢多说什么,但总归还是有不服气他的人在。
可这个人其实,虽说没有什么特别远大的抱负,但是看中感情,男人味十足。
所以说,他知道黑道这条路其实是拿命在走,他又如此看重珉宇,那件事情之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联系过姜恩哲。

另一边的姜警官可没有张东澈那么好过。
他和养父说了找到了韩珉宇的事情,养父那么多年波澜不惊的表情竟然毫无掩饰的出现了欣喜,他知道这是装不出来也掩饰不了的血亲之间的羁绊。
所以无论是出于他对于养父那么多年的感激之情还是出于自身目的的原因,他都希望可以让珉宇赶紧见养父一面。可东澈的想法和做法他虽然不认同可也并非不理解,甚至于因为是出于他切骨的保护而让他无法强制做出什么。
他们这样谁都没有办法开口的生活僵持了半个月,这期间姜警官到张东澈旗下场子的次数从一个星期一次到了一天一次,就算属下小朴再怎感觉不对劲姜警官都没办法停下来,因为他没有一次见到过那个倔脾气的小老板。
直到韩珉宇再也看不下去。

“臭小子,你拉我来这里干嘛,你不是不到星期我从来不在这种地方出现么?”
张东澈昨天熬了一个通宵,今天起床已经是晚饭时间,匆匆吃了一点东西就被小画家拉了出来,而且还直奔他平时不会去的地方。
“当然有事了,人都到这里了,进去吧。”
张东澈在整个首尔可以交心的人除了他自己只有那个有着和小老板身份非常不和谐的职业的姜警官,为了一件还没有确定会发生的事情而关上小老板好不容易打开的心实在太可惜。
小老板被珉宇拉着往里走,果不其然看到了姜恩哲。
韩珉宇和他在一起生活三年,这小子心理面有什么想法他当然可以猜的透一点半点。

“坐。” 韩珉宇率先自己坐到了姜姜恩哲的对面,示意小老板也坐下来。
虽然不乐意的表情满满的挂在脸上,小老板还是乖乖的坐下来了,别说,一个月没见到那个正直的警官还真有点想念。但心里是这样想着,嘴上说的可不一样。
“别想我从这里带走小珉,不然我们这兄弟真没的做。”
韩珉宇不等姜恩哲开口,把已经倒好的一杯酒递到小老板面前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对着姜恩哲一脸严肃的开口。
“姜警官你不要介意,我哥这是为我好。”
“我知道,”姜恩澈笑了笑看了一眼还在边上别扭的小老板,“叫我的名字就好。”
“嗯,那我就随便一点了。”韩珉宇将身体向后靠向椅背,“东澈哥和我说了很多我亲身父亲现在的情况,虽然我也从来没见过他,但是出于一个为人子女该做的,我想我应该跟你回去见见他。”
“哗。”
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张东澈没有像两人想的那样会立刻站起来组织,他手上的酒杯滑到地上碎了一地,眼神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服务生立刻上来让韩珉宇打发了回去,珉宇转头对小老板说。
“哥,我还没说完。”说着把自己的酒杯递给了张东澈,“是父亲我总该去认,不管那时候是他抛弃了我还是别的。但是认完我立刻会回来,下周要交人物素描,你还得当我的模特。”

Chapter Seven

“进去吧。”姜恩哲站在韩珉宇身后一步不到的距离对他说。韩珉宇点了点头。
谈判结束的第二天姜恩哲就带着韩珉宇来达成自己的承诺,当然了,两个人都完全忽视了小老板的极度别扭。
“咔。”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里面坐的正式姜恩哲的养父,那个叱咤风云沉淀岁月的男人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染血过的眼神只有感激的眼泪,不是人人畏惧的黑道老大,只是二十几年终于得见离散亲人的老父亲。
“珉宇?“老人的声音都有些许的颤抖。
“…嗯。“韩珉宇抿了抿嘴唇,他听过张东澈说的也听过姜恩哲说的,这两个人都没有跟他说会遇到这样的一个父亲。但却是这才是父亲。
“一样..一样的。“老人站在办公桌前面仔细从头到尾看了看少年,”这眼睛,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变过。“
“先坐下来再说吧。“姜恩哲开口道。

当日,19:00,张东澈家

“哥,我们回来了。“
张东澈听到开门的声音立马从门边跳回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就假装正在无所谓的看着电视,笑话,他才不要让那两个人看到自己等了一天什么事情都干不成的笑话。
“哦,还知道回来啊。“
听了这带酸气的话,珉宇和姜恩哲对视一笑,珉宇转头说,
“哥,恩哲哥找你有事儿说,我先帮你去把水果洗了。“
说完话韩珉宇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厨房,留在原地姜警官这才走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边上俯下身对人开口。
“怎么样澈哥,跟小弟走一趟?“

“说吧。“
人是跟着姜警官出来了,心里的别扭也算是放下来了,嘴上还是不肯饶人的小老板和姜警官坐走到院子里坐在了石凳上。
姜警官没有说话率先笑了出来,小老板果不其然立马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姜警官不疾不徐的开口,
“东澈,有没有小弟和你说过,一摸到你的逆鳞你就像只刺猬一样炸毛?“
“你!...“
小老板还算聪明,眼看着炸毛永远没办法赢过淡定就立刻闭嘴乖乖坐在一边。

“珉宇这个小子真的挺懂事的。“
“那是,你也不看是谁栽培的。“
果不其然姜警官又笑了,“那多谢你没把这孩子养的和你一样炸毛了啊。“
听完这话小老板也笑了出来。

“他今天在那儿话里话外都有让父亲收手的意思,而且话讲的很聪明,一点都没有让人反感的味道,你不用担心了,他还是和你相依为命的小珉。“
“我当然知道了,小珉那孩子我还不了解。“
姜恩哲不说话,笑着看着坐在一边裹在路灯暖黄灯光里的小老板,精致的五官上的表情比现在的灯光更醉人。
“那,是兄弟我就不和你说那么多酸话了,这次的事儿是哥们不对,下次请你吃饭。“小老板扬了扬嘴角,一副土财主样。
“东澈啊。“
“嗯?“
“也谢谢你昨天选择相信我。“
小老板的心跳有点乱,“酸不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搬文小天使

溢彩。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496
帖子
1218
0 点
不离值
20
17834 粒
42 颗
2 滴
在线时间
86 小时

勤劳的小蜜蜂

 楼主| 发表于 2015-6-5 01: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Eight

“老大,你的电话!“
小朴接起办公室的电话,报出来的身份和着急的语气都让他吓了一跳连忙转接给上头要找的人。
“嗯,是我。… 是, 知道了… 是,二十分钟内赶到,是。“挂下电话姜恩哲立刻转头对手下的人说,”小K ,立刻联系B组让他们出动到XX码头,啊诺,你联系C组,地方一样,啊朴你带上家伙和我一起,海警那边阻截了一直逃窜的毒枭,我们离XX码头最近立刻前去支援。“
大家听到老大的命令都急速兴奋起来,异口同声的说了是立刻跑去干自己的任务。

十五分钟后小朴和姜恩哲的车一路鸣笛赶到了XX码头,果然那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海警一边的人只出动一个小队,身上唯一的武器也已经没有了子弹现在全靠与对方进行身体间的搏斗,毒枭那边明显准备的比他们充分,就连人数都要胜过海警,海警明显处于弱势。姜恩哲吩咐小朴在原地接应接下来会赶来的B,C team,自己松开了上衣的领口便加入了战斗。
姜恩哲从小练习过搏击也算个中高手,所以对付几个人不在话下,可他撂倒的人越多他便越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人都似曾相识那么眼熟?

后方的警笛大作,支援部队到了。
受过训练的队员们立刻按照路上讨论出来的方案包围了整个码头,毒枭一行眼看便无处可逃。但既然是警方名单上的疑难病人,自然没有那么简单就能被捕。
为首的人拉过一个女警便做了人质,并且将人困的无法动弹,下一秒枪口便对准了人质的太阳穴。
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冷若冰霜,姜恩哲也看清,这次他参与围剿的毒枭正式他的养父。
他们看到对方的瞬间,脸上都闪过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海警那边的人都是从前和姜恩哲共事过的,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们都很有默契的围上前,把姜恩哲围到了人群的最外面。
姜恩哲觉得自己拿着枪的手都有一点僵,耳边呼啸的风声似乎也变得安静,他凭着身体的本能跑到养父的后方,试图接近目标解救人质结束这场对峙。
他靠近的格外认真,却没有感觉到身侧有人正靠着集装箱的掩护靠近自己。

围在养父面前的人保持着神色的正常,全场安静的只剩下风声。
“碰。“ 是枪声,来自目标人质的后方。

养父在扣动扳机的时候便第一时间转身,眼看着自己的养子被击中膝盖直直的倒到地上,手上的动作立刻松开,看出自己手下再次上膛准备向着瞄准的地方射出第二枪之前两步跨到养子身边,用力将人推开,自己扛下了手下来不及收手的第二枪。
姜恩哲来不及大喊,支援队伍中又有人开了枪,这下正中养父的心脏,已步入老年的男人仰面倒在了地上。

“爸!“
顾不上膝盖和被倒下时撞到的头部的疼痛,姜恩哲几乎是用爬的靠近了他的养父,“爸,爸..你不要吓我,爸。“他的喊的声嘶力竭,像一头受了伤的猛兽,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得到他的痛苦。
“还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
养父开口,已是气若游丝。
姜恩哲连连点头,他抱住自己的养父,无奈却在手上染了一片鲜红。
“我让你找小珉…其实是不想你找到。“
说完这句话,一代黑道枭雄终是陨落。

Chapter Nine

“爸!“
姜恩哲大喊着从梦中惊醒,扯动了伤口的疼的让他从反复做的梦中清醒过来。
“恩哲,你别动。“
一双手按到自己的身上,温暖又有力量。姜恩哲换头看向人的方向,本能的开口叫人的名字。
“东澈…”喃喃的语气还像是梦话,他深呼吸了一次看清楚自己这是在医院里。而自己的养父去世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
怀里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凉的时候他喊的红了眼,周围的同事也没有办法接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姜恩哲这个样子彻底失去控制,没有一点风度也没有平日的样子。直到受了一场大战后受了枪伤的男人体力不支的和他的养父倒在一起,他们才上前立刻把人送到了医院。
姜恩哲因为轻微的脑震荡和枪伤昏睡了一天半,醒来的时候看到了一脸担心的张东澈,又在张东澈的照顾下沉沉睡去。
张东澈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一边嘴上不饶人的骂着躺在病床上的人不知死活不顾自己的安慰,一边生平第一次轻手轻脚的照顾的体贴细致。

“嗯,我在,休息过来了?”
姜恩哲挪动身体半坐在床上,接过张东澈递给他的水嗯了一声,眼神里还是写满了悲伤。
“你啊。”张东澈伸手揉乱了姜恩哲的头发。
“小珉过去了么?”
“嗯,小珉已经去处理老爷子的后事了,你别太难过了。”
“东澈,你知道么?他和我说,他让我找小珉其实并不希望我找到小珉,如果没有他帮我挡子弹,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他从小就这样,嘴上不说,其实比谁都要关心我..”
说着说着,像是永远都不会掉眼泪的男人竟然哽咽了起来。

见不得他这样的张东澈干脆站起来,坐在床沿上俯身抱住了这个现在表现最为脆弱一面的男人,用了很大的力气。
他倒是没有说话,却说了所有的话。

半个月后,姜恩哲的腿虽然还打着石膏,但也终于算是出院了。
他没有去警局报到,也没有领他的勋章,他和珉宇一起到了他们父亲的坟地说了很多话。
然后他们两个人意向一致一起去了小老板的地界。

“你出来。”“我们有话对你说。”
两个人站在小老板面前,严肃的劲让一向嬉皮笑脸的小老板也严肃了起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二话不说的跟着他们往外走。

“怎..怎么了?”小老板跟在两个人后面小心翼翼的开口。拜托,受了伤的男人可是很可怕的。
“我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我和恩哲哥接手了我们父亲的产业,并且准备将他旗下的所有产业都洗白,与此同时,在你日日夜夜陪着恩哲哥的时候,我已经洗白了你的产业。”
小老板张大嘴看着一夜间变的成熟的韩珉宇,还没等他提出异议,一直站在一边的姜恩哲开口了。
“第二件事,我已经辞职了。”
“什么?! 那不是你的梦想么姜恩哲你开什么玩笑?”
“没办法,我以前一直烦恼我的父亲背离我的梦想,可是真的看他死在我追逐的梦想下,我也没办法再平稳的去看我手里的枪了。”
张东澈点头,表示充分理解。他亲眼看了他的所有悲伤,他当然理解。
“我和小珉也算是兄弟,以后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警察和匪徒的差异,我们都是亲人了。”
小老板木讷的点头,大概,这俩小子给他画了一个圈?至于他是心甘情愿还是没得选择的跳下去的,大概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了。

月色虽朦胧,他们三个人的未来却炙热发亮。

Chapter Ten.

闪光灯的声音与亮度把记者会的现场点的更亮。
东方神起的现任成员与前成员合作的迷你剧已经造成了韩国乃至亚洲娱乐园的大轰动。

正在开展日本巡演与拍摄电视剧的三人抽空,在首尔举行了这次迷你剧的新闻发布会。主持人一声令下,下面就是唇枪舌战的提问时间。
“请问三位时隔五年再次合作的感觉如何?”
“三位在合作的时候会有什么不便的地方么?”
“请问允浩和在中,在这部迷你剧中二位的感情似乎比兄弟之情更为深情,二位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请问JYJ的另外两位成员对此次三位的合作有什么看法呢?”
… …

“请大家安静一下。”郑允浩率先开口现场的记者们果然安静了下来,郑允浩笑了笑开口,“此次我和昌珉跟在中合作,其实是注定的事情,虽然在中现在是JYJ的成员,但我们两个人与JYJ的三个成员的关系一如从前,所以不会有大家的担心出现,不便更不可能有,至于刚才有朋友问的,时隔五年再次合作有什么感觉,大概就是和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联系过后那种一切都没有改变的熟悉感吧。”
记者们迅速记录下队长的话,手上的相机也一秒不差的拍下三个人交头接耳时候的样子。
“那么请问在中先生,对于剧中和允浩饰演的姜恩哲的类似爱情的感情有什么看法呢?另外JYJ的另外两位成员对这部剧有什么看法呢?”
“有天和俊秀几乎都会来探班啊”在中笑着回答。“至于我的角色和允浩的角色的感情,那是导演台本里规定的事情,在我看来嘛,他们不是兄弟是家人,就像我和这两个小子一样啊,是吧昌珉。”
一边的昌珉立刻接话,“嗯,是,你还是老妈允浩哥还是老爸。”

记者会召开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不说别的,光是为了三个人的再次合作甚至是再次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就够轰动小半年的时间。
三个人匆匆回到后台,昌珉很识相的拉着经纪人往外走。
“哥,走吧走吧,当探子当屏风当间谍的生活又开始了。”

待机室门内的两个人甜甜的腻在一起,反正边上又没有人,反正门已经锁好了,反正已经是老夫老夫,虽然还有两个小时郑允浩就要飞日本,金在中也要回剧组,但是没关系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待机室内的两个人已经甜甜蜜蜜的亲上啦,那些记者虽然很想挑着聪明的问题找自以为聪明的找到回答,但他们还是不够聪明啊。
看不出张东澈和姜恩哲的眼神么?
那可是一起走过大风大浪的,爱的深刻的情侣的眼神呐。

----- 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加入爱不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0-8-4 18:3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