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 立即注册
【爱不离2017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爱不离2018年度允在文推荐总榜】

查看: 625|回复: 5

[古风帝相] 别追了,行吗?[春日/甜宠/搞笑]BY:皈依米

[复制链接] |关注本帖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发表于 2024-3-17 22: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日轻松的一篇搞笑文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3-17 22: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皈依米 于 2024-3-17 22:06 编辑

  快来人啊,少爷又跑了,整个金府顿时乱作一团,上上下下全出动去找金小少爷,大堂里金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金老爷摸着胸口直呼,“都说了这春闱考不上就不考,家里家财万贯,那么多钱,他就不中那个破秀才也饿不死!”
  金夫人擦了擦眼泪,缓回神来:“那仕途进阶不也是为了他好,跟你一样当个没文化的地主能有什么出息,点头哈腰给人交税送礼。再说了儿他那么聪明,能比张老四他们家那痴儿差,我不信!”
  “哎哟,夫人,你看现在人都不见了,还说什么张老四。”
  “找啊,那赶紧都去找啊!我真是命苦,要是儿子没了,我也不活了……”
  旁边丫鬟们赶紧扶着金夫人坐下,互相看了看跟着抹泪,虽说小少爷确实聪明,但是他的聪明都用在了不正经的地方。可这些话她们不敢跟夫人说,平日里小少爷看着坐在屋里读书,其实早就翻墙出院到处去惹祸了,听说上个月还在赌坊里赢了人家不少钱,差点没能活着出来。
  这边忧心忡忡,忙得脚不沾地,另一边背着包袱离家出走的金家小少爷,压根不知道他要去哪儿,随心所欲爬到半山脚,瞧着不会有人追上来,才放下心啃包袱里带的点心。离家出走之前他搜刮了不少干粮,没敢带太多金银钱财,揣得都是银票,都贴身藏得严实着呢,这次他还不知道要在外面待多久。
  “歇歇歇歇,真是天杀的,累死我了,幸亏溜的快,这要是被抓回去不得被打死。”
  金在中擦擦汗,挑了个阴凉地坐下,再怎么也没一个人到这深山老林受过这种罪,脚底板疼得他多走一步都钻心。好在山顶似乎有个庙,挡着阳光能看见顶上冒金光,他一步一瘸往上爬,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施主,需要帮忙吗?”
  “啊?”
  金在中转身看见个和尚,货真价实的和尚,剃了个大光头,穿着僧衣,背上背着竹篓子,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和尚长得还挺俊美。
  和尚作个揖,指了指金在中的脚:“我看施主好像是崴了脚,正好山顶就有休息的地方,平时我也会采些草药,能给施主治好。”
  金在中一看,得救了啊,没受伤也得装受个伤,卸了劲就往和尚身上倒,好在那和尚还算眼疾手快,没让他栽地上。
  “好好,出家人都有好生之德,你们都是好人,幸好我遇到了活菩萨你啊,不然荒郊野岭,我怕是今晚要露宿街头了。”
  和尚一笑,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很少有人来我们山上,一直听师傅说,山下的路总有山匪,也没人敢上来,施主你真是胆子大。”
  “山…山匪?”
  “是啊,不过他们没上过山,贫僧也没见过。”
  金在中心想好人有好报,没遇上杀人的,先遇到救人的,金家列祖列宗也算是在天有灵,知道保护他这根独苗了。
  一路上两人闲聊,这山上的寺庙很清贫,连个名字都没有,庙里除了方丈,就是几位和尚的师兄弟,听说以前都是流浪的乞丐,被方丈度化了,虔诚皈依我佛。金在中听着和尚的身世还真有点惨,可架在他身上的力量是一点没少,走多了他现在不止脚疼,浑身都在疼了。
  好不容易到了寺庙门前,一阵风吹过,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金在中聪明的脑袋里,突然想到这要是山匪的计谋……说是个和尚,骗他进庙之后,要么勒索,要么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和尚看金在中想的出神,好奇地盯着他:“施主?你怎么不走了,里面有歇脚的地儿,今晚你可以住在这里,只是得容贫僧打扫一番,许久没来人了,这不……”
  “师兄!!你怎么才回来!”
  正听和尚唠叨,荒凉的寺庙里跑出来个小和尚,看上去不过十余岁,风风火火的到和尚面前停下,发现还有个外人立马警觉起来。
  “师兄,他谁啊。”
  “悟法,不要胡闹,这是庙里的客人,赶紧去打扫一间禅房出来。”
  金在中看他们二人对话,听着又不像什么豺狼虎穴,勉强支撑起身体,等这个悟法小和尚跑进寺庙,他不由得问出心里的疑问。
  “那个他叫悟法,你叫什么啊?”
  和尚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贫僧叫郑允浩。”
  金在中更疑惑了:“啊你没有法号吗?我还以为庙里都得论资排辈,你也得叫悟什么,难不成是俗家弟子?”
  郑允浩摇摇头,跟金在中慢悠悠往里走:“施主说笑了,师傅说我生就生在这间破庙里,那天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女人在寺庙生产本是不吉利的,不过师傅不信这些。我出生之后,就被扔在了佛像旁的草堆里,身上除了裹身的衣物,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就写着名字。”
  “万物皆有自己的缘法,师傅用米汤喂我长大,一直没有给我取法号,他说我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说到最后金在中听出了话里的落寞,开始懊恼自己多嘴,怎么还戳到人家的伤心事了,安慰人这种事他对女人手到擒来,这要他安慰个和尚还真有点下不去嘴。
  金在中尴尬地拍拍郑允浩肩膀:“你师傅是个好人,你也是个好人,好人有好报。”
  到了寺庙后堂,正面走来两三个和尚,他们应该就是郑允浩的师兄弟们了,都从悟法嘴里得知来了香客,争相领着要送去客房。
  金在中走在前面,就听他们窃窃私语。
  “好不容易能有个人,不得让我先来。”
  “论资排辈也轮不到你啊,去去去,你去伙房烧饭还差不多。”
  “谁说的,师傅说都是各凭本事,你就会拿辈分压人!”
  ……
  金在中听得一身冷汗,刚刚心里还有底这就是间寺庙,怎么听这话越听后背越凉,难不成真的羊入虎口了。
  不知不觉来到客房前,金在中刚停下脚步,后面一个接一个撞上来,推搡着说对不起,他摆摆手推开门,一个都没让进屋。
  “不好意思各位,我实在有点累了,我想先睡了,多谢好意,我住一晚就走。”
  “诶,别……”
  多余的话都被金在中隔在门外,四处打量起房内,简单朴素,看起来不像有暗门,这里不能住,今晚!今晚他就要溜!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3-22 22: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外面没了动静,金在中才放心坐下,龇牙咧嘴脱去鞋袜,脚底磨出几个大泡,平日里没走过这么难走的山路,哪能吃得下这样的苦。
  金在中身上除了带银票和干粮,以及一些衣服之外,翻不出其他能抹的药,他瘫软在床铺上不知不觉就累得睡着了。等到再醒已经是傍晚时分,房门被敲的叮当响,郑允浩在门口轻声询问着:“施主,晚饭总要吃点,我给你放在门口,还有一些草药,受伤了涂抹。”
  金在中猛的坐起身:“多谢,我,我今天实在太累了,明儿一早再去拜会方丈。”
  “不碍事,师傅近来闭关,不见客。”
  “啊,那真是麻烦你了。”
  等门口没了声音,金在中蹑手蹑脚端着饭盘进屋,粗茶淡饭都谈不上,几个馒头配几根菜叶子,思前想后他还是没吃,啃起了包袱里的干货酥饼。金在中边吃边拎起所谓的草药,要是没上山他听着兴许还能试试,可如今不知道是不是进了才狼虎豹的窝,这些还是还给他们吧。
  四处找了找也没地儿扔,索性用块布包裹着塞进衣服里,等溜出去再扔了。
  月黑风高夜,金在中屋里连灯都没有,他收拾好包袱偷偷开门,趁着院子里没人,蹑手蹑脚的顺着墙壁往外走。大门肯定不能去,开门的声音会惊动其他人,月色下墙角的假山,看起来能够顺势翻出去。
  金在中说干就干,爬上墙头就往下跳,刚落地谁知一个崴脚,顺着山坡就往下滚,金在中内心在咆哮,这谁能知道院墙外面是山坡。正当他以为死定了的时候,一头栽进了水塘里,还没等他起身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谁?”
  他怎么在这里,这声音分明就是白天那个小和尚的,是叫郑允浩没错,金在中从水里慌忙爬到岸边石头上,抹了把脸上水,看清了月色下正在洗澡的人。
  金在中默不作声,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能装死想借着黑暗赶紧跑。可是还没等他撒丫子开溜,郑允浩已经游到了面前,光头,光着上半身,在波光粼粼的水面还是很令人遐想。
  “施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失足,失足。”金在中的水性很差,刚才没淹死也是这里水浅,“啊哈哈,我也想找个地方洗个澡,这不白天出了一身汗,没想到天黑没注意就踩空了,大师你也在这里啊。”
  “贫僧在这里静修。”
  静修?金在中在书籍里看的,得道高人才需要静修,甚至有升仙的说法,吸收天地日月的精华,赤身裸体端坐……赤身裸体,想到这里金在中已经被郑允浩架着胳膊提出水面。
  本身起了泡的脚,现在更是扭着了,郑允浩还没碰到他已经疼得直叫唤。
  “怎么了?哪里疼?”
  “脚,脚踝。”
  郑允浩冰凉的手摸着金在中的脚踝,骨头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伤了筋膜,他抬起金在中的脚脱去鞋袜,放在大腿上,掌心握着伤处轻柔捏着,很快舒缓的感觉让金在中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金在中感叹:“大师还会治扭伤?”
  郑允浩笑笑:“山上住久了,总要自己学会些保命的手法,你这伤不重,等回去再给你贴上草药,很快就会好了。”
  草药,金在中想起来草药他带着,翻翻腰兜虽然湿了,但是揪出的草药还能用,他递到郑允浩眼前。
  “是这个吗?”
  “你竟然随身带了,是它。”
  金在中看郑允浩正准备撕他衣服,却又停住了手,突然起身去找些什么,就这么顺着月光金在中看见他白花花的腚,来来回回搬了些树枝再用火石点火。不免对他有些唐突,捂着鼻子转过脸去,就听见郑允浩在身后说着。
  “衣服都湿了,还是要干些才好包扎,施主把衣服脱给贫僧,贫僧给你把衣服晾上。”
  “没有大碍,这风一吹……”刚入春不久,夜里的风还有些凉,金在中还是乖乖脱了衣服递给了郑允浩,“多谢大师。”
  转身递衣服时,金在中借着火光看见郑允浩双腿间盘龙卧柱,一时间想来,这人竟然丝毫没有羞耻之心,且不说男女有别,就算是男人与男人之间,这般坦诚都总会有些遮掩,难道他们真的不是什么山匪,就是群和尚。
  他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在郑允浩伸手扶他过去的时候,一瘸一拐难免要肌肤相亲,金在中一把搂住郑允浩的腰,心里感慨,手感真不错啊!要不是明知道他是个男人,光摸就能让人心魂荡漾,而郑允浩似乎没有感受到金在中的别样热情,只是把他安置在火堆旁坐下。
  “施主你先坐着,贫僧去穿个衣服。”
  “等!等一下。”
  金在中拉住郑允浩,一个用劲竟然带着他压在身上,两个人都胡乱挣扎着,金在中的脚还受着伤,使不上任何力,只能扒着郑允浩后背稳住不后仰。
  就这么一来二去,金在中感觉大腿上多了根挺硬的棍,他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何物,他推了推郑允浩想要起来,谁知道这家伙抱着他的手越来越紧。
  “大师?”
  “施主,有些舒服。”
  金在中脊背发凉,他感受到郑允浩在他胸前的温热气息,这人当真不懂这些房中事?两人都没再动,听着火烧树枝嘎嘎作响,金在中牙一咬,心一横,他搂着郑允浩的腰往里摸,摸到湿漉漉的一根,他想给郑允浩一脚,可刚才人家还帮他治了脚伤。
  若他是真和尚,金在中可是要帮他破戒了。
  “你师傅没跟你说,做和尚要戒色吗?”
  “说过,佛门弟子当以贪图女色为戒,可施主并非女人。”
  金在中被郑允浩这话说得哑口无言,他似乎有些理解,他师傅为何说他不适合待在山上,这就像自己不适合读书考秀才一样,用功苦读也难理解半分深意。
  难怪郑允浩会半夜在这里静修,但凡是个正常的出家人,也不会信这种鬼话!
  
  字数:2035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3-28 10: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尴尬的气氛下,金在中就当身上压得是根木头,这和尚也真的像他说得那样纯情,不过片刻就交代在手里,见完事了,金在中一把把人推开。
”这么冷的天,大师你赶紧穿上衣服,可别着凉了。“
郑允浩也没推脱,他现在脱光了,就好像是浑身泛白的白萝卜,等到他穿上衣服回来的时候,金在中已经一溜烟不见了,树干上的衣服还飘着,火光下仿佛方才那里就没人。
直到几天后,山下镇子有了个传说,说从山上跑下来个野人,浑身脏兮兮的,在金员外家门外敲了很久的门,后来直接不省人事。
等金在中醒过来的时候,他确认半天已经到家,这是他的屋子,很快有人推门进来,八里地就能听见他娘哭的声音,他赶紧闭上眼睛,听着他娘趴在他身上絮絮叨叨。
”我早说你好好读书,你怎么就不听。“
”夫人,大夫说让少爷好好休息。“
”大夫说,大夫说,谁说都好使,就我说不好使。“
金在中在心里默默叹气,这个书是真不好读,可出去一趟之后,外面也并非想的那般美好,不如……还是随了娘亲的想法,到时候考不上也就有借口推辞,想个其他不错的营生,娘亲应该不会再逼迫了。
”好了,娘,我……“
”儿!你终于醒了。“
金在中还没表明心意,就被招呼着吃饭,喝汤,准备沐浴,这可比他在外面的日子爽多了,被伺候了几日,身体算是好多了,他本来还想多装些时日,可架不住娘亲在耳边说已经有人上京去赶考了,唉声叹气金在中这可如何是好。
”娘,我乡试还没过。“
”你爹花了银两帮你打通了。“
”什么!这,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我就得做贪官了啊。“
说这话自然是为时尚早,金在中自然知晓,他哪里就能到了那一步呢,也好也好,让他们花钱买点无用的东西。
果然几日后,他娘就给他备好了上京的东西,不说八抬大轿,也抬了好几轿子东西,都被金在中否决了,他只要一个书童替他背行囊就行。
家里人自然不放心,用饭时金父颇为担心的问:”不用再给你配几个护卫?“
金在中吃着吃食,摇头:”太明目张胆了,这不摆明让路上的劫匪来抢,我这次去啊,要穿得越穷酸越好。“
出门带得书童,金在中就挑了从小到大跟在自己房里得小厮,叫小邱,两人商量着回头在路上慢慢走,什么春试不春试的,到了蹭个入场就好了。两人离开镇子可谓是偷偷摸摸,不然以他娘的性子,这乡里乡亲必然都得听闻他去春试的消息,十八里相送的场面,金在中实在是不喜欢。
路上两人雇了辆牛车,小邱赶着车,金在中躺在后面。
”少爷,之前你离家出走是去哪儿了啊?“
”上山,遇到了群和尚。“
”和尚?我是听说咱们那山上有和尚,不过镇上人都不爱上山,信得是山上的弥陀,修建了两个庙,有个海边,都说那海龙王可灵了。“
”我怎么没听说过?“
”少爷整体就喜欢往青楼赌场跑,哪里有心情去求神拜佛啊。“
金在中觉得倒也是,他是常年去那些地方,不过都是守身如玉,连姑娘的手都没摸过,主要是那楼里的酒好喝,偶尔贪杯就挑间房睡去,镇上人都知道金家小少爷有的是钱,也就随他去了。
”我说,咱们还要多久能到有人的地方?“
”少爷,恐怕今日是到不了了,不过前面好像有间破屋,咱们要不将就一晚。“
破屋以前好像是个过路的粥铺,里面灶台虽然荒废,却用具样样齐全,小邱在灶台下添火加柴,屋子里暖和不少,有了照亮,两人铺满了草躺上去倒也软和。
就在两人聊着天,要睡去时,突然有人在敲门。
金在中迷迷糊糊,戳了两下小邱:”去看看谁啊,这么吵。“
小邱也是头一次随金在中出这么远的门,在外面自然要小心翼翼,他在门后问:”谁啊?“
门外传来还算和善的声音:”外面夜深露重,不知可否借宿一宿。“
小邱刚想开门,谁知金在中从身后窜出来,一把摁住了门框,大声道:”这里有人了,不方便不方便。“
金在中刚听到门外的声音就认出来了,外面那人绝非善果,只是他话刚出口,天上突然一声惊雷,吓得屋里两人一跳。
小邱战战兢兢:”少爷,不让人进门,不会要遭天谴吧。“
金在中缩缩脖子,想到还真说不准,毕竟……随即又是一声惊雷。
冒犯佛祖这等罪过,金在中想来是不想背着,深呼吸之后,打开了门,门外果然是那个和尚,只是这次他没有穿僧衣,只是简朴得粗布衣服套在身上,不过也怪有形的。
”是你。“
和尚站在门外,对着金在中脱口而出,小邱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
”你们认识?“
金在中懒得理他,转身就睡回去,懒懒的回他:”不认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郑允浩走进屋里,没有过多纠缠,对小邱行了个礼,走到屋角一侧靠着坐下,外面紧跟着下起了大雨,小邱赶紧关上门,也跟着金在中躺了回去。”
屋里三个人都不说话,小邱不知道他们俩睡了没有,只敢不时的偷偷看郑允浩几眼,看他确实和他们一样,只是个过路的,才安心睡下。
第二天一早,郑允浩比他们起的都早,他打开门,外面清新的万物气息,被风吹进屋里,金在中遮挡刺眼的阳光,坐起来叫嚣。
”又是谁啊!“
”是我。“郑允浩顿了顿,”上次你在山上不辞而别,师傅和我都很是担心,所以让我下山来寻一寻,也算是另一种修行了。“
金在中一拍脑袋:“那你现在见到了,那天,那天……”
小邱也跟着揉了揉眼睛,坐起来:“那天怎么了?”

字数:2000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7 10: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别问。”
  金在中一个眼神过去,小邱识趣闭嘴。
  郑允浩看出来他不想提,也跟着默不作声,一大早三个人各自沉默吃着饼,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直到郑允浩看到那一篓筐的书籍。
  “你要上京去春试?”
  “你怎么知道?”
  “沿路有很多书生,不过……他们好像不是往这边走,要进京的话应该往那边走。”
  郑允浩指着和目前行进相反的方向,还没等金在中发作,小邱先跳起来。
  “什么!这么多天都走错了!”
  金在中拉住小邱领子,冷冷道:“你不是说你看地图了吗?”
  小邱掏出地图,特意打开给他看,语气里满是委屈:“我看了啊,少爷你看,是不是就是这条路?”
  金在中那里看得懂这复杂的地图,他挥挥手让小邱再看看。
  郑允浩适时伸手,“你……好像拿反了,可以给我看看吗?”
  小邱看金在中脸色,金在中给他使眼神,他赶紧把地图双手奉上,等着郑允浩给出高见。
  “你们如果要上京,可以走这条路,从这里到这里,再到这里。”郑允浩在地图上指点江山,两个分不清方向的频频点头,“听明白了吗?”
  金在中先是习惯性点头,又赶紧摇头。
  小邱叹气:“早知道把院里赶牛车的叫上陪少爷了,他都会比我有用。”
  金在中上去拍了拍他头,“胡说什么呢?”
  这边给小邱骂了一顿,转头就对郑允浩换了脸色,“大师,顺路吗?要不一起?”
  他刚问出口,又想着赶不上春试也好啊,这样他就不用考了,回家之后跟他娘也能有个交代,想到这里金在中立马反悔,对本想施以援手的郑允浩又变了个脸色。
  “我想还是不用了,大师,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郑允浩一句话没说,被金在中短短时间内的变脸弄的不知所措,只是礼貌再问。
  “那你们后面要如何?”
  “就走这条道。”
  “啊?少爷,这路不对啊!”
  “你懂什么?我们出来是为了什么?”
  “赶考啊。”
  “闭嘴吧!”
  ……
  等两个人斗完嘴,郑允浩也没多加劝阻,就跟在启行的两人后面,刚出来的时候,天气温和晴朗,现在烈日有些晒人。
  金在中坐在车上,看后面有条不紊,不远不近,走得自在惬意的郑允浩,不知道这人到底跟着他们有什么企图。
  他拍拍小邱肩膀,“能不能快点,甩开他?”
  小邱有些为难的挠挠头,“少爷,这是牛车,不是马车。”
  “当初怎么不弄个马车?!”
  “不是您说不用找太快的车,就有多慢就要多慢,您这怎么自己说的还忘了。”
  没办法,就这么赶着牛车,三人又了数十里地,金在中不得不感叹,郑允浩又苦行僧的劲头,这么远下来,他还是一样慢悠悠跟在后面。
  金在中往后面挪了挪,凑得离郑允浩近了些,“我说大师,你不累吗?”
  郑允浩看了看一双草鞋快磨破了,“不累,出家重在修行,吃多苦,世人得多少福。”
  金在中也发现了他这破鞋子快磨没了,让小邱停了车,从背篓里翻出他离家前,屋里侍奉的姑娘给做的鞋子,扔给了郑允浩。
  “穿这个,你那个都破了。”
  郑允浩捏了捏柔软的鞋子,这当然比他脚上这双好多了,只是受人恩惠,肯定要涌泉相报的,他犹豫了半天还上了鞋子。
  “施主,不,少爷?上京的事我可以带路,不知道……”
  “打住!不走那边,就这条道走到黑!”
  金在中可不想半途而废,给郑允浩让了个位置三人就这么悠悠荡荡走着,很快到了个村寨,傍晚时分家家户户亮了光,一路没看见任何住宿的地方。
  小邱摸了摸下巴,“难道今晚咱们要露宿街头了?”
  金在中掏出腰里的银子,扔给他,“去,看看哪家能让我们住下的。”
  郑允浩赶忙下车拉住他,跟金在中唱起了反调,“不用银子,这里人大多没见过银子,你给了银子难免会招惹杀身之祸。”
  出门在外,太露财不是好事,金在中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看了看天,喃喃问了句。
  “今晚不会下雨了吧?”
  “不会。”郑允浩说着指了指天上的星云分布,“今晚不会下雨,不如我们在村寨外面找一处生火,在车上睡一晚,明日再出发。”
  出发,出发去没有方向的地方,郑允浩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也一头雾水,明明是准备上京的考生,怎么非要往反方向走。
  金在中觉得颇有道理,马车没停,穿过村寨到了一处树林边,树林不远处有条河,看起来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金在中向小邱使个眼色:“生火。”
  不知道是树枝潮湿,还是火太小,生了半天也没个动静,金在中叹气,这点小事都……他真的应该考虑让院里拉牛车的来。
  郑允浩又伸出了援手,他把木棍从小邱手里接过,细细长长和粗粗壮壮之间凿个洞,塞了几片树叶进去生火。这招金在中见过,在山上的时候,那天发生的所有事金在中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现在真不知道跟郑允浩走这么一路,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看。”
  腾冒出火星,这个火慢慢生了起来,木板车上并排躺着三个人,还是三个男人。
  金在中问:“你们不觉得拥挤吗?”
  小邱立马起身要让位置,“少爷你睡这边。”
  金在中拍拍他肩膀,叹气:“不用,赶紧睡吧。”
  郑允浩倒是心安理得,估计也是走了一天太累,躺下之后就没了动静,再看他时呼吸已经平稳。
  金在中这么近距离的看,他发现郑允浩真的就像他第一次见的那样,有几分姿色,算得上是个帅和尚,可惜啊,一个出家人长得再帅又有什么用呢?
  他也跟着躺好了,看着满天的星星,想着醒了要去哪里,难道他真的就不准备上京了吗?烦心事一堆,金在中翻来覆去,最后再郑允浩一个翻身,和他几乎鼻尖对鼻尖的时候,闭上了眼睛,不困他也这么睡了。

  字数:2051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澄夕。

Rank: 2Rank: 2

积分
292
帖子
352
1 点
不离值
32
7839 粒
74 颗
10 滴
在线时间
318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24-4-8 10: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皈依米 于 2024-4-8 10:55 编辑

      天刚蒙蒙亮,金在中就被吵醒了,这一醒不得了,乌泱泱的人把他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旁边的郑允浩已经坐了起来,他们俩互相对了对眼神,这再傻也知道他们遇到硬茬了。
  "看这穿着不像是土匪,应该是村民。“
  郑允浩跳下牛车去跟那群人交涉,金在中赶紧摇醒还在睡梦中的小邱,跟着下车看到郑允浩跟他伸手。
  “干什么?”
  “拿银子,他们以为我们是土匪的眼线,在村外蹲守了一晚上是为了等人来,所以他们一大早就来围追堵截。”
  金在中赶紧让小邱送上钱袋,正好天也亮了,村长和郑允浩在旁边交谈,小邱不禁感叹,遇到这种事还是需要经常在外面行走的人才能解决,金在中白了他一眼。这里金在中想起来郑允浩跟他说过,他在山上很少下来,按理说不应该这么熟练处理这种事,金在中带着疑惑的眼神又开始打量起郑允浩。
  正好郑允浩把钱袋给了村长之后,承诺马上就带着人离开,他一转身就看见金在中不太友善的眼神,等送走了这些人才发问。
  “怎么了?”
  小邱抢先一步对他竖起大拇指:“少爷,你的朋友也太厉害了。”
  金在中揶揄道:“是啊,银子都给别人了,我们还怎么上京,要不回家吧,这个借口听起来倒是也还说得过去。”
  “啊,原来少爷就是不想上京才非要往这边走的。”
  郑允浩也总算弄清楚金在中折腾这么多天到底要干什么了,他从兜里拿出个简朴的布袋,里面叮当听着是铜板,塞到金在中手里,这算是他出门在外的所有家当。
  “这些应该够你回去的,你先拿着,就沿着这条道回去就行。”
  金在中抓着布袋握握,化缘的和尚哪里会有那么多钱财。
  “跟我们一起走吧,车上能坐下,回去换个马车,这破牛车实在是太慢了。”
  他嘴上骂骂咧咧说着,对郑允浩倒是没有多为难,这人真有意思,跟别人似乎真的不太一样。
  牛车悠悠荡荡往回走,给牛吃得干料很快也要没了,郑允浩给的铜板第一笔就用来给他买了口粮。
  小邱指了指沿途的草,”其实给它就吃草也行的。“
  郑允浩摇摇头:”赶路的牛和耕地的牛还是不同的,没有草料,咱们很难鞭策它走得快些,你也知道牛的脾气上来是死犟的。“
  金在中叼跟草,听他们俩聊天,牛啊马的,他统统没那么关心,就是伸腿踢了踢坐在前面的郑允浩。
  ”你不会后面还要跟着我吧?“
  ”我……“郑允浩犹豫着,最后还是说出了口:”我是被师傅赶下山的。“
  ”啊?!“
  这声啊是金在中和小邱同时发出的,没想到事情竟然是他无家可归了。
  小邱疑问:”什么师傅,他是不是哪个门派的高手,少林寺?武当山?“
  金在中疑惑:”为什么?你不是说山上虽然没什么香火,但是师兄弟们都相处的不错,怎么在这么多年你师傅还要把你赶下山,难道是因为我?“
  郑允浩一时间不知道先回答哪个,小邱嘴里念叨:”少爷先请,少爷先请。“
  狗腿子模样,让金在中都没了脾气,他等了很长时间,郑允浩才开口说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金在中离开之后,有一队神秘人进了寺庙,他们谁都没见,就见了他师傅,出来之后师兄弟全都不见了,他师傅把郑允浩叫进禅室,说了些让他下山去,不要再回来的话就圆寂了。
  ”啊?!“
  死了人这事可不小,金在中不过是路过,听起来应该跟他无关,那神秘人会是谁?听起来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好像是某个话本是主角出场的必备条件,难道……
  郑允浩做和尚这么久,对师傅圆寂想的是好事,脸上没有太多悲伤,他淡淡说道:“后来我把师傅埋在了院子里,就一个人下了山,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在城外看见了你们,所以我……”
  金在中一副果然的表情:“我就说哪有什么偶遇,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俗吗?”
  郑允浩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先上京。”
  小邱惊讶:“你也要上京,你上京干什么啊?”
  郑允浩娓娓道来:“师傅活着的时候,说他在京城有个孪生兄弟,也是出家人,他们有很多年没见过了,我带了师傅的袈裟,我想送给他留个念想。”
  金在中听得都快感动了,他拍拍郑允浩的肩膀,虽然他们认识不久,还差点被他劫色,但是这个和尚看上去真的不像坏人,一个人上京总是不如一群人来得安全。
  “我跟你一起去吧,回家换匹快马再出发,如果我真就这么窝囊回去了,我娘肯定以后觉得自己就抬不起头了。”
  小邱跟着点头:“少爷你能有这样的想法,夫人她应该很放心了。”
  雄心壮志支撑着他们在弹尽粮绝之前,终于回到了家。
  金在中让郑允浩在外面的住客栈,自己跟小邱回家,先是吃了一顿家法,再吃了顿饱腹的饭菜,带好钱财,干粮,以及上好的马车出了门。
  “少爷,你不是说我们的马车太好了容易被歹人觊觎吗?”
  “是啊,所以我们走官道,这样应该会安全些,受苦受累我是受够了,就算名落孙山,我也可以回来继承家业的。”
  这么豪横的语录,让小邱觉得跟着少爷以后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他们接上郑允浩就看着地图走上了官道,小邱负责驾马车,郑允浩负责看地图指路,至于金在中嘛,整天躺在马车里指手画脚。
  “我说和尚你要不要戴个斗篷,这样光秃秃的出去,你不觉得奇怪吗?”
  郑允浩摸了摸头顶:“到了落脚的地方我去买一个,这样久了,也就习惯了,如果你觉得看着不习惯,我买个就是。“
  金在中索性闭嘴,这人怎么说话还带着一股宠溺的味呢。

      字数:2000
文废,却不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IBelieveYoonjae

GMT+8, 2024-4-22 08: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